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土山二号墓40年发掘大揭秘 多项成果刷新全国现代考古纪录
2021-01-15 09:35:00  来源:徐州日报  
1
听新闻

墓室全景(北-南)。

东徼道漆木棺内出土琉璃棋子。

◎徐报融媒记者 张瑾

上月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等42位专家学者在徐州召开了土山二号墓考古成果专家论证会,认为该考古项目发掘理念先进、保护方法得当、工作开展精细,是本年度全国一项重要的考古发现。

出于对考古成果发布的谨慎,此次论证会后,主办单位并未急于发布详细信息,而是对专家意见进行了细致梳理。1月11日,徐州土山二号墓入围202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初评,主持考古的徐州博物馆相关专家接受采访,对这座持续发掘了40年的东汉大墓进行大揭秘,公布了该项目的诸多现代考古创新和全国罕见发现。

●创新理念 发掘保护展示同步

土山汉墓位于徐州市区南部云龙山北麓,现徐州博物馆院内,《水经注》等记载为“亚父冢”,俗称范增墓。此处共发现三座墓葬,均为砖石结构,一号墓于1969年被附近居民取土时发现,墓葬规模较小,出土银缕玉衣、鎏金兽形砚等文物100余件。三号墓在2002年徐州市中医院基建施工中发现,墓葬破坏严重,疑为废弃墓葬。

土山的三座汉墓中,二号墓的发掘历程最为曲折:1977年,徐博考古专家王恺发现二号墓,并于当年试掘东侧耳室;1982年,徐博清理局部封土至黄肠石后,因资金、堆土等问题停止;2003年,由南京博物院主持发掘,清理了墓室上部封土;2007—2012年,徐州市政府启动徐州博物馆“四位一体”建设工程,对土山周边环境进行搬迁改造和整体保护;2014—2020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由徐州博物馆主持土山二号墓的发掘,至目前发掘工作已基本结束。

自2017年二号墓进入精细考古阶段以来,徐州博物馆邀请了由国家博物馆信立祥任组长的土山二号墓发掘保护专家组多次到徐州召开考古现场会,针对发掘过程中的砖石质文物等保护工作与多所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开展合作,积极与国内从事玉石器、木材、动植物、丝绸、体质人类学等科研机构和个人开展多学科考古工作。

徐州博物馆副馆长原丰介绍:“土山二号墓从发掘之初就制定了‘发掘与保护展示相结合’的工作思路。自2014年在土山二号墓上建成永久性保护展示建筑设施之后,发掘工作从室外转为室内,我们贯彻‘边发掘、边保护、边展示’的理念,从田野考古发掘转为发掘与保护、展示并重,将考古与改善民生、改善墓葬周边环境结合起来,该项目被专家们评价是‘我国考古发掘工作理念转变的缩影和范例’。”

●穿越厚障

重读汉代未竟棋局

土山汉墓建造严密,层层设障,史载有元代盗墓者在此建草庐,用了20年挖了40多尺才进入墓室。土山二号墓封土高约16米,在近年的考古中,确实发现了一个与元代记载情况吻合的盗洞。

除了封土,二号墓上还有厚实的黄肠石墙及封石作为屏障。封石(黄肠石墙盖顶)位于封土与主墓室、黄肠石墙之间,东西16米、南北20米,南北成排共1250余块。为搬运这些每块平均0.8吨重、码放了四层的封石,考古人员在墓室上方安装了可来回移动的航吊来搬移石块。

随着墓葬的层层揭开,汉代人“事死如生”的场景一一再现在人们眼前。徐博考古部主任耿建军介绍,土山二号墓墓坑为开凿的石坑,南北长27.5米、东西宽15.5米、深3.5米,墓室全部砌筑在墓坑内。墓室由墓道、耳室、甬道、前室、后室、回廊等组成,各墓室按照功能区分放置不同的陪葬品,前室东部主要置车马器、兵器、娱乐器具等,后室为棺室,棺室东西并列二具漆木套棺,外棺表面绘白色云气纹,墓室中还出土了银缕玉衣和鎏金铜缕玉衣残片。

土山二号墓共出土文物4800余件,在封土中发现封泥4500余件,墓室内出土陶器、玉石器、铜铁器等文物350余件。墓内陶器种类繁多,以灶、圈厕、陶楼院落较有特色,带有抽屉的长方盒为首次发现,玉石器文物包括玉衣、玉席、枕、握等殓葬玉器,金属质陪葬品有车马器、兵器、漆器饰件等。

源于中国的围棋相传为帝尧所创,此次在二号墓中发现了状如围棋棋盘的矩形石案(坪),上覆绢类丝织物,其上有纵横17道墨线,还伴随出土了88枚椭圆形黄铜质棋子,与东徼道漆木棺内发现的76枚绿色琉璃子形制大小相同,专家判定应为围棋盘和围棋子,证实汉代对弈双方是以棋子的质地和颜色相区分。

●信息丰富

多项发现全国罕见

徐州已发现的9处王级汉墓由于古代受盗墓者的侵扰,能断定墓主人的只有龟山汉墓,为第六代楚王刘注墓。土山二号墓被专家组初步断代为东汉早中期,以楚王(楚厉侯)刘英及第一代彭城靖王刘恭的可能性最大。论证会专家一致认为这是目前已发现东汉时期保存相对完整、获取信息最为丰富的大型诸侯王墓葬,是东汉诸侯王陵墓考古的重大发现——

土山汉墓三座墓葬中葬有四人,其特殊的合葬形制是东汉诸侯王葬制的新发现,为研究东汉时期诸侯王丧葬制度提供了新材料。论证会研究认为,二号墓内葬三人,其中后室内为王与王后的合葬,东回廊内另葬一人,可能为身份比较高的女性或是王(后)夭折的家人;

首次发现较为完整的东汉诸侯王彩绘漆棺,明确了东汉诸侯王(后)使用双层套棺的棺椁制度,对于研究东汉诸侯王陵墓丧葬制度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揭示出东汉早中期诸侯王墓的结构及建筑方法,明确了东汉时期各墓室名称功用,首次发现在大型砖室墓中以铺设木板作横梁支撑的砌筑券顶方法,表现出大型砖室墓券顶技术初始阶段的特征,二号墓还在墓室石墙上铺设木板作为券顶施工平台,施工完成后木板经过装修成为墓室装饰的一部分,墓内前室、后室和回廊券砖上分别发现“前堂”“官(宫)室”“徼道”等文字,明确了在汉代各墓室的名称功用;

在东汉墓葬的封土中发现大量西汉封泥,全国罕见,是一批重要的封泥文字资料,土山汉墓封土的取土地因不是原生堆积,故其内包含物丰富,在发掘区域内出土的4500余枚封泥中,官印封泥蕴藏的信息量大,对于研究职官制度、国家军事与治理、疆域变迁等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意义。

标签:
责编:徒滢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