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堰桥“一包三改”改革创新回访
2018-10-25 11:05:00  来源:无锡日报  
1
听新闻

  一家企业的兴办,改变了堰桥人尤芹芬一家人的生活,也改变了两代人的人生轨迹。35年前,那场发轫于原无锡县堰桥乡(现惠山区堰桥街道)的改革,让尤芹芬体会尤深。1983年,堰桥率先在企业中实行“一包三改”,充分调动了企业和工人的积极性,推动了无锡乡镇企业工业的“异军突起”,也促进了“苏南模式”的创立和形成。“可以这么说,那场改革造就了我们一家如今的幸福生活,而我们也是千万受惠的家庭之一。”尤芹芬说。

  “一包三改”,即实行厂长经理经济承包责任制,一改干部任免制为选聘制,二改工人录用制为合同制,三改固定工资制为浮动工资制。待到1984年下半年,一个消息让当时无锡县堰桥公社堰桥大队的工人们一片欣喜,堰桥要开办新的电机厂了。尤芹芬和工友们都知道,“新工厂的收入肯定比现在高,而且要高不少”。那是因为率先推行“一包三改”的企业效益利润提高了很多,也让工人们挣了钱,这就让这些还在集体企业拿“死工资”的工人们眼馋了。

  不过,眼馋归眼馋,尤芹芬坦言当时不少工友的思想上对于“一包三改”还是有些疑虑,担心有违社会主义的理念,迟早被废止。但是,1984年4月13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发《堰桥乡镇企业全面改革一年见效》的消息,并配发《把“包”字引向乡镇企业》的评论员文章,肯定了堰桥人民的首创精神,这也让“一包三改”经验正式从堰桥公社走向全国。得知消息,大家更是信心百倍,满怀热情投入到新厂的建设之中。

  当年10月,实行“一包三改”制度的无锡县堰桥微型电机厂(现为无锡新宏泰电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尤芹芬也从集体企业的工人转变成了聘任制工人。“以前干多干少一个样,都是两块钱一天,新工厂是计件工资,多劳多得,积极性高得不得了。”付出就有回报。1985年底,尤芹芬拿到手1000多元工资,“厚厚一沓10元钞票,交给父母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当时干部工资为一个月36元,按照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物价水平,尤芹芬3年的收入就能建造一栋2层楼的房子了。企业稳步发展至今,也从一家制造小电机的乡办企业,嬗变成一家低压电器配套产品细分领域的上市公司,今年销售额接近5亿元,逆势增长10%。

  从堰桥微型电机厂到新宏泰科技,不仅仅是30多年的历史跨越,更是整个乡镇企业依托“一包三改”改革创新的一个缩影。作为当年主管工业经济的乡领导,高锦度记得当时管厂长承包叫做“交票子,坐位子,不交票子让位子”,对工人实施“定额计件制”和“质量检验奖罚制”,解决“终身制”、“铁饭碗”和“大锅饭”三大弊病。企业很兴旺,工人有干劲,推行一年全乡工农业总产值增长74%,从无锡县30多个乡镇的“副班长”位置攀升到第3位,全乡人均收入504元,增长一倍有余。

  “一包三改”是改革开放的历史产物,如何传承这种敢为天下先的改革精神已成为一个重要课题。新宏泰科技老厂长赵汉新的儿子赵敏海于2000年进入企业,他发现周边乡镇企业“三足鼎立”,有三分之一还在发展,三分之一进入守成状态,还有三分之一出现了颓势,甚至关停的也不在少数。“一包三改”初期很红火的服装厂、毛纺厂普遍陷入了困境。他意识到,改革的初期红利基本消失,需要寻找续借新的动力源。

  “资本化运作、智能化改造、打造自主科研团队是这些年企业不断发展的三大法宝。”赵敏海介绍,2002年,无锡县堰桥微型电机厂注销,他成为新宏泰的公司法人,开始考虑上市,直至2016年才在A股主板挂牌,公司发展也进入快车道。“技术力量缺乏,我们就聘请高端人才,让自己的工程师跟着学习,初见成效后再派到高校合作学习,慢慢建立了一支强大队伍。作为公司的老员工,尤芹芬现在的工作也和当年有了天壤之别。刚进厂时,尤芹芬是车床操作工,之后做产品质检。”一开始我们做质检工作都是用卡尺量,现在对精度要求很高,有的加工精度要达到0.001毫米,就要用三坐标或者投影仪来检验。“尤芹芬一边在电脑前操作投影仪一边介绍说。

  “‘一包三改’是改革的成功经验,改革不会停止,但也不会一蹴而就,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只有不惧失败顶住压力,才有希望取得成功。”高锦度说,发展形势瞬息万变,只有勇于打破思想藩篱,敢于尝试乃至敢于试错才是如今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应有态度,也是对“一包三改”的精神传承。(记者马悦)

标签:堰桥;无锡县;芹芬
责编:胡悦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