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买假发票骗走67万元“新农合”戴罪立功抓上线(图)
2013-09-23 08:53:31
来源: 中国江苏网
【字号:  】【打印【纠错】

  第三回

  妻患病花光积蓄

  夫技穷步入歧途

  罗某,今年40岁,是高邮某村的一位普通农民。因为有一手电焊技术,农闲时,他靠接些零活儿,一家人的生活过得还算不错。

  2008年3月,罗某的妻子被确诊为子宫癌,这个消息给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为了给妻子治病,罗某带着妻子到江苏省肿瘤医院治疗,但因为当时住院的床位满了,罗某只好带着妻子在医院租了一间房子住下,接受治疗。

  3个月后,罗妻治疗结束,夫妻俩从南京回到高邮。此次去南京就医,几乎花光了家中积蓄。让罗某感到庆幸的是,在此之前,罗家人参加了新农合。他想着,通过医疗补偿金可以减轻家庭的负担。

  但罗某到高邮市新农合医疗管委会办公室办理报销手续时,由于罗妻没有住院的相关票据,仅报销了2000元。

  在家休息了一个月后,罗某带着妻子到江苏省肿瘤医院复查。一天,罗某在厕所看到一则卖假发票的小广告,顿时动了邪念。当天,他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询问能不能开住院发票。

  电话那头的男子保证,不仅能开医院的住院发票,还能让他顺利报销,开票费是票据金额的7%—10%。一听对方如此肯定,罗某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

  回到高邮后,罗某就让对方开具两万元的假发票,并把罗妻患病情况、所服用的药物等全告诉了对方。两天后,两人在高邮交易。对方是一名男子,除了住院发票外,他还给了罗某一份出院记录、药品明细单等材料。这些伪造的票据看起来和真票据别无两样。

  罗某忐忑不安地带着买来的住院发票,到高邮市新农合办公室办理报销手续,没想到,顺利通过。这一次,罗某领到4000元医疗补偿金。

  第一次的“成功”,让罗某又惊又喜。此后,他每月都和对方联系,并利用假发票申领新农合补偿款。2008年底,担心总以妻子的名义报销露出马脚,引起怀疑,罗某想到了自己的嫂子。当时,罗某和他的哥哥虽然分了家,但仍共用一个户口簿。之前加入新农合医疗时,罗某嫂子的新农合医疗证就是罗某帮忙代领的。因为嫂子一直用不着,医疗证就一直存放在罗某家里。

  于是,罗某便瞒着嫂子,让办假证的人以嫂子的名义开具假发票和住院票据,然后拿着假发票和嫂子的身份证等,到新农合办公室申领医疗补偿金。

  在罗妻看病期间,罗某认识了胡明。和罗某一样,胡明的妻子也患有子宫癌,也是在医院租房接受治疗。由于在看病过程中,两人多次碰面,一来二去,便熟络起来。在聊天中,胡明提起妻子的病报销太少,家庭快无力负担时,罗某便悄悄地把开假发票报销的事,一五一十地“传授”给了胡明。

  胡明听后,觉得可行,便把自家的合作医疗证和夫妻俩的身份证,全交给罗某,让他帮忙报销。2008年年底开始,在罗某的“指导”下,胡明也开始利用假发票骗取新农合补偿金。

  起初,罗某骗钱只是为了妻子治病,但后来,见这招偷梁换柱的招数屡屡得手,罗某把它当成了“生财之道”。

  为了防止自己报销次数太多引起怀疑,罗某开始找葛飞、阿力帮忙,向他们的亲友借新农合医疗证,并以此骗取更多的补偿金。

  第四回

  假票救妻罪难逃

  法内开恩获轻判

  在罗某协助警方抓获以阿碧为首的制售假发票团伙后,公安机关从卢军身上和车内搜得欲出售给罗某的3张发票及小广告、出院小结、假印章等物品。在卢军的暂住地,公安机关依法扣押了电脑、U盘、打印机等作案工具,以及各类印章77枚、各类医院空白发票5200多张,经鉴定,其中的2818张空白发票为非法制作的发票。

  经审讯,阿碧等4人交代,他们都是江苏东海人。其中,阿碧和卢军是一对情侣,两人曾因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于2003年被判刑,是制售假发票的“老手”。

  2008年春节后,阿碧和卢军一起来到南京,租房准备找工作。在此期间,阿碧见江苏省肿瘤医院接诊的病人很多,便萌生了帮病人代开住院发票从中牟利的念头。因为人手不够,阿碧把哥哥大勇和嫂子请来帮忙。

  作案期间,4人分工明确,其中,大勇和妻子在外张贴出售假发票的“小广告”,阿碧和卢军负责购买伪造的空白发票。待生意谈妥后,大勇在暂住地采用电子模板,按照客户需要填制发票内容、伪造的公章盖印等,卢军则负责和买家联系、送假发票,直到案发。

  2009年年底,罗某等4人因涉嫌诈骗罪,阿碧等4人因涉嫌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被高邮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公诉机关指控,2008年至2009年,阿碧等4人出售伪造的江苏省肿瘤医院、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及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的住院、门诊发票共计103张。其中,60张被出售给罗某。

  罗某等4人用买来的伪造发票用于报销医疗补偿款,自2008年7月至2009年7月期间,骗取高邮市新农合管委会办公室的新农合基金67万余元。

  法庭上,罗某等人均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义,且自愿认罪。罗某的辩护律师提出,案发后,罗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上线,系立功,罗某诈骗所得的赃款大部分用于给妻子治病等辩护意见。胡明也表示,诈骗是为了给自己的妻子筹钱治病。

  法院认为,阿碧等4人的行为构成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罗某等4人构成诈骗罪。其中,罗某诈骗67万余元,属数额特别巨大;胡明诈骗4.9万余元,属于数额巨大。

  对于罗某辩护人和胡明的辩护意见,法庭予以采纳。同时,法庭鉴于罗某、阿碧、卢军系主犯,阿碧和卢军均系累犯等情节,以诈骗罪,判处罗某有期徒刑8年6个月,判处胡明有期徒刑两年6个月,缓刑3年;以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分别判处阿碧、卢军有期徒刑5年6个月。(文中人物均为化名)通讯员 何寿青 徐君龙 记者 刘娟

  绘图 袁亮

  【读案警示】

  用违法方式“自救”,害人害己

  去年,廖丹的遭遇一经报道,便在网络上引来一片同情,网民希望能法外开恩,体谅他救妻之切、生活之艰。而法律也非无情物,面对类似情形,也在量刑上予以从轻考虑。但是,我们不能寄望于法律完全对其网开一面。

  “廖丹案”宣判后,曾有媒体采访廖丹时问他,“对于你这种行为,你自己怎么看?”廖丹说,“希望其他人不要再像我这样,不要用违法的方式拯救自己的亲人。”

  诚然,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会走入极端困境,但在这个时候,一个人更要多一些理性,并充分利用政府和社会救助的强大力量,而不是采用违法犯罪的方式去自救,否则,受伤害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亲人和整个社会。同时,职能部门也应及时完善相关制度,亡羊补牢,让好政策切实惠及到那些有需要的人。

原标题: 买假发票骗走67万元“新农合”戴罪立功抓上线(图)

作者:  编辑:梅源、娄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