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1).jpg
ad50.jpg
“寻访宿迁的凡人巧匠” 热爱与执着,守候41年不灭的炉火
2018-05-14 11:0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5月14日讯 在宿迁市区杨公路旁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市里,整天与谢全顶做伴的是残铜废铝和一堆“六合沙”,那些平时很难看到的铸造工具,已经很陈旧了。居民们送来的破锅、破盆、易拉罐等堆放在墙角,经过谢全顶精心铸造,这些东西就有了新的生命。

  天刚亮,谢全顶就来到自己的加工门市,首先生起炉火,将散碎的废铝放进用耐火泥制作的烘炉中熬制。在高温耐火炉中,废铝被熬成水银一般的铝汁。再用专用工具捞出铝汁内的杂质,然后将铝汁倒进模具内。模具箱里的“六合沙”泛起热气,几分钟后,一个纯手工铸造的铝锅就“问世”了。

  家住宿城区幸福街道马陵社区的谢全顶今年55岁,他从事这样的手工铸造已经41年了,一直没有间断过。目前,整个市区只有他一个人在从事这个行当。

  提起手工铸造这个行当,谢全顶说他14岁那年就跟父亲学手艺了。他的老家在经开区三棵树街道,因为家里穷,刚读完小学就不再继续读书了。过去,母亲在生产队里挣工分,会铸造的父亲给乡亲们铸造鏊子、铝锅等炊具,他耳濡目染也学会了手工铸造。

  谢全顶说,手工铸造讲究的不仅是火候,最主要的是制作模具,如果模具做不好,铸造出来的物品就没用了。

  1979年,谢全顶一家都进城了,他的父亲来到城里后,并没有丢弃手工铸造的手艺,他也一直跟着父亲干活。到了1995年,他的父亲离世,谢全顶就传承了老父亲的手艺,一直从事手工铸造。

  谢全顶不光会铸造铝质家用锅碗瓢盆之类的炊具,经过多年的摸索,他还掌握了铝茶壶的铸造技巧。如果有顾客把家中废弃的铝合金拿来,只要提供图样,他就能铸造出栩栩如生的物品。这些年来,他的业务范围不断扩展,铸铜套、各种铝件、铜字铜牌、雕刻模具,这些手艺都是在传统铸造的基础上变化而来。他说,自己现在掌握的技能比老父亲多了不少。

  谢全顶告诉记者,铸造铝件工艺要求不高,只要做好模具就可以了。铜的质地很硬,后期加工也需要一定的技术。最难制作的就是锻铜画,厚度只有3毫米,上面要刻出竹、兰、梅、菊图案,那真是个细功夫。谢全顶说,这些高难度的手工铸造品,在他手里并不难。

  在谢全顶的门市,记者看到有一批三角救生架,它广泛用于消防救援、建筑等领域。谢全顶说,他铸造的三角救生架早已在网上销售了。

  看似不起眼的手工铸造,养活了谢全顶一家4口人。几十年来,妻子没有工作,又要培养两个孩子上学,谢全顶凭着自己对手工铸造的热爱与执着,撑起了一个温馨幸福的家。然而,他的儿子不愿跟他学手工铸造,谢全顶常常因此黯然神伤。

  谢全顶说,手工铸造是个苦差事,长期在高温下劳作,整天接触的是泥土和残铜废铝,挣不到大钱。可它是中国传统手艺,不能到他这一代就后继无人了。

  在谢全顶看来,现在科技发达了,但这些古老传统的手工业,其实越传统就越有生命力,因为这些技术已经过千百年的传承。

  20年前,铸造一个铝质平锅手工费要3元钱,而现在的手工费起码要40元。因为现在劳动力值钱了,烧炉融化铜铝的焦炭也涨价了。不过,居民把家中废弃的铝合金拿来加工,花40元钱就能加工成平锅,大家都很乐意。

  提起手工铸造的前景,谢全顶说,铸造出来的锅和市场上的铁皮锅完全不一样,炒菜的味道也有明显的区别。一般铁皮锅不能烙饼,只有铸造出来的锅才可以。宿迁人喜欢吃煎饼,烙煎饼的鏊子必须是铸造出来的。谢全顶说,他这种手工铸造还是有市场的,自己从小就喜欢这个行当,如今是年过半百的人了,自己会守着烘炉一辈子。

  谢全顶的小门市里,摆满了一件件加工好的铸造品。烘炉旁,谢全顶在细致地打磨已经铸造出来的铝锅。顾客站在一旁观看,对他的手艺大加赞赏。这位民间手工铸造师,不离不弃地守候这个冷门手艺,守候着不灭的烘炉,守候着自己的铸造人生。

  (徐其崇)

标签:
责编:顾伟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