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稻鸭共作 闯出生态种养新路
2020-08-27 09:24:00  来源:徐州日报  
1
听新闻

饲养员把小鸭子赶回鸭棚。

农民在稻田里清除杂草。

◎文/徐报融媒记者 胡明慧 图/徐报融媒记者 陈艳

8月25日,马坡镇丁集村600亩稻田里,近万只麻鸭散居其中。自7月23日下田,也就月把工夫,这群当时只有巴掌大的“小家伙”,已变成一斤多重的健硕“青年”,未来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它们还将继续充当稻田的“守护者”。

这片稻田和这群麻鸭的主人叫朱启健,从城里返乡,如今已是第4个年头。从“小打小弄”种植100亩稻鸭共养稻田,拓展到现在600亩的规模,未来,他准备继续“拿下”郑集河北5000亩的土地,“作个示范,带动村民一起搞绿色种养,一起闯出绿色发展的新路”。

最初就图自己吃口绿色的食品

朱启健和妻子朱振华是铜山人,大学毕业后,两人一起从医。10年前,又双双下海,开起了康复医院。

或许是,作为医生对于健康有种近乎执念的“高标准”,又或许是,从农村出来,对于土地有种异乎寻常的热情,2016年,一直想做农业的朱启健,在弟弟朱思席的撮合下,认识了干了几十年农业的技术员闫家超,三人一拍即合——搞稻鸭共作,种最绿色有机的大米。

虽是资深的农业技术员,闫家超并没有搞过稻鸭共作。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稻鸭共作的浓厚兴趣。不打农药,不施化肥,这是种了几十年地的他,最想种出的绿色“果实”。

闫家超是沿湖人,本想在沿湖选址种地,但一河之隔的丁集村不仅有更优质的月牙河水,而且没有工业污染,最终3人一致认定这里,并成立了徐州莱恩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丁集扎下根,搞稻鸭共作。

最初,“就图着自己吃口绿色食品”,3人只种了100亩的“试验田”。

种了几十年地的村民们,看见他们的“试验田”,都觉得他们是在瞎胡闹,“人家插46盘,我们才插18盘,人家的麦苗开始返青了,我们的田里却看不见苗。”朱启健说。

可他们认准绿色种养的发展之路不会有错。“苗疏是为了让麻鸭有活动的空间,田里不打农药,除草、除虫都得靠它们呢。”

本来只想种出来自己吃,或是送朋友,所以朱启健的这100亩稻鸭共养稻田执行的是最“严苛”的绿色标准。放养的麻鸭除了在田里吃虫,喂的全是东北的玉米和当地小作坊的豆饼,11月收割完水稻后,地里只种油菜花,来年直接还田,当肥料使。正因为这,2017年,莱恩农业生产的“稻鸭米”,一次性就通过了中国水稻研究所的16项检测,拿到了无农药残留及重金属产品认证。

还想带动村民一起走绿色发展路

看到莱恩农业干的确实是绿色种养的实事,丁集村党支部也开始对其全力扶持。

在资金上,村党支部帮助企业与淮海农商银行、邮储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融资对接,有效帮助企业初期的快速发展。

在技术上,村党支部帮助莱恩农业联系南京农业大学、徐州生物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徐州农科院等在种养方面的专家进行技术指导,解决企业发展中的实际技术需求。

有了村里的帮助,莱恩农业的规模也越扩越大,从最初的100亩,扩展到了600亩的规模。规模扩大了,但绿色的标准却没有丝毫降低,依然是不打农药,不施化肥,搞原生态种养。“虽然稻鸭共作一年只能种一季水稻,但核算下来,每亩的收益却是传统种植的三四倍。再加上麻鸭和鸭蛋的收入,搞绿色种养是现代农业的一种发展方向。”朱启健说。

村里人从最初的不理解,如今已有几十户跟着朱启健一起种“稻鸭米”。除此之外,这600亩的稻田还吸纳了当地五六十名村民打零工,“一天的工资不低于40元钱”。

“稻鸭米”市场零售价8元钱一斤,比普通大米价格略高,但在2019年上海·全国优质农产品博览会上,一位老大爷闻着“稻鸭米”熬粥的香味就找来了,一下子就订了20箱,“这几年,老人一直吃我们家的‘稻鸭米’”。

疫情期间,麻鸭蛋销售遇到运输难题,朱振华便“打入”了十几个小区的微信群,自己开着“大奔”给下订单的小区居民送货上门,“一个蛋卖1块钱,一个月能卖四五万元,基本不愁销。”

有人劝老朱两口子,“你们家的米、鸭子、鸭蛋都是绿色产品,可以卖价更高”。但朱启健对于未来的发展规划,并没把这考虑在内,他更多想的是,通过示范带动,让村民认可这种生态种养模式,改变传统种植,形成更大的规模,从而良性发展循环。

“丁集村计划在3年内再带动流转土地5000亩,并配套建设农田道路、水渠等基础设施,我们想通过‘企业+农户+订单’的形式,打造微山湖畔稻鸭共养有机农业产业带,形成规模效益,带动大家一起富。”朱启健说。

标签:
责编:徒滢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