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50.jpg
1200x50(1).jpg
“天南海北宿迁兵·送亲人进军营”亲情和爱情,他始终揣在胸口
2018-05-16 14:33: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军人档案

  王嘉伟男,1998年12月出生,大专文化,家住市洋河新区西门社区,2017年9月入伍。现为北部战区海军某训练基地学兵,不久后将登上舰艇,成为一名水兵。

  中国江苏网5月16日讯 “也不知道儿子怎么样了?肯定黑了、瘦了……”跟随“天南海北宿迁兵(第二季)送亲人进军营”大型双拥活动慰问报道组来到北部战区海军某训练基地,接待室里,王嘉伟的妈妈罗艳紧紧地盯着房门,似乎儿子下一秒就会推门而入。

  “妈!”几分钟后,王嘉伟从训练场匆匆赶来,在敬了个军礼后,紧紧地握住了罗艳的手。

  听到儿子的这声呼唤,罗艳忍了又忍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

  “你黑了,不过好像胖了,结实了!”罗艳上下打量着儿子。

  “是的,重了30斤。”王嘉伟笑了笑说。部队作息时间固定,训练强度虽大,但有规律,不到一年的时间王嘉伟就长了不少肉,不过都是肌肉。

  王嘉伟的宿舍窗明几净,床上的被子叠成了“豆腐块”。床头柜上,各种物品摆放有序,整齐划一。罗艳说,王嘉伟是个特别自律的孩子,平时衣服穿得很严谨,就算夏天都穿着袜子,只要不是很热,衬衫上的每一颗纽扣都会扣起来。

  “我的爷爷叫王久银,今年78岁了。当初他也想成为一名海军,都体检合格了,可惜因为其他原因没能穿上军装。”王嘉伟说,爷爷干了大半辈子村支书,曾不止一次和他讲过,没能当兵很遗憾。王嘉伟的爸爸出生后,为了表达自己的一颗“兵心”,老爷子给王嘉伟的爸爸取名为“王兵”。

  王嘉伟当兵,不仅是为了圆自己的梦,也是为了圆爷爷的梦。去年征兵时,王嘉伟在爷爷和父母的大力支持下,报名参军。得知自己体检及政审合格,被录取为一名海军战士后,王嘉伟特意去买了一件海魂衫,穿给爷爷看。

  “去年9月10日晚,他临走前,我们一家聊天到深夜。他凌晨4点多就得去报到,那一夜他几乎没睡。我明白他的心思,正如他明白我和他爸爸对他的不舍一样,大家都默契地没有流露那份不舍,而是互相鼓励对方,要保重,要加油!”罗艳说,虽然他们夫妻只有这一个儿子,但没有国哪来的家?儿子去当兵,是一家人的骄傲。

  王嘉伟入伍后,第一站来到刘公岛,接受了3个月高强度的由民到兵的新兵训练。新兵训练结束,部队邀请训练成绩优秀的新兵的家长去观摩训练成果展示。“我们夫妻俩都被邀请去观摩了,儿子的训练成果展示让我们很自豪。即将返程时,我老公不舍地说:儿子,来抱抱爸爸!但儿子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坚定地回到了训练场。事后打电话时,儿子哭了,在电话中说:爸爸,我很想拥抱您,但是我不能,我是一名军人,我要坚强……”说这话时,罗艳眼圈发红。

  新兵训练结束后,王嘉伟被分配到训练基地学习某专业,各项训练都成绩优秀,还是个骨干。“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登上战舰出海保卫祖国了。”王嘉伟说。驰骋海疆的梦想就在眼前。

  王嘉伟参军报国,也得到了女友的大力支持。根据部队规定,他每周能给亲人打5分钟电话。“我是这样分配的,给爸爸妈妈打电话用3分钟,给女朋友打电话用2分钟。”王嘉伟说,每次给爸爸妈妈及女友打电话,都是长话短说,互报平安。

  “除打电话外,实在想念怎么办?”王嘉伟腼腆地低着头不说话。同样当过兵的记者“心有灵犀”地把手探向他作训服上衣微鼓的口袋,“里边装的不会是亲人的照片吧?”

  正如记者所料。王嘉伟先从口袋里拿出了女友的照片———这张带着明显折痕的封塑照片,显然已不知被他看了多少遍。接着,他又从口袋中拿出了和妈妈、爸爸合影的照片。

  一旁,罗艳的眼泪再一次涌出。

  “训练时流汗,有时还会被雨淋,我怕把照片打湿了,就用塑料纸包裹着。你看,即使包上了一层塑料纸,还是免不了模糊了照片上的字迹。”王嘉伟说,这些照片,一直装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紧贴着胸口。今后上军舰了,他依然会这样随身携带,想家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亲情和爱情,装进口袋,也始终珍藏在心里。

  (徐其崇 仲文路 庄力玮)

标签:
责编:顾伟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