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职业乞丐日赚千元,你怎么看?

现实中从来都不乏穷困的人,可偏偏有些人宁愿放弃自尊、不顾颜面,把公众的善心当做谋财的手段。而善良的人们则难以甄别谁是真穷,谁是假贫。当然,心存善念没有错,可恶的是对善意"心怀鬼胎"的那些职业乞丐。[详细]

穷小伙和"白富美"为爱私奔 没钱花携手犯罪扬州被抓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4-10-27 09:05:27
【字号:  】【打印【纠错】

被警方查获的假身份证和银行卡等。

被警方查获的假身份证和银行卡等。

  通讯员 王帅 记者 葛学涛 文/图

  中国江苏网10月27日讯 潘诗梦是个90后,虽然只有中专文化,但是她出身“名门”,长得也很俊俏,曾有不少富二代成为她的追求者,但她却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大7岁的穷小子陈傲凯,这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两人一合计就私奔到了上海。原本以为这是一段浪漫爱情传奇的开始,可没有想到在大都市立足太难了,他们渐渐迷失了方向,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民警查交通违章

  意外查获银行卡大案

  5月22日下午1点多,江都警方在东方红路路口,发现了一辆苏J牌照的轿车正在单行道上逆向行驶,十分危险,民警上前拦下了这辆车,结果发现车上有6个人,除了驾驶员,另外5个人正在车上忙得不亦乐乎。“当时他们正在车上分发身份证,每个人手上都有不少,当时我们就怀疑他们涉嫌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民警说。

  经过初查,这伙人的犯罪嫌疑上升,民警从车内查获大量他人二代身份证及以他人名义办理的银行卡,遂口头传唤上述6人至新区派出所进行调查。一个妨害信用卡管理大案的侦破由此拉开序幕。

  根据初查的线索,民警随即赶至嫌疑人陈傲凯的暂住地,将和他居住在一起的女朋友潘诗梦书面传唤至新区派出所调查。之后,民警在其暂住地查获200多张以他人名义办理的银行卡及相关办卡手续。5月22日,民警对陈傲凯等人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立案侦查,并于5月23日对犯罪嫌疑人陈傲凯、潘诗梦等6人予以刑事拘留,6月27日对其执行逮捕。

  穷小伙爱上“白富美”

  遭遇生存压力携手犯罪

  陈傲凯是宿迁农村人,30岁,家境贫寒,大专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如意的工作,更不用谈买房了,谈了几个对象,都因为他连付首付的钱都没有,最终不了了之。去年,他和宿迁老乡潘诗梦相遇了,最终确定了恋爱关系,当潘诗梦带着他回家见父母的时候,却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

  潘诗梦家境优越,父母一直希望能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小伙子做女婿,潘家人要求潘诗梦尽快和陈傲凯分手,但是潘诗梦并不在乎物质生活,她更在意感情,最终和家人闹得非常僵。

  为了爱情,陈傲凯最终和潘诗梦私奔到了上海,陈傲凯认为这个国际大都市对年轻人来说,有更多的机会,想通过共同努力,在上海打下一片“江山”,以赢得潘家人对他的认可。

  然而,现实总比理想残酷,他们在上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利,甚至连生存都成了问题,而潘诗梦因为和家人闹翻了,也不想向家人开口求援,就这样两个人遭遇了“爱在囧途”。

  无意间,陈傲凯接触到了利用别人身份证办理银行卡,然后把银行卡卖出去的“买卖”,这样的银行卡每张能卖到300块钱。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陈傲凯决定“下水”了,在他看来,等赚到钱,有了原始的资本积累后,他就“金盆洗手”,去做正当买卖。正处于热恋期的潘诗梦不仅没反对,还决定和陈傲凯“同甘共苦”。

  以办培训机构名义招募同伙,还用上“兵法”

  在上海的那段时间,两个人并不是单干,而是加入了一个专门靠使用他人身份证办理银行卡的公司,后来上海警方掌握了相关信息,加大了打击力度,其中的骨干成员被抓获,他们觉得在上海呆不下去了,于是在今年4月份,他们就到扬州“另起炉灶”。

  单干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招募团伙成员,如果只有他们两个人去办卡,总会因为“熟脸”而引起银行工作人员的警觉,他们需要招募一批“生面孔”。但如果直接招募犯罪团伙成员的话,非常容易被警方发现。

  于是,陈傲凯决定以开办英语培训学校的名义,面向社会招聘“英才”,等有人来咨询,他再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但是他的办法并不奏效,很多人都以为他是诈骗而没有入伙,后来他找到了一个老乡小孙,小孙曾在我市一家酒吧做服务员,因为酒吧倒闭,已经赋闲在家几个月了,一听说可以发财,小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加入了该团伙,后来在小孙的介绍下,又有多人加入了该团伙。

  陈傲凯在网上买一张身份证的价格是70块钱,他买了不少,另外也从上海带到扬州不少,但是他一开始并没有让“马仔”们拿着这些身份证去办理银行卡,而是使用兵书上的“请君入瓮”的计谋。他先让“马仔”拿自己的身份证去办卡,每成功办一张卡交给他后,他支付30块钱,然后将银行卡以300元左右的价格转手。

  办案人员介绍,其实这正是陈傲凯的“高明”之处,他一开始连蒙带骗,让“马仔”用自己的身份证办卡,也就等于把他们真正骗上了贼船,等于和自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增加了“马仔”对“组织”的忠诚度。

  “易容术”骗过银行,一张卡能卖到三四百元

  拿着别人的身份证也能办到卡吗?办案人员介绍,通过嫌疑人的供述可以发现,他们并不是所有的身份证都用,而是从大量的身份证中选择和自己样貌相似的,随后会进行相应的“易容”和化妆,然后冒充身份证的主人,加上一些犯罪技巧,所以基本上能得手。此外,他们一般使用某一个人的身份证在一家银行办一次卡,如果想办第二次,也一定不会在上一次办过的窗口,防止被揭穿。

  “马仔”们办了卡之后,会到我市的一家酒店,把卡交给陈傲凯和潘诗梦,然后他们采用“人卡分离”的战术,把卡转移到在江都的租住地,等到了晚上,他们再在网上寻找买家,一般是300块钱一张卡,如果带U盾的,可以卖到400元。

  在警方侦查阶段,潘诗梦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然而,江都检察院检察官在提审她的时候,她对很多犯罪事实都不认账了,例如案发时警方在她和陈傲凯的暂住地查获了200来张银行卡等涉案物品,她当时承认是她和陈傲凯两人通过作案购买的,但是她现在一概不认账,说不知道这些银行卡从哪来,将很多责任都推到了陈傲凯的身上。

  两点疑问

  身份证从何而来?

  主要来自大城市网吧和废品站

  目前,已经查实的陈傲凯团伙使用假身份办理的银行卡有几十张,但是办案检察官透露,实际的数量要远远超过这个,在审讯阶段,陈傲凯曾称每办一张银行卡仅牟利10元,他总体获利5000多元,即便按照这个逻辑来算,涉案的银行卡就多达500张。据透露,由于作案的隐蔽性极强,加上很多都已经销毁或者出手,这给取证工作设置了巨大的障碍。

  这么多身份证是从哪得来的呢?办案检察官介绍,这些身份证主要来自大城市,来源有两个:网吧和废品回收站。“一些人在网吧上网的时候,会丢失身份证,这些身份证最终落到了网管手上,有人会定期来收。另外就是一些盗窃案,小偷偷了钱包后,一般会把身份证和钱包丢掉,如果被拾荒的人捡到、卖到废品站,也会有人专门来回收。”

  办这些卡是要做什么呢?据介绍,卡主要是被电信诈骗和网络诈骗团伙购买,用于实施诈骗。

  旧身份证挂失后

  为何还能用?

  使用范围广 存在客观因素制约

  有些市民存有疑问:身份证丢失后,明明已经挂失,且补办了新身份证,为什么旧证还能用呢?而银行卡和手机卡遗失后补办,旧卡就不能再用了。检察官透露,和银行卡、手机卡不同,身份证的使用范围很广,识别的机器、场所也各种各样,而银行卡、手机卡的对旧卡的识别相对容易得多,要想在短期内实现和银行卡、手机卡一样还存在不少客观因素的制约。

  “尽管目前还不能做到像银行卡、手机卡那么完善,但是很多地方已经配备了先进的二代身份证识别机器,安装这些机器的场所,是能识别已经挂失的身份证的,目前来说,最主要的还是要妥善保管身份证,一旦丢失,要及时挂失和补办。”民警提醒。

  提醒

  用本人“高仿”的身份证办卡也犯法

  什么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呢?江苏石塔律师事务所律师袁春明介绍,该罪是指违反国家信用卡管理法规,在信用卡的发行、使用等过程中,妨害国家对信用卡的管理活动,破坏信用卡管理秩序的行为。

  “有下列情形之一,妨害信用卡管理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量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一)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而持有、运输的,或者明知是伪造的空白信用卡而持有、运输,数量较大的;(二)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数量较大的;(三)使用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的;(四)出售、购买、为他人提供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的。

  袁春明介绍,如果自己的身份证丢失了却不补办,而通过办假证“补办”身份证,即便身份信息是本人的,持有这种假证去办理银行卡的行为也触犯法律,情节严重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犯罪伎俩

  1.从大城市网吧和废品站回收他人遗失的身份证;

  2.从大量的身份证中选择和自己样貌相似的,进行“易容”和化妆,冒充身份证主人,去银行办卡;

  3.在网上寻找买家,一张卡卖三四百元;

  4.所卖的卡被买家用于电信诈骗、网络诈骗。

原标题: 穷小伙和"白富美"为爱私奔 遭遇生活压力携手犯罪

  责任编辑:李笑林、娄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