中国江苏网>江苏 > 盐城 > 关注盐城 > 正文

盐城公布维护妇女权益十大典型案例

来源:中国江苏网   2018-03-09 09:20:00

  中国江苏网3月9日讯 3月7日上午,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布该院少年家事庭一年来深入推进家事审判改革、延伸司法帮教服务,受理和审结案件情况,以及维护妇女权益十大典型案例。

  据了解,2017年,全市法院共新收一审家事案件12060件,比上年度少收604件,同比减少4.77%,新收二审案件343件,同比增加8.3%,全市法院新收家事案件数已连续五年超万件,连续四年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针对案件数连续上升的态势,全市法院坚决服从司法改革大局,深挖内动力,巧借外东风,精细管理,精准发力,努力提升审判质效。全市全年共审结一审家事案件12242件,二审案件386件,结收案比超100%。

  保护妇女合法权益,是家事审判中的一项重点任务,近年来,盐城市两级法院致力于维护婚姻家庭稳定,维护妇女生存发展、婚姻自由、财产权利等合法权益,弘扬男女平等、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和谐文明的婚姻观。近期,该院从全市法院2017年度裁判生效的家事案件中精选了10件维护妇女权益典型案例,予以发布。

  1、未解决生活不能自理妇女的生存问题判决不准离婚

  (一)基本案情

  原告苏某(男)与被告程某(女)结婚多年,育有一子尚在读书。二人婚后初期感情尚可,后因程某患精神疾病,且二人长期分居两地,导致夫妻感情淡薄。分居期间,苏某承担了被告程某部分生活费用。苏某先后六次向法院起诉离婚。

  (二)裁判结果

  经法院调解,苏某无法对程某离婚后生活作出妥善安排。亦无法落实离婚后程某的监护责任。法院判决不准予离婚。

  (三)维权指引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不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提倡的婚姻观,夫妻本应当互相帮助,共度难关。本案中,程某婚后患精神病多年,已无生活自理能力,一旦离婚,其生存将存在问题。在法律保护的价值中,生存作为最基础的价值,应当高于其他价值,在与婚姻自由等价值冲突时,应当首先保护人的生存权。因此,在未对程某将来生活做出妥善安排时,不得离婚,苏某作为丈夫仍有义务在经济上供养、生活上扶助被告程某。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法》第四条: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

  2、联动基层组织调解维护残障女性离婚后生存权益

  (一)基本案情

  原告胡某(男)与被告韩某(女)于2005年登记结婚,次年生一男孩胡某某。韩某于2010年8月份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后在回娘家居住期间从楼上跳下致双下肢截瘫。经胡某委托鉴定,胡某某与胡某无生物学亲子关系。胡某在四次向法院诉讼离婚被判决不准离婚后,再次诉至法院要求离婚。

  (二)裁判结果

  由于韩某是精神病人,常年瘫痪在床,无生活来源,法官多次组织双方调解,三次到韩某家中了解情况,邀请韩某所在居委会工作人员、亲戚共同做工作,经过8个多月的审理、调解,双方最终达成离婚协议,韩某所生男孩胡某某由胡某自愿抚养,胡某对韩某作出经济帮助,每月支付韩某若干费用。

  (三)维权指引

  感情是维系夫妻关系的基础,当感情确已破裂时,婚姻已无存续必要。本案中,韩某婚外与他人发生关系并生子,违背了夫妻间相互忠实的义务,且罹患精神病多年,夫妻感情早已破裂。但是,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韩某已无独立生活能力,更无力抚养其所生男孩,孩子是无辜的,法院联动基层组织多次调解,动员胡某抚养胡某某,并给予韩某经济帮助后,调解双方离婚,保障了韩某日后的生存问题。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二条: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

  3、丈夫有酗酒施暴恶习可判决离婚

  (一)基本案情

  原告韩某(女)与被告李某(男)结婚多年并育有一子一女。二人婚初感情尚可。后被告李某沾染酗酒恶习,经常酒后打砸物品、甚至对妻子及年幼的儿女实施家暴。酒醒后李某多次向韩某保证戒酒,均以失败告终。原告韩某曾多次向法院起诉离婚。

  (二)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某因沾染酗酒恶习,屡教不改,对原告韩某及子女的成长均有不利影响。故对于韩某离婚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判决准予韩某与李某离婚。

  (三)维权指引

  家庭是人生的港湾,不仅为家庭成员提供物质的需求,还应提供精神的慰藉。因此我国婚姻法提倡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而酗酒、家庭暴力等习惯,均是破坏家庭安定的恶习,对家庭成员的成长发展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因此,当婚姻中一方有此类恶习且屡教不改时,另一方有权起诉离婚,法院可判决离婚。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4、人身安全保护令可作为离婚诉讼的证据

  (一)基本案情

  原告杨某(女)与被告景某(男)于2003年登记结婚,景某为“上门女婿”,2005年生子杨某某。因双方分居两地打工,聚少离多,相互缺乏了解,经常因琐事发生争吵。杨某家人不让景某进家门,且因怀疑杨某有外遇,景某遂带人砸坏大门门锁,剪断线路,毁损财物,打伤其岳父,并多次报警。在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后,双方又再次发生冲突并报警,导致杨某有家不敢回。为此,杨某曾多次到妇联寻求帮助。

  (二)裁判结果

  承办案件的法官多次电话联系或通知双方到庭,与双方家人促膝谈心、明法析理,并请妇联同志协助做工作,最终调解双方当事人离婚,婚生子由杨某直接抚养,并对财产作出分割后,景某搬离杨家。

  (三)维权指引

  受传宗接代思想影响,部分地区仍有“招女婿”的习惯,但“上门女婿带着“嫁妆”到对方家庭生活,心态容易失衡。一旦发生矛盾,岳父母年老无力,极易发生家庭暴力。本案中,杨某就申请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在其后的诉讼中,人身安全保护令即为认定家庭暴力的证据。但因为上门女婿所有财产均为家庭共同财产,难以分割,如果简单判离,双方矛盾会进一步加剧,处理不当,有可能发生难以逆转的悲剧。法院联合妇联通过调解解决纠纷,避免了后顾之忧。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三条: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5、未成年子女抚养权的确定应有利于其健康成长

  (一)基本案情

  于某(女)与刘某(男)婚后生育一女(诉讼时尚不满两周岁),2016年于某与刘某因感情不和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婚生女儿由刘某抚养,于某有权每月探视女儿一次。但双方协议离婚后,仍先后在双方父母家共同居住。后双方又发生矛盾,刘某搬出,于某及女儿居住在于某父母家。于某以女儿一直系于某及家人悉心照顾,若由刘某抚养会对小孩身心健康造成不利影响为由诉至法院,要求变更抚养关系,并要求刘某承担抚养费。

  (二)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对子女抚养问题,应当从有利于子女健康成长的角度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考虑到小孩一直随于某共同生活,目前于某与女儿居住在于某父母家,且小孩尚未年满两周岁,不宜改变其目前的生活环境,结合于某的抚养能力,依法支持了于某的诉讼请求。

  (三)维权指引

  未成年子女不是父母离婚后感情的寄托物,更不是离婚拉锯战中要挟对方的筹码,确定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权归属,应当从未成年子女角度出发,以最有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长为标准确定其抚养权。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婚生女至诉讼时尚不满两周岁,其出生后均有母亲于某及其家人照顾,于某亦具有抚养条件,法院判决变更小女孩随其母亲生活,显然更符合其利益。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1、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4、父方与母方抚养子女的条件基本相同,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的,可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

  6、离婚妇女有权要求前夫配合其探望未成年子女

  (一)简要案情

  陈某(女)与李某(男)于2009年2月13日婚生一女孩取名李某某,2015年陈某与李某因感情不和协议离婚,约定李某某由李某直接抚养,陈某每月给付抚养费若干到小孩成年止,陈某依法享有对小孩的探视权。但此后双方为具体探望李某某的方式发生争执,李某拒绝配合陈某探望李某某。李某某在诉讼中则表示愿意与陈某短期生活。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探望权是基于父母子女身份关系由不直接抚养方享有的与未成年子女探望、联系、交流、短期共同生活的法定权利。在既有利于小孩的身心健康成长、不影响小孩的正常学习与生活,又能增强母女的沟通交流、维护母女亲情的情况下,支持陈某要求在寒、暑假期间与李某某共同生活一段时间的请求。遂判决陈某分别有寒假七天、暑假二十天的时间将李某某接至身边共同生活。

  (三)维权指引

  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而父母的陪伴对未成年子女身心健康成长有着重要的意义,离婚后,不能与子女共同生活的父母一方,只能通过探望的方式陪伴子女成长。因此,探望,既是父母对子女的权利,也是义务,是对子女所负的陪伴义务。法律规定,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本案中李某拒绝配合陈某探望李某某,不仅是对陈某权利的限制,更是对李某某身心健康发展的限制。故法院支持了李某的诉讼请求。

  法律依据:第三十八条: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

  7、父亲要求降低离婚协议约定的未成年女儿抚养费被驳回

  (一)基本案情

  2016年7月6日,吴某(男)与汤某(女)登记离婚,同日签订《离婚协议书》,约定双方离婚,婚生女吴某某随汤某生活,吴某每月给付2000元抚养费。后吴某未履行离婚协议约定的给付抚养费义务,吴某某诉至法院并胜诉后,吴某不仅未履行给付抚养费的义务,而于2017年7月10日将其女儿吴某某诉至该院,请求判决变更吴某每月向吴某某支付抚养费500元。

  (二)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吴某与被告吴某某的母亲签订《离婚协议书》就吴某某的抚养费问题进行了明确约定,并且因吴某未主动履行该协议引起吴某某提起诉讼,法院生效判决吴某履行。距离签订上述《离婚协议书》及生效判决约一年时间,吴某就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且未能向该院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该期间其本人或家庭发生重大变故足以影响离婚协议的履行,故对吴某的诉请依法不予支持。法院遂判决驳回吴某的诉讼请求。

  (三)维权指引

  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双方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生活费的部分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可由双方协议决定。当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给付抚养费的权利。在审判实践中,抚养人起诉要求降低抚养费数额的案件较为少见。从当事人意思自治以及保障未成年人和妇女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在原告无证据证明其经济发生重大恶化致不能履行离婚协议约定的义务时,应当予以驳回。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 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

  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

  8、子女不得以父母处理财产不公为由拒绝赡养母亲

  (一)基本案情

  原告钱某(女)与丈夫季某生有被告季某某等六个子女。季某已去世,钱某现已85岁,收入仅有每年从村里领取的2800余元,无其他收入,不够维持日常生活支出。其余子女以钱某将季某生前的财产和自己的财产都给了某一个子女为由,拒绝赡养钱某。钱某遂将六子女诉至法院,要求支付赡养费。

  (二)裁判结果

  本案经法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达成如下协议:六子女每月各支付钱某生活费200元,钱某的医疗费由六子女平均分担。

  (三)维权指引

  百善孝为先,孝顺父母当首先尊重父母的意愿,父母如何处分自己的财产是其权利,不影响子女养老的义务。无论父母在生活中是否有偏向某一子女的行为,均是出于舐犊之情,子女应当理解。在父母年老时,子女仍应当尽心尽力赡养。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

  9、丈夫未经妻子同意赠与第三人的财产妻子有权要求返还

  (一)简要案情

  原告张某(女)与被告赵岗(男)于1991年按照农村风俗结婚,同年生男孩赵某某,2012年补办结婚登记手续。被告王某(女)与赵某于2011年相识后同居至2015年12月,期间赵某共向王某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320749元。张某获悉后,诉至法院,要求王某返还上述财产。

  (二)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本案中,王某明知赵某的家庭情况,仍与赵某保持不正当关系,有违公序良俗;赵某单方面向王某赠与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张某的财产权益,应认定为无效。王某应当全部返还。

  (三)维权指引

  在无约定或其他特殊情形下,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而在非因日常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作出重大处理时,夫妻应当协商一致。本案中,赵某婚外与异性王某保持同居关系,并向王某大额转账,显然非因日常家庭生存需要,而系对张某合法权益的侵害。张某主张返还上述财产的请求,法院当然予以支持。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婚姻法第十七条关于“夫或妻对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应当理解为:(一)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二)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

  10、出卖三个亲生女儿的父母被依法剥夺监护权

  (一)基本案情

  2012年11月9日,曹某(女)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婴,后双胞胎女婴分别被案外人王某和董某抱走,曹某及其丈夫马某(男)分别收取两人10000元和8000元好处费。2016年3月30日,马某夫妻又将产下的一名女婴让案外人徐某抱走,并收取40000元。案发后,马某与曹某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东台市民政局向法院申请撤销马某和曹某的监护人资格。

  (二)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马某、曹某在其三个女儿刚出生时,即让他人抱走抚养,不履行其作为父母的监护职责,并收取钱财,且因犯拐卖儿童罪被判处刑罚,其行为已严重危害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东台市民政局申请作为三女儿的新的监护人的请求,依法予以支持。

  (三)维权指引

  撤销父母监护权是国家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一项重要制度。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有保护被监护人的身心健康,照顾被监护人的生活,管理和保护被监护人的财产等义务。当父母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时,法院可以依据有关单位和人员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东台市民政局作为主管社会救助、履行社会保障职责的行政机关,从保护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则出发,担负起对三女儿的监护责任,应值肯定。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五条:被申请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一)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

标签:

责任编辑:韩震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