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jpg
宿迁:腊味飘香,带来浓浓年味
2020-01-03 13:50:00  来源:宿迁网  
1
听新闻

  宿迁网讯无腊味不寒冬。进入农历腊月,骆马湖畔又能见到成排晾晒着的腊鱼,这个因“年”而生的节令食物,随着腊月的印记一点点晒干,浓郁悠远的腊味便丝丝缕缕地飘散出来。除了湖边,街头巷尾的腊味依然浓郁。每家每户,窗台上、院落里,陆陆续续地挂上了香肠、腌鱼、腊肉,各种咸香在大街小巷飘荡,对年的期待多了一分嗅觉的体验。

  年味是怎样的一种味道,自是少不了过春节必备的腊味。“腊”,本为岁终的祭名,之所以被称为腊味,也许是与其往往在农历的腊月进行腌制有关,这种古人最初为了更大限度保存肉食的饮食智慧,穿越千年仍经久不衰。时至今日,腊味早已不仅是一种可饱口福的美味,更是成为一种承载千百年来的传统及感情的食物。

  

  

  年味是一种美好的期待

  小的时候,看到院子里的竹竿上挂着一排的香肠腊鱼,在阳光下沉淀着迷人的色泽,仿佛是迎接新年的一种仪式,还有那飘进鼻子里的一股子咸香,我就知道,“年”就在跟前了。随着时间的流淌,风干后的香肠变得紧致,红白分明,上笼屉一蒸,弥漫满屋子的香气;晒干后的腌鱼,金黄透亮,蒸出来的鱼肉都呈蒜瓣状。每天最喜欢的事,就是搬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看一眼香肠腌鱼,掰着手指头数,一天又一天,年什么时候才能来呢,伴随着减少的天数,心里却愈发的踏实、有盼头。年,就是这样充满着期待。

  年味是一种专属的怀念

  入了腊月,家中的电话打来,说是已经买好了菜市场灌的香肠。这让我想起爷爷在时,总是要自己亲手灌的,也不允旁人插手帮忙,买来肠衣和猪肉,一点一点,制作过程不是特别复杂,却需要足够的耐心,全凭多年积累的经验。他说,这是一年到头来的踏实感。同为香肠,味道各有千秋,我尝过广式的香肠,甜咸混合,皮薄肉嫩,也尝过四川香肠,鲜咸麻辣,川味十足,都充满着地域特色。如今爷爷不在,再也没能吃过那样味道的香肠,但味觉的记忆却深植于心。

  年味是一种思乡的慰藉

  小时候,腊味是过年的味道;长大后,腊味是家乡的味道。年后返回外地工作,临走时,父母装了一大箱子的腌鱼腊肉。腊味特有的性质能够很好地储存,50多斤的重量,沉甸甸的“年味”,也是沉甸甸的“思念”,在遥远的他乡,骨子里却仍然惦念着那一串串、一块块缠绕心头却难以磨灭的香醇美味。家乡的味道总是让人魂牵梦萦,熟悉的家乡味道能让在外漂泊、辛苦打拼的游子暂时回到那遥远的家乡。

  “腊”不仅仅是一种时间概念,而是深深地烙印在宿迁人的年味记忆里,腊月、腊味、年味,从这里,才开始...... (吴锦)

标签:
责编:芦艳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