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兴化“毒化妆品”案侦破过程首度曝光 涉案金额超千万
2018-11-09 17:37:00  来源:泰州晚报  
1
听新闻

  兴化智女士仅仅因为用了款美白化妆品,从最初的脸部皮肤发红、发硬,演变成肾病综合征,突然昏迷进入ICU抢救半月,真真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兴化警方将这款美白产品送检,结果不同批次汞含量为2193mg/㎏-13448mg/㎏,最大的竟超出国标1万多倍。随即,泰州、兴化警方以此线索,辗转全国6省市,成功捣毁广州地区伪劣化妆品生产窝点3处,销售窝点2个,查扣化妆品禁用添加物原料7.5吨,抓获犯罪嫌疑人52人,刑拘16人,涉案金额超千万元。

  女子使用美白化妆品险送命

  今年初,兴化智女士花了数千元,从某乡镇美容店购买一套能够快速增白的美容产品,使用初期效果十分明显,智女士暗黄的肤质明显变得白皙、水灵。好景不长,她感觉脸上皮肤发红、发硬,后来竟然演变成肾病昏迷,被送进ICU抢救。

  “没想到,差点被这款化妆品送了命。”智女士出院后心有余悸,她怀疑购买了假化妆品,立刻报警。

  兴化警方立刻展开调查。让民警意外的是,这款数千元一套的化妆品,在商场、超市竟然均无销售,实在令人生疑。民警迅速找到美容店业主,找到其上线卫某,并迅速突击查处卫某经营的位于苏州昆山市的中医堂美容院。

  很快,泰州、兴化民警循迹追踪,赶往重庆和成都,成功抓获卫某的上线赵某、袁某,并捣毁赵某在重庆的化妆品灌装生产窝点。

  据了解,赵某从2013年至案发,在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资质的情况下,明知从广州段某进货的原料有汞,仍大肆进购,灌装成品牌为“中医堂”的各类化妆品,通过发展代理销售到全国各地的美容院。

  至此,一个在化妆品中添加禁用物质的犯罪团伙露出冰山一角。广州的段某是这个造假、售假团伙的最上线。

  高档化妆品产自黑窝点

  为铲除根毒,警方对段某为首的团伙开展秘密侦查。

  办案民警来到广州白云区某CBD高端写字楼内,乔装侦查段某的公司。

  “销售公司的门脸真是金碧辉煌,络绎不绝的销售代理和特邀客户,让我们很难将这家标注着‘香港某生物有限公司’的招牌与黑窝点联系起来。”兴化公安食药环侦大队副中队长王萌说。

  经过一个星期的蹲守,民警终于摸到了隐藏在废旧厂区内的生产窝点。

  这里的生产环境恶劣:墙壁斑驳,气味呛鼻,卫生条件简陋。让人无法联想这就是所谓高端化妆品的生产地。

  现场,办案民警发现普通大众熟悉的药品——庆大霉素和生理盐水。这是医用消炎使用的药水,与化妆品生产有什么关联呢?

  原来,为了应对有顾客使用假冒化妆品发生的不良反应,该团伙将庆大霉素灌装到化妆品瓶里,对外谎称“神仙水”,用来给受伤客户使用。

  4月18日上午,在广州警方大力协助下,我市警方专案组对销售公司和生产工厂同步收网,成功捣毁广州地区伪劣化妆品生产窝点3处,销售窝点2个,查扣化妆品禁用添加物原料7.5吨,其中违法添加汞的化妆品半成品有6600余公斤、甲硝唑与氯霉素混合液190余公斤、氯化氨基汞化工原料129公斤、庆大霉素205盒,抓获犯罪嫌疑人52人,涉案金额超千万元。

  账本内容需用密码本解锁

  警方调查中发现,这个团伙反侦察意识很强,使侦查过程多次陷入僵局。

  办案民警介绍,对方将生产、销售窝点分别设置在两地,且两地负责人都是单线联系,所有含有违禁物质的化妆品包装上印制的都是被注销的生产公司,实则为了逃避打击。

  不仅如此,该团伙高层还将违禁物质单独存放,且以英文代码或化学式进行标注,账本神似摩尔密码。

  “比如他们进货汞,就以A代替,如果不使用密码本,一般人很难知晓其中的关键核心。”一办案民警介绍。

  经审查,团伙销售的违禁化妆品下线涉及全国大多数省份。为进一步扩大战果,完善证据锁链,泰州兴化警方辗转上海、安徽、浙江等多个省份实施抓捕。

  目前,以段某为首的犯罪团伙16名成员已被兴化警方移送检方审查起诉,仍有多条犯罪线索在侦查中。记者 顾和平 通讯员 胡涛涛

  汞为什么能够美白

  汞能阻止黑色素形成,使用含有铅汞的化妆品,皮肤会立即变得白亮。用一段时间后,皮肤发生重金属中毒现象,自由基异常增生,细胞结构改变,皮肤存不住水,迅速变干变脆变薄。皮肤长期吸收汞会导致神经系统失调,视力减退,肾脏损坏,听力下降,皮肤黏膜敏感及可由母体进入胚胎,影响胚胎发育。

  化妆品中汞的含量有明确规定:不得在化妆品中添加汞类成分,而且化妆品中汞含量不得高于1PPM(1PPM=1mg/Kg)。

  对于这条规定有2点需要注意的。第一,汞类成分是厂家禁止使用的,也就是说不能主动向产品中添加。第二,对于汞的限量标准是因为,某些合格的原料可能会带入极其微量的汞,原料带入的汞是难以避免的,但总量不超过1PPM都是安全的。

标签:化妆品;窝点;警方
责编:韩震霞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