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50.jpg
1200x50(1).jpg
击剑世锦赛上的无锡身影
2018-07-25 09:48:00  来源:无锡日报  
1
听新闻

  ▲ 杨文燕

  世锦赛期间,杨文燕像普通观众一样,在场边为选手加油,但不同的是,她平静的表面下,内心却波澜起伏,因为在中国选手中,有两人是她曾经的学生,而裁判席上还站着一位昔日的爱徒。

  此前,1996年出生的王子杰在男子重剑个人赛上无缘64强,让杨文燕觉得非常可惜,“他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型比赛,可能经验还是不足,不过作为年轻运动员,他今后的路还很长,未来可期”。

  1994年出生的许诚子以女重团体第四人的身份出战。昨天的团体赛,女重成功闯入八强,尽管许诚子没有机会上场表现,但她和队友们一样对奖牌志在必得。杨文燕希望中国女将们能稳扎稳打,最终夺下金牌。

  ▲ 许丽娜

  本次世锦赛上仅有两名女裁判,许丽娜是其中之一。她2003年考入北京体育大学,毕业后留校从事击剑教学工作,并经常出来执裁。无锡举办的击剑亚锦赛,南京的世界杯赛和苏州的全运会上都出现过她执裁的身影。在杨文燕眼中,许丽娜的运动员转型非常成功,而且能考上国际裁判的资格证书也很不容易。

  “这次世锦赛在无锡举办,能在家门口的赛场上看到自己的学生,为他们感到骄傲。”由于国家队的严格规定,运动员不能随意离队,杨文燕还未能够和爱徒们相聚,只能在场边默默加油,不过这样已让她感觉很幸福。

  难忘他们在无锡体校的日子

  ▲ 许诚子

  杨文燕还记得学生们刚刚招进无锡体校时的场景。“我1993年从上海体院本科毕业后,就到了无锡体育运动学校,成了无锡第一批重剑队伍的教练。”她说,许丽娜是自己在无锡招的第一批学生,她是本地人,而王子杰是徐州人,许诚子是句容人,不过两人的父母都在无锡工作,因此他们跟随家人在无锡上学。

  “体校招生很严格,我们到学校一个个挑,一般是五年级到初一的孩子。”在杨文燕的印象中,三个人的身体素质极好,反应又灵敏,训练起来也非常刻苦。体校的生活非常枯燥,早上7点到11点45分上课,下午14点30分到17点30分训练,晚上还要自习,寒暑假除了比赛就是集训,“尤其一个教练要带二三十人,不可能一个个盯着,想出成绩完全要靠自觉”。

  她介绍,许诚子学了两年多被选到江苏省队,王子杰也被上海体校挑中。“虽然两人身高在普通人中已算高大,不过遇到国外选手仍处于劣势,但他们敢打敢拼,十分具有拼搏精神。”杨文燕至今还和学生们保持联系,除了生活上提醒他们注意身体,也经常鼓励他们遇到挫折要坚持下去不要放弃,有时他们放假也会回来探望老师。

  和俱乐部抢苗子印证“击剑热”

  ▲ 杨文燕和弟子许诚子

  如今击剑运动已不再“高冷”,学习击剑的身影越来越多,然而体育运动学校却在招生上遇到了困难。这个冲击主要来自于俱乐部的竞争,“俱乐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给我们带来了压力和动力”,杨文燕说。

  以前参加儿童赛、少年赛,体校的运动员稳拿冠亚军,现在进前三都难。究其原因,很多击剑俱乐部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培训,而体校的招生起步较晚,“等到运动员正式参加比赛,他们都已经练了四五年了”。

  为了招到好苗子,体校的老师一旦不上课,就会去各个小学转悠,与体育老师沟通,请他们推荐学生,也会通过关注市学生运动会和各区学生运动会来选拔人才。“经过一个暑假的集训,再根据科研所对身高、体重的预测等,来确定孩子是否能够在体校留下来”。

  杨文燕介绍,与世锦赛同天开打的亚洲少年击剑巡回赛上,无锡体校有两位运动员进了前八名,目前儿童组也有几个已被省里看中。她希望,从无锡的业余体校能走出更多运动员,在世界赛场上载誉而归。(陈菁菁、实习生邵楠 卢易摄影)

标签:
责编:胡悦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