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我家住在永安洲
2019-08-08 10:51:00  来源:泰州新闻网  作者:顾振华  
1
听新闻

  □顾振华

  我的家乡在长江边永安洲上。一百多年前,那里就是一个四面环江的小沙洲。“富奔县城穷奔沙”,为了逃荒,当年四乡八邻的穷苦农民来到这里垦荒种植,繁衍生息,并给它起了一个吉祥如意的名字,称作“永安洲”。

  奔流不息的长江,如同一部时间卷轴,见证了永安洲百十年的历史变迁。1949年4月20日,渡江战役即将打响,骄横跋扈的英国海军“紫石英”号无视人民解放军公告和警告,在预定渡江江段肆意航行,企图重温“炮舰政策”的旧梦。然而,他面对的不再是腐败的清朝政府,而是中国共产党和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一番炮战之后,“紫石英”号挂起白旗,重伤搁浅。三天之后,我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渡长江。

  天安门城楼上的庄严宣告,伴着滔滔江声传到永安洲,家乡人民载歌载舞,欢天喜地,满怀信心地投身社会主义建设。然而,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充满艰辛和坎坷。1954年那场百年不遇的洪涝让永安洲顿时成了水乡泽国。洪水过后,可怕的血吸虫害如白色恐怖笼罩着永安洲。不屈不挠的永安洲人并没有被灾难所吓倒。在党和政府的关心领导之下,钉螺血吸虫“瘟神”最终被消灭,毛主席泼墨挥毫写下了“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的豪迈诗篇。在长江枯水期,数万干群齐聚永安洲,起早落夜,日夜不息,石头混凝土建造的堤坝宛如一条水上长城。1998年,长江流域又发生特大洪水,永安洲却固若金汤,连年侵害永安洲百姓的水龙被彻底降服……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永安洲步入了经济发展快车道。2012年11月25日泰州长江大桥正式通车,这座世界首座三塔悬索大桥,将永安洲变成通往苏南发达地区的桥头堡。核心港区集装箱码头开通的“精品快航”直达航线,成功将长江经济带上的上海港、重庆港、盐田港牵手联姻,百年老港焕发出青春,打造“江海联运中心港”的目标初步达成,年均吞吐百万标箱的目标任务不再是梦想。国电泰州电厂拥有全国发电装机突破七亿千瓦标志性机组,是江苏电网北电南送的枢纽电站。益海粮油、汇福粮油先后落户永安洲,带来世界最先进的食用油生产工艺。更令人兴奋的是,扬子江药业作为本土企业,契合“健康中国”国家战略,在永安洲兴建了龙凤堂大健康产业基地,致力打造成为新时代中药产业发展的“标杆”。大江,大桥,大港,大厂,以港兴城,产城融合,如同一体双翼,推动永安洲成为泰州高质量发展的排头兵。

  近年来,永安洲不断加大沿江岸线和腹地资源整合力度,提高岸线使用效益,真正把“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落到了实处。“中国好人”陈伟是典型的永安洲人,从事长江稀有鱼种养殖,近些年目睹长江渔业资源日渐匮乏,坐立不安,自费在长江放流河豚、刀鱼、鲥鱼鱼苗30多万尾。由他成立的“健康江来”保护长江志愿小分队植树复绿、骑行宣传、增殖放流,越来越多的群众自觉参与到保护长江母亲河的行动中来。

  中国迈进新时代,美丽的永安洲,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像一颗圆润饱满的谷粒,生长在诗情画意的长江边上。望着滚滚东去的江水,激荡的旋律在我心中升起:“我家住在永安洲,长江从我心中流过,不管是南北走还是东西流,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标签:永安;振华;长江
责编:陈奂旭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