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张亚军:感谢绿色军装给自己“加分”
2018-09-06 16:03:00  来源:宿迁网  作者:徐其崇 庄力玮 周妮  
1
听新闻

  军人档案 张亚军

  ,男,1989年9月22日出生,家住泗洪县石集乡杨台村一组。2008年12月应征入伍,2010年考取士官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野战部队,2012年入党,两次被评为优秀士官。现为东部战区陆军某航空旅修理保障连技师、班长,上士军衔。

  “小益宁,还能认识爸爸吗?”见到1岁多的儿子,张亚军迫不及待地抱在怀里,高兴得合不拢嘴。

  “咿呀咿呀……”这是小益宁发出的声音。

  “听,儿子在叫你呢!”一旁的妻子刘伟芹说。这是小益宁出生后第一次来到部队,小家伙看到穿着军装的爸爸,并没有表现出亲热,总是挣脱着伸出两只小手,想要妈妈抱。

  “没想到我们一家人今天会在我的部队里团圆,真的很感谢‘天南海北宿迁兵(第二季)送亲人进军营’活动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团圆的机会。”张亚军说。

  张亚军皮肤黝黑,身材也不算高大。看着丈夫,刘伟芹笑着说,当年,她差点“没看上”张亚军。

  张亚军和刘伟芹的恋情,最初完全靠“聊”。2015年上半年,经人介绍,张亚军和刘伟芹有了彼此的联系方式。“那个时候没有微信,用的都是普通按键手机。我们每天用短信聊天,他在部队里受到表扬了会向我报喜,我学会做哪几道新菜了也会告诉他。”刘伟芹说,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聊上百条短信。

  刘伟芹家住泗洪县半城镇,曾经当过幼儿园教师、企业工人。她比张亚军小5岁。在短信聊天过程中,她一直称呼张亚军为“兵哥哥”。

  在半年多的时间里,你一言,我一语,在数不清条数的短信里,两位年轻人“聊出了火花”。2015年下半年的一天,刘伟芹收到张亚军从部队寄来的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张亚军身着绿色军装,站得笔直。刘伟芹回忆说,看到照片以后,她懵了,因为照片上的张亚军和她想象中的很不一样,除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几乎没有一丝帅气可言。

  刘伟芹说:“见面相处后,我对他才真正有了感觉。我喜欢他身上特有的军人气质。他在部队里干了好多年,如果不优秀,部队不可能留他。就凭这一点,我觉得他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值得托付一生。”而张亚军则说,是这身绿色军装给自己加了不少“分”。

  张亚军说,他家并不富裕。他参军第二年,父亲就被查出胃癌。为了治病,家中花费了很多医疗费,欠下了不少债务。“收到父亲病危的电话后,部队特批我几天假,我回到家照顾父亲3天,就匆匆归队了。回到部队没过几天,就收到父亲病故的噩耗。”说到这里,张亚军有些哽咽,他说自己对不起父亲,没能尽到儿子的责任。

  恋爱之初,得知张亚军家庭贫困,刘伟芹并没有嫌弃和放弃,她说,她看中的是张亚军这个人,不管富贵或者贫穷,人好,比什么都重要。从她认定张亚军就是自己的伴侣开始,她就做好了默默承担一切的准备。

  婚后,刘伟芹怀孕了,整个孕期都是自己的妈妈在照顾,张亚军几乎全程缺席。就连孩子出生,张亚军也只是提前一天返回家中。刘伟芹说,在孕期,她心里很难受、很孤单。“我哭过,也抱怨过,但我从没后悔过。”刘伟芹用这句简短的话,诠释了一名军嫂的情怀。

  刘伟芹说,张亚军虽然不怎么懂得浪漫,但却很懂得体贴她。每年的探亲假,脱下军装回到家中,张亚军俨然变成了一位“家庭主夫”,煮饭、烧菜、打扫卫生、给孩子换尿布……他会在有限的假期里,将妻子刘伟芹“狠狠地”宠起来。

  “我很感谢我的岳母,把伟芹和孩子照顾得那么好,我在部队工作很安心。”张亚军说,妻子和岳母都是他在部队建功立业的强大后盾。

  男人选择了军营,就意味着坚守与担当;女人选择了军人,就意味着奉献与付出。军人用钢铁的臂膀撑起蔚蓝的天空,军嫂用娇柔的双肩扛起家庭的重任。

标签:
责编:顾伟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