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jpg
婚恋规划越来越受年轻人重视
2019-09-18 16:01:00  来源:江南晚报  
1
听新闻

  

  一相亲会游戏环节

  近来趁着好天气,许多婚介机构的线下活动频繁起来,年轻人也会主动踏进相亲部落,期待早日找到另一半。最近在一些线下相亲会上发现,小伙们的择偶观似乎更注重柴米油盐,姑娘们对精神层面的要求反而更高一些。

  小伙也有恐婚症,他们择偶更务实

  前几天,梁溪路旁某综合体前的广场上,长相帅气的小张特意来寻找另一半。“几年前有过一段婚姻,是双方父母撮合的,是前妻倒追的我,恋爱半年就结婚了”,小张说,婚后发现两人性格差别太大,三天两头吵架,最后两家父母都反目成仇了,他也和前妻分了手。这段婚姻给他带来的伤害很大,“觉得一个人过就行了,白天上班,下班后就去健身房,家就是个睡觉的地方”。小张说,离婚近四年来,他几乎不做饭,大部分时间都靠外卖或去饭店解决三餐问题。回家后没有可说话的人,那种孤独不足为外人道。最近在父母催促下,他决定找一个“孝顺、善良,长相一般即可的她”。

  与初入社会的小伙不同,许多35岁左右的男子在择偶方面很务实。33岁的王先生是无锡人,他用了6年才和女友分手。对方是他高中同学,按说青梅竹马,但他觉得“她看事物总往坏处想,总喜欢控制我”。这段感情让他消沉了两年,再恋爱的话,他想找“人格独立的姑娘,有自己的工作,不会一天到晚跟着我”。

  “找不到优质的女性,我还不如一个人过”,曹先生今年35岁,无锡本地人。他的择偶观令人大吃一惊:“另一半家境要好。”在他看来,长相不太重要,家境反而是一个人综合实力的显现,在一个经济基础等各方面都过得去的家庭里成长的女生不会差到哪里去。他不介意找一个各方面都比他优秀的女性。但他强调,他会理财,各方面潜质也不差。

  姑娘更重精神交流,她们的“眼缘”最难猜

  “你对另一半的要求是什么?”在中秋节的一次相亲会上,主持人问到26岁的小陈时,她回答“眼缘很关键”。当天被主持人问到的姑娘中,有5人都用“眼缘”来回应自己对另一半的要求。很多人感觉,姑娘对另一半的描绘很“抽象”,比如“能感觉到灵魂上的相互吸引”“彼此在一起能有激情”等。

  “什么叫‘眼缘’啊,最烦她们提这个”,自称阅人无数的曹先生,常听到姑娘们提及这词,在他看来,“眼缘”无非就是颜值罢了。他表示,长得帅、傲娇、高智商、知识渊博的十全十美小伙是偶像剧里制造出来的“外星人”,但许多姑娘都因此屏蔽周边的普通人。他表示,身边许多女同学都过于注意颜值,结果寻找到的是“低配版”。在他看来,很多小伙虽然长得比较好看,但学历、工作都比女方差了一大截,他为此觉得可惜。

  也有小伙认为,女方过于看重“眼缘”其实是因为择偶想法并不明晰,不知道想找什么样的人。曹先生认为:“未来女方都是家中的‘大内总管’,如果在关键问题上思路不清的话,怎能放心把家交给她呢?”对此,全国连锁的婚介机构红线团无锡公司的周女士表示,总体来说,现代女性对精神层面的注重反而多过物质方面,对“是否有共同的爱好,是否性格相投”等都会考量更多些。其实有些姑娘并非不知要找什么样的人,而是不愿明说。她认为,姑娘要找到另一半,其实也需要画像清晰,别人知道你想要的类型,才有成功匹配的可能。尤其对30岁往上走的姑娘来说,自己不打开心扉,而要让别人来“猜谜”,会浪费很多时间。

  爱情不容错过,融入人生规划很重要

  一次相亲会现场,34岁的小陆衣着得体、落落大方,很受男性欢迎。她表示,自己从事财会工作,属公司内勤,很少和外界打交道。加上周边的人普遍晚婚,她也一直没把婚姻大事放在心上。平时她很喜欢运动,常会练瑜伽之类,但接触的人也以女性居多。单位的男性几乎都是90后“小鲜肉”了。“我在家里一直是乖乖女,在学校也没谈过恋爱”,小陆表示,如今她才发现,虽然事业发展不错,但自己的人生规划中少了爱情和婚姻规划,如今想来有点后悔。

  2018年结婚率仅为7.2‰,创下了近十年来新低。专家分析,结婚率下降的根本原因在于结婚人数的结构性减少。适龄的年轻群体变小,90后的人数相对于80后和70后,群体基数较小。也有人认为,全社会平均受教育年限增加、房价高企、就业竞争激烈,以及年轻一代“独性”更强等原因,也都成了年轻人结婚路上的“绊脚石”。

  婚介机构红线团无锡方面负责人许燕表示,很多人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是“不婚族”,其实并非如此。人类是喜欢抱团的生物,尤其是在假日里,单身族肯定比一般人更易感到孤独,渴望被呵护。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人会在情感中更主动,他们会清楚地意识到自己需要什么。红线团无锡公司90%的会员都是自己主动报名的。当然,婚姻这事也要趁早,25岁开始恋爱,谈上两年,如果不合适,再谈一个,又是两年,如果还不成的话,很容易拖到30岁的关口。有些年轻人表示,其实寻找人生伴侣也需要学习,找到合适的定位,才能让择偶之路更顺畅。(晚报记者 黄孝萍/文、摄)

标签:游戏环节;择偶;婚介机构
责编:胡悦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