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回收衣物用于直接捐赠不足两成 衣物流向何处?
2018-10-24 10:50:00  来源:江南晚报  
1
听新闻

  正值秋冬转换季,打开衣橱却发现去年的衣物已穿不上,不少市民开始“断舍离”,将衣物扔进小区的回收箱。不过,与前几年不同,小区里的衣物回收箱似乎来自不止一家企业。衣物该放进哪个箱子里?如何了解这些衣物的去向?这是不少人关注的问题。

  据了解,小区回收衣物可用于直接捐赠的其实不足两成。市民如何看待这个问题?锡城放置旧衣回收箱的公司正在增多,市场也进入了新一轮的洗牌期。回收企业是否要设立准入门槛?近几天,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小区多了若干旧衣回收箱,市民欲知其“来龙去脉”

  近段时间,后西溪附近一小区内,居民发现又多了一家公司的旧衣回收箱。在该小区看到,两只不同的箱子相邻设置(图1)。在该小区工作的礼阿姨说,绿色的箱子设在小区已有些年头了,主要回收旧衣服。国庆节前,小区又来了一家公司,除了回收衣服外,还收电池之类的有害垃圾。

  不过,她也不知道这些回收箱是从何而来,反正每隔一星期或半个月,总会有人来取衣服,每次都“收获颇丰”。也有居民偶尔会问,衣服收了往哪里去,“他们也不告诉我们,说反正有用处”。可大家听收旧货的师傅说,这些衣服最后也是卖掉的,“钱都给人赚走了,反正没有拿到做慈善的地方去”。

  据观察,锡城多家小区都出现了若干个旧衣回收箱并存的现象。对于涌现出的这些箱子,许多居民都心存疑问:它们从哪里来?衣物流向了何处?

  旧衣回收竞争激烈,“透明”“付费”成关键词

  江苏慈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者商亚平表示,他从2015年进入旧衣回收市场,估计无锡市场上有七八家投放回收箱的机构,包括公司和公益组织。他见过一个小区里放着四五家公司的箱子。这些箱子的设置,有的是和城管部门联系的,有的是和民政部门联系的,有的是和物业公司联系的,还有的和谁都不打招呼,半夜三更开辆面包车偷偷放进了小区。

  江苏布德环保有限公司的孟先生同样是在2015年左右进入无锡旧衣回收市场的。他透露,现在旧衣回收竞争激烈,除了百姓衣物在前几年的捐赠高峰期后存量变少,越来越多的回收公司进入市场也是原因。如今他们的衣物回收量只有高峰期的1/5。

  在紫金门花苑南片小区看到,这里有两家公司的回收箱,一家公司的冷冷清清,几乎没有居民投送旧衣物;另一家则是新进入市场的小黄狗环保科技公司,投放的是智能回收箱(图2)。居民用手机相关软件登录,投进衣物后自动称重,相应的费用直接返还至手机账户,受到居民的欢迎。门卫师傅表示,这里还回收纸类等物品,有时回收箱的管理方一天要来两次,回收量相当大。

  “一部分衣物是捐赠到贫困地区的,占回收量的15%-20%,其他衣物则是通过回收再利用制成工业抹布和汽车内的隔音隔热垫等”,商亚平说,他的公司主打垃圾回收概念,会和居民们说清楚衣物的去向。一般来说,捐赠的衣物大多是厂家库存未经售出的衣物,市民捐来的衣物只有少量符合他们的捐赠标准。他表示,自己和一些公益组织合作,既有本地的,也有青海、四川、内蒙等比较稳定的捐赠地点,但市场上有些回收单位打着慈善的名义,其实是将衣服卖掉。前两年,无锡也有宣称做捐赠的回收旧衣机构,被媒体拍到将回收到的衣物拉至苏州出售,造成了很大的信任危机。

  尽管回收箱回收到的衣物捐赠量很少,但许多回收单位仍喜欢打着“慈善”的名义。一位经营者表示,以“慈善”的名义介入更容易得到百姓的认可。但商亚平认为,挂羊头卖狗肉其实对百姓的伤害更大,他主张透明化操作,对居民讲明既有捐赠,也有回收再利用,可能更能获得认可。紫金门花苑的物业经理陈锡平观察发现,付费模式能收到更多的衣物。从“小黄狗”进入市场的模式来看,也有部分衣物用于捐赠,最近还推出了市民捐10公斤衣物,他们为贫困地区百姓买一件冬衣的活动。但旧衣回收主要还是走市场化路线,即通过称重返还百姓费用,实际上更能得到大家认可。据了解,这种智能回收箱的衣物收购价低于正常市场价,但小黄狗环保科技公司工作人员陶先生透露,很多居民对价格并不敏感,更不愿家里积攒一堆没用的东西,“随时扔随时有收益”的模式更方便。“小黄狗”很看好无锡市场,已将原来的500台回收箱投放目标,变为如今的800台。

  捐赠?回收再加工?应怎样看待回收公司

  针对回收企业的衣物流向,市民展开过激烈的讨论。有人质疑“是去再加工了,还是真的给贫困地区的小孩了”,也有人说“站在资源利用的角度,家里不需要的旧衣服,通过这个手段交给可以重新利用这些资源的人,挺好。至于利用这些资源的人是去谋利,还是纯粹做慈善,这不是我们关心的”。

  有人较为顶真,认为自己的衣物“不是扔掉,是捐掉的。捐衣服的本意是为了慈善,但要防止有不法商人利用别人的善心来谋利”“如果想赚钱,不要打着慈善的口号。直接说我想赚钱,做成大字,印在箱子上”“衣物去处需要了解,要不哪天买到了自己‘捐’出的衣服,叫人情何以堪”。

  对于这些声音,不少回收衣物的公司表示,衣服处理的成本较高。在硕放的江苏慈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厂房内,回收来的衣物、鞋子堆积如山,几名工人正根据衣物的不同质地进行分类整理(图3)。商亚平说,目前投入无锡市场的1600个回收箱,一年能收600吨左右的衣服,60%要再利用制成其他物品,按照市场价每吨1300元左右计算,公司能节省成本40多万元。但公司有三辆车在外面收衣,公司有20名员工,加上投放的箱体每个价值1000元左右,每年箱子有10%左右会损坏折旧,至少要五年过后才能谈得上赚钱。他还要贴钱处理回收物中的有害物质。江苏布德环保有限公司的孟先生也称,他们进入市场三年,只投入100多只箱子,没亏,但也没赚到多少钱。而如果采用“小黄狗”的模式,一组智能回收箱的费用就高达6万元,收回成本会遥遥无期。陶先生也表示,目前还没考虑盈利,也不打算投放箱体广告赚钱,他们期待达到一定的回收量并建立自己的产业链闭环,或许能通过市场差价赚钱。

  横山基金会秘书长钱旭星表示,他们在太湖街道范围内投了几十个回收箱,不过主要是依靠国内最大的在线回收平台“飞蚂蚁”收衣,市民家中衣物满5公斤,就可预约物流公司上门回收。除捐赠外,他们对大部分衣物也是再利用,比如制成漂亮的帆布袋等,但还在开发阶段。他认为,市民捐赠的出发点不错,他们公司在捐赠过程中也需要大量费用,他们今年募到了200多万元资金,用于捐赠衣物的运输费用等开支。

  在商亚平看来,靠募集资金来捐赠衣物不具备自我造血功能,反而是通过衣物回收再利用的商业环节来反哺捐赠,才具有可持续性。他除了投放箱体外,还不断和政府部门合作,通过各种广场活动宣传垃圾分类知识。在他看来,做垃圾减量本身就是一种公益,这也需要赚到的钱来反哺。他一直主张,做企业要诚信,没有必要非打着捐赠的牌子。

  暂无准入门槛,或将加大引导和规范

  在一些小区看到,有的旧衣回收箱根本没联系人和电话。市内一小区的社居委工作人员表示,有回收公司前期打过招呼,但后来运营人员变动,现在找不到人。崇安寺街道城管科的负责人介绍,他们发现小区里有些回收箱连物业都不知是谁放的。有时居民投了衣物进去,后来意识到衣服里有一些票证,想找回收公司开箱,结果根本联系不上人。他们也调研过,不少箱子既找不到是谁放的,也不知道是谁让放的,且无法掌握回收人员进小区的时间段,管理非常麻烦。但是这些回收箱能给百姓带来方便,促进垃圾分类,他们支持,目前并不会限制谁能进,谁不能进,而是让百姓自己去感受和观察,自主选择投哪个回收箱。

  无锡市城管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现在无锡的旧衣回收企业不少,部分回收箱的投放影响了市容,衣物流向也很难监管。回收企业进入小区也没明文规定需要哪个地方同意,有时和物业打个招呼出点场地费就行了。现在城管部门能把握的旧衣回收主要在垃圾分类环节,每个区也都在引进第三方进行市场化运作,但进度不一样,也没有统一指定企业。

  江苏布德环保有限公司的孟先生认为,现在的市场有点乱,由政府牵头成立一个纺织品衣物工作小组和回收公司来对接会比较好,设立一定的准入门槛,对处理渠道和上下游厂家进行监管,可能会让市场更规范。(记者黄孝萍/文、摄)

标签:回收;衣物;来龙去脉
责编:胡悦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