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有史料证明伍子胥的故里在宿迁
2019-05-21 09:48:00  来源:宿迁网  
1
听新闻

  

有史料证明伍子胥的故里在宿迁(配图“伍子(170755)-20190521080322 

伍子胥

  《史记》中伍子胥传记与地方史料记载有出入 

  王晓风说,尽管自古以来的宿迁地方历史资料全都言之凿凿地记载伍子胥就是宿迁人,但却无法回避这其中有一个重大的历史漏洞,那就是在《史记》中,司马迁清晰无误地记载说伍子胥是楚国人,而宿迁在那个时候却不隶属于楚国。宿迁地区在春秋战国时期分为两个阶段,早期名叫厹犹国(仇犹国),后来被晋国用计所灭,继而兴起的国家叫钟吾国,这两个诸侯小国的国都位于市区以北的青墩文化遗址附近。因为在伍子胥时代,宿迁并不属于楚国,近代研究伍子胥的学者从而否定了有关伍子胥是宿迁人的记载,并称这是属于前人记载错误。

  即使是地方历史文献中有了这么多的实证资料,但依然无法解决伍子胥作为楚国人和古代宿迁的隶属关系,这个重大的矛盾使历代的宿迁历史研究者都为之不解。伍子胥所生活的那个年代里,宿迁并非楚国,为何古代先贤要言之凿凿地记载伍子胥是宿迁人?

  王晓风仔细地研究了记载伍子胥传记的历史资料,却发现即使是在《史记》中的记载,也有着很多无法说通的矛盾,其中的一处有关伍子胥和其兄被传召入楚的记载,便推翻了伍子胥是楚国人的可能性。

  大家知道,导致伍子胥父兄被杀的原因,是谗臣费无忌阴谋杀害太子建,而伍子胥的父亲伍奢忠言相告,劝楚平王不要因为小人的谗言而杀害自己的亲骨肉,从而得罪了昏庸的平王,遭到杀身之祸。

  在这个历史事件中,楚平王囚禁了伍奢,命令司马奋扬前往太子封地城父(今亳州市城父镇)去杀太子。司马奋扬本身便是城父的地方长官,他很忠诚,在半路上就令人通知太子建,太子建因而逃脱到了宋国。楚平王为此迁怒于伍奢,想要杀害他,费无忌又进谗言道:伍奢有两个儿子,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如果不把他们一同杀了,必将危害楚国。于是,楚平王便让伍奢修家书召二子前来。《史记》原文曰记载费无忌的谗言:“伍奢有二子,皆贤,不诛且为楚忧。可以其父质而召之,不然且为楚患……”而《左传》中记载说:费无忌曰:“奢之子材,若在吴,必忧楚国,盍以免其父召之。彼仁,必来。不然,将为患。”

  王晓风分析,这两处记载,充分说明了伍子胥和他的哥哥当时并不住在楚国,《左传》中更是说明他们兄弟有可能住在靠近吴国的地方,不然,费无忌不会说:若在吴,必忧楚国。意思是如果他们逃到了吴国,肯定是楚国的大患。

  作为楚国的太子建,楚平王尚且可以随便命令手下前往将其处死,但要杀害一个大臣的儿子,他们却颇费心思,又是哄劝伍奢写信,又是让使者前往召回,显而易见,太子建当时所在地是在楚国的势力范围。所以楚平王掌握着充分的生杀大权。但伍子胥和伍尚二人所居之处不是在楚国的管辖之地,否则,楚平王根本不需要伍奢出面召唤他们,自己派人前往杀了就可以了。

  使者到了伍子胥所居之地以后,果然如伍奢所料,伍尚接到通知,就义无返顾地准备前往,但伍子胥就是不上当。“使者捕伍胥。伍胥贯弓执矢向使者,使者不敢进,伍胥遂亡。闻太子建之在宋,往从之。”接下来,《史记》记载道“:伍尚至楚,楚并杀奢与尚也。”这里的“伍尚至楚”是说:伍尚到了楚国,却不是伍尚到了都城。这个历史事件说明,《史记·伍子胥列传》开篇所说“伍子胥者,楚人也”是谬误的,伍子胥兄弟二人的住地并非楚国,印证他的故里就在历史上的宿迁。

标签:
责编:贾晓君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