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90831191313.jpg
重磅!苏州市检察院发布5起“扫黑除恶”典型案例
2019-05-15 11:45:00  来源:交汇点  
1
听新闻

  交汇点讯 5月14日上午,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现场通报了5起扫黑除恶典型案例,总结了全市检查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开展情况,并对下一步工作进行重点部署。

  记者从现场获悉,截至目前,苏州全市共批捕黑恶势力犯罪522人,起诉52件276人,其中涉黑案件2件11人,涉恶案件50件265人,出庭支持公诉40 件233人,法院作出判决34件191人,均为有罪判决。两级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上下联动,成功办理了龚某某等人、秦某等人二起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取得较好办案成效。

  从案件情况看,苏州市涉黑涉恶案件主要集中在套路贷、开设赌场、非法讨债、酒驾碰瓷等领域,与群众反映的问题相一致。

  为 进一步提升专项斗争工作质效,苏州市检察院在总结前期工作的基础上,结合当前全市检察机关所面临的形势和任务,研究制定了《关于在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中 强化“深挖彻查”“打伞破网”“打财断血”三项重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引导全市检察机关积极发挥在专项斗争中的主导作用,全面提升检察机关在专项斗争中的 贡献度。

  “在‘深挖彻查’方面,全市检查机关在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的过程中,要发挥检查机关在刑事诉讼中的主导作用,引导公安机关进一步深挖黑恶势力的线索;在‘打 伞破网’方面,全市检查机关在查处、审查案件事实的情况下,要查处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发现‘保护伞’线索并移交纪检监察机关;在‘打财断血’方 面,我们不仅要关注黑恶势力的犯罪事实,还要围绕铲除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查清犯罪嫌疑人名下的资产及违法所得,从根本上铲除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苏州市检察院公诉一处处长明文建向记者介绍。

  苏州市检查机关坚持打防并举,把检察建议当成落实“一案三查”的重要手段,从源头上防范黑恶势力滋生、蔓延。同时,制定下发《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加强检察建议工作的通知》,开展调查核实,严把建议质量关。

  目前,苏州全市检察机关针对小贷公司监管、招工网络平台信息发布、律师监管、楼宇管理等问题,向相关单位和行业主管部门,发出加强管理的检察建议29份,得 到19家单位的积极回应和落实,推动开展专项治理和专项活动8项。对黑恶势力涉及的新领域、采取的新手段、呈现的新形态,加强分析研究。共对软暴力、“套 路贷”“带路党”、黑恶势力介入招工诈骗等问题开展10余专项调研,提出意见建议,提供党委政府参考。

  接下来,苏州全市检察机关将更加积极投身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继续把深挖彻查犯罪线索、发现和查处黑恶势力“保护伞”、铲除黑恶势力经济基础作为主攻方向,攻坚克难,强化监督,为夺取扫黑除恶压倒性胜利交上一份优秀的检察答卷。

  

  典型案件回顾》》》

  1、全省首起“软暴力”型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2017年1月28日,这一天是大年初一,在常熟打工奔波了一年王晓兵回到了苏北老家和家人一起过年,一大早,在远远近近的鞭炮声中,王晓兵一家也打开门,正准备欢欢喜喜放鞭炮,迎面而来一个硕大的花圈,让一家人的笑容僵在脸上。

  这只是龚某某等人实施滋扰式讨债的一个片段。

  2008 年以来,被告人龚某某、刘某某在常熟从事开设赌场、高利放贷活动,并主动结识社会闲杂人员,逐渐积累经济实力。2013年起,被告人龚某某、刘某某组织被 告人马某某、赵某某、王某1、王某2、陈某某等人,形成了以被告人龚某某、刘某某为首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并于2015年4月间实施了首次有组织犯罪。 2016年下半年、2017年8月梁某某、崔某某加入。该组织为维护其非法利益,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了开设赌场、寻衅滋事、非法拘禁、强迫 交易、敲诈勒索罪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群众,严重破坏社会治安,妨害社会管理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其中,仅寻衅滋事行为就有120余次。

  在公安机关立案之初,检察官们第一时间介入引导侦查,全面掌握案情。2018年10月23日,常熟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 织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窝藏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聚众斗殴罪等罪分别判处组织、领导者被告人龚某某有期徒刑二十年,被告人刘某某有期徒刑十八年,均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五名骨干成员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至十五年不等的刑罚,并处罚金;对两名一般参加者均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2、苏州首例“黑中介”恶势力犯罪集团案

  短短四个月时间,诱骗全国来苏务工人员2000多人,从事职业中介活动的尹某等19人最终站在了被告席上——苏州首例“黑中介”恶势力犯罪集团案浮出水面。

  2017年春节过后,苏州又一次迎来了返工大潮。枫桥派出所接连不断接到来苏务工人员的报警,反映在应聘过程中,中介公司没有安排工作,还遭到工作人员殴打。这些警情的集中高发,指向了一家叫“苏跃”的人力资源公司,尹某正是这家公司的老板。经检方提前介入,引导公安机关排摸、侦查,一举抓获了尹某等19名嫌疑 人。

  原 来,尹某在经营苏跃公司期间,令人向往的工作岗位并不多,正规从事职介活动来钱并不快,于是就走向了另一条歪道。尹某依托苏跃公司设立招聘部、面试部、后 勤部、财务部等,安排员工通过58 同城、赶集网、百姓网等网络平台,发布大量虚假的招聘信息,有些岗位根本不能安排,有些岗位的薪资虚高的离谱……就这样吸引了全国各地众多来苏务工人员。 登记个人信息后,接着由面试部工作人员冒充用工单位经理,对应聘人员上演了一戳“好戏”,借机以服装费、伙食费、押金等各种名义收取几百元到一千元不等的 费用。当求职者发现迟迟不能安排工作岗位,或者安排的工作岗位明显与招聘信息不符时,认为受骗来到苏跃公司要求退款,后勤部工作人员就露出真面目,对求职 者威胁、恐吓或者殴打,以此施压不退或者少退费用。就这样,短短几个月非法获利近24万元。

  面对警情高发,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引导公安机关全面梳理苏跃公司警情记录,进行串并分析,通过网络平台调查发布的招聘信息,寻找相应用工单位进行核实,最终使苏跃公司以招聘为名行诈骗之实的犯罪集团案件得以查处。

  3、苏州首起“软暴力”讨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

  如果有人对闲来无事喜欢“小赌怡情”的你说“有个场子,很容易赢钱,要不要去玩儿”?你可能会说“想去,但是我没钱”。这时候对方又说“钱我来出,我相信你 一定能赢,万一输了将来慢慢还”。面对这样的盛情你恐怕很难拒绝,于是你“笑纳”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殊不知一张罪恶的大网就此向你张开。

  2017年6月,年轻的黄某某、唐某某、施某某就是这样被王某某、汪某某、姚某某等人“请”到了上海某地下赌场。显然,他们是不可能在这里赢到一分钱的,连赌两日 之后,三名青年输掉了从王立前处借来的一百余万元,于是在王立前、汪成右及一干小弟的“亲切注视”之下,三名青年各自写下了共计150万元的欠条。

  而这,仅仅是他们噩梦的开端。

  所谓的“将来”毫无意外地被解释成为“一周”,“慢慢还”也变成了“马上还”。

  对于虽然家境殷实但也不是可以“予取予求”的青年来说,这无疑是一枚他们承受不了的“炸弹”,于是选择“销声匿迹”,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王某某、汪某某等人并不会因为债务人的“消失”而停止近乎疯狂的“讨债”行为。

  从一开始三五人等赤裸上身在青年家中显露纹身滞留不走,逐渐发展成为聚集在青年家门口及经营场所门口播放哀乐、拉横幅、举牌子,再到后来径直闯入青年经营场 所内拉闸断电、辱骂青年亲属及厂内职工,甚至趁无人之际毁经营场所玻璃、照明设施,在青年父母的办公室门口泼洒粪便,半夜在青年父母家中轮番敲门、红漆喷 字等,无所不用其极。在2017年6月至9月这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之内,王立前、汪成右、程永康等人,先后纠集十余人,多批次成规模地对青年的父母进行滋扰,甚至连青年已经单独成家的姐姐、尚未结婚的女友家中都未能幸免。

  猖狂至极的王某某等人,甚至对前来处警的公安民警叫嚣“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管得着吗?”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虽然彼时扫黑除恶的大幕尚未拉开,对于“软暴力”在刑法中的定性仍存争议,常熟市公安局经与常熟市人民检察院会商,果断对王某某等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赌博、寻衅滋事一案立案侦查,涉案18名犯罪嫌疑人无一漏网。

  4、吴中区首例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

  2017年12月3日凌晨,一辆逍客越野车、一辆别克商务车、一辆白色大众车急驶至苏州市吴中区甪直镇甪直壹号KTV门口,三辆车上下来一伙人持钢管、砍刀,朝甪 直壹号KTV门口一辆江淮轿车围过去,江淮轿车一看形势不对,驾车逃离,持钢管、砍刀一伙人追赶一段没追上,后返回车内驾驶车辆继续追赶。追赶至甪直壹号KTV北侧一丁字路口时,别克商务车连续撞击江淮轿车,江淮车损毁严重后逃离,别克商务车则撞毁在路边。

  

  由此,以李某某为首,陈某某、缪某某、朱某、华某等人为骨干成员,李某某、张某某等人为一般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浮出水面。该恶势力犯罪集团通过在赌场内参 股、放高利贷积累资金,在苏州市吴中区甪直镇一带活动多年。李某某为稳固势力,在苏州市吴中区甪直镇,多次指挥集团内成员实施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非法拘禁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扰乱社会持续,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承办检察官对参与持械追逐的人员进行摸排,通过仔细讯问、反复审查监控录像,确定于某某、李某某可能参与实施寻衅滋事犯罪。经跟踪监督,吴中分局终将于某某、李某某抓获归案。

  2018年8月6日,吴中区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拘禁罪,依法对李某某、朱某、陈某某等10名被告人提起公诉。现已全部判决。

  5、史某某等六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

  本是走在路上溜达,却突然被五六个膀大腰圆的大汉拖进路边的面包车。

  本是只有三万的欠条,却被陆续累加KTV、汗蒸馆等场所的消费,滚雪球一般变成“四万”“七万”!

  本是安宁静谧的夜半时分,却不断传来“哐当”“哐当”的拳砸脚踢大门声。

  本是雪白干净的楼道墙壁,却被人喷涂了“欠债还钱”的刺眼红漆。

  以上这些,都是史某某等人给被他们找上的欠债者的“特殊待遇”。

  史某某本来经营着一家劳务派遣公司,2017年9月和10月份,公司做不下去了,史某某就动起了歪心思——既然手下有一帮人,干脆就拉起队伍,专职帮人讨债吧。于是,当年底,史某某就纠集吴某等人组成恶势力团伙,专门代他人讨债,从中牟利。

  作为带头大哥,史某某在团队中承担组织、指挥职能;其他小弟则分工负责“抓人”“看人”和“上夜班”等具体事务。期间,史某某等人还将被害人带至娱乐场所消费,以让被害人买单为由,逼迫被害人写下欠条,再伙同其他团队成员持欠条向被害人索要钱款。

  2017年12月,史某某为帮他人向被害人夏某某索要债务,安排多人至夏某某家中要债。后夏某某因犯病被送至医院,史宾宾等人轮流在医院、夏某某住所楼道内看守,并以持续敲门、泼红油漆等方法骚扰夏某某及其家人。

  2018 年1月,被害人马某某因欠他人高利贷,被史某某等人从高新区浒关一公寓楼内抓走,后被带到KTV消费,并被迫写下金额为人民币4400元的欠条,直到家人 与债主达成协议才被从史某某等人的控制下脱身。被害人徐某某因欠高利贷被史宾宾等人抓住后,同样被带到KTV消费,并被迫写下四万元的欠条,在家人帮其还 清所欠高利贷后,徐某某逃跑,后再一次被史某某等人抓住,“欠”钱的数额也随之涨到了七万元。

  因为徐某某家人的报案,史某某等人相继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交汇点记者 王俊杰

标签:典型案件;黑恶势力;苏州市
责编:胡悦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