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助力『生态疮疤』变成金山银山——看市场化方式修复矿山的徐州之路
2020-08-24 09:57:00  来源:徐州日报  
1
听新闻

安然山采石宕口现状。

现状

未来

安然山区域将打造成郊野公园。

现状

利国镇石楼采石宕口现状。

未来

石楼采石宕口将改造成为当地一景。

现状

孤山社区内的孤山治理区域现状。

未来

孤山治理区域将打造成社区公园。

现状

铜山茅村镇光山采石宕口现状。

未来

茅村镇光山治理后,如同美丽的绿眸。

◎徐报融媒记者 甘晓妹 吴云 通讯员 柳希雷

8月21日,经开区大黄山街道小黄山采石宕口,光秃秃的岩石边,几名工作人员冒着高温勘察,进行生态修复工程进场前的准备。根据经开区废弃矿山生态修复设计方案,该片600亩的整治区域不久后将会绿草如茵,抹平上徐州又一“生态疮疤”。

与之前由政府投资的生态修复方式不同,今年我市对包括小黄山在内的30个废弃矿山采取市场化方式。政策激励、各方投入、市场运作、科学治理,一条市场化方式修复矿山的徐州之路,正在慢慢清晰。

必须走——『地球疮疤』,比三个云龙湖还大

作为一个有着辉煌历史、因煤而兴的资源型城市,丰厚的煤炭资源,给徐州带来的不止是滚滚财源,还有挥之不尽的伤痛。一个个废弃矿山遗留下来的宕口,就成为一道道与城市发展不协调、与青山绿水格格不入的“疮疤”。

徐州的矿山除了煤炭地下开采,还有很多采石、采砂的露天开采。据徐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统计,随着煤矿和采石场的陆续关停,“生态疮疤”造成的不仅仅是视觉上的污染,而且存在地质灾害隐患。自2005年起,徐州开始了废弃矿山修复的探索。首个项目新沂马陵山,已成为新沂市的名片。市区最典型的矿山修复项目是2013年的东珠山金龙湖宕口公园,现在是东区的一处标志性景观。

徐州的探索,得到了世界的认可,并为类似城市地区的生态修复与创新规划提供了一套具有系统性、前瞻性和可复制的样本。然而,在绿色发展和生态治理的进一步深化中,徐州又面临新的抉择。

“徐州的矿山修复体量大、投资大,在全国都是一道‘难题’。”徐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全市共留下了400多座废弃矿山,15年来已经修复了近70座,现在仍有300多座,遗留的“生态疮疤”足有3.4万亩,比3个云龙湖的面积还要大一些。“单纯依靠政府财政投入显然不行。要实现徐州矿山修复的质变,必须要走一条创新的徐州之路。”

恰逢其时,2019年12月,自然资源部出台了《关于探索和利用市场化方式推进矿山生态修复的意见》,鼓励通过政策激励,吸引各方投入,推行市场化运作、科学化治理的模式,加快推进矿山生态修复,并提出“合理利用废弃矿山土石料”“矿山土地综合修复利用”以解决矿山生态修复历史欠账多、现实矛盾多、投入不足等突出问题。

有了政策支持,徐州甩开膀子、迈开步子,开始向废弃矿山要颜值、要效益,探索矿山修复市场化,开发“绿色动能”。

走向哪——效益可观,生态修复形成产业

表面上看,市场化方式修复矿山,就是政府“省钱”了。其实,撬动资本市场对废弃矿山进行市场化修复,有着更深远的意义。

“矿山修复的生态意义显而易见。”该负责人表示,它能够消除地质灾害,提高边坡稳定性,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同时,能够改善矿山生态环境,保持水土,消除视觉污染,提高周边土地的开发利用价值,促进旅游资源和土地资源的开发利用;还能够改善人文居住环境以及投资环境,构建城市生态系统,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与生态发展的有机融合。

除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到底如何?从铜山区20个矿山治理效益分析表上可以看出:项目总投资6.35亿元,新增后备用地1126.63亩。这仅仅是直接的经济效益,间接效益还包括优化投资环境、刺激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等等。治理后,整个铜山区的土地地类中,采矿用地占比从48%减少到19%,新增后备用地30%。

社会效益也是显而易见的:改善周边居民生活环境,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缓解用地紧张,发展特色农业,扶持乡村振兴……

“对于投资治理的企业来说,有可能山体亏了,但在土地上赚了;也可能这座山亏了,但别的矿山赚了。”该负责人分析说,对废弃矿山进行市场化修复,政府和企业是双赢,而且产生废弃土石料是允许出售的,这本身就是一笔利润丰厚的收入。

再进一步看,探索废弃矿山市场化修复,将推动我市借此形成生态修复产业,进一步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徐州这些年的确走出了一条资源枯竭型城市生态再造、转型发展的新路子,形成了“徐州经验”“徐州模式”,但值得深思的是,之前参与徐州生态修复的都是省外企业,他们留下了修复成果,但带走了经验、技术和人才。而此次废弃矿山市场化修复,全部交给本土企业来做,这也是一次积累经验、技术和人才的机会,能够形成真正过得硬、叫得响的“徐州经验”,今后还要依托徐州走向全省、全国。

如何走——『一矿一策』,修复方案量身定做

今年初,徐州市开始了废弃矿山市场化修复的筹划,经过现场勘察后,在经开区、贾汪区和铜山区选定了30座废弃矿山,按照“一矿一策”的要求启动编制。

一步步工作紧锣密鼓:5月份方案汇总,6月份通过论证并经市政府批准,7月份开始招投标,如今经开区5座矿山已经全部完成招标。

30座废弃矿山,其中铜山区共有20座,经开区和贾汪区各5座,每一座都有详细的修复方案,如同一本厚厚的书,包括项目概况、环境治理设计、效益分析等。因地制宜将废弃矿山修复成风格迥异的景观。植被方面,有的种树有的种草,还有乔灌木、爬藤植物等,植被的色彩也很丰富;地形方面,有的填平,有的设计成梯田式,有的则将采坑及水塘打造成人工湖。从现状照片与效果图可以看出,“灰”与“绿”两种基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经开区的孤山治理区域达90多亩,位于孤山社区内,与居民楼较近,在恢复山林绿地的同时,还将在宕底废弃地高挖低填、平整改造,进行整体园林布局,打造一个邻里社区公园。

青龙山—安然山大部分位于经开区大庙街道安然村,共修复3个区域288亩。其中最令人期待的是,安然山区域将打造成一个郊野公园。安然村这个采石宕口风景优美,几十米高的悬崖、五彩缤纷的岩石、绿水盈盈的水塘,如同仙境一般,被很多驴友称为“小桂林”。根据修复方案,这个采石坑水塘予以保留,四周高陡的岩质边坡进行削坡放坡,边坡区及宕底进行绿化,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整体的郊野公园园林景观设计施工。

据徐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些废弃矿山的生态修复,均由国有平台公司介入,矿山治理产生的废弃土石料,将用于保障政府重点工程建设,所获收益统筹用于本地区生态修复。

标签:
责编:徒滢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