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江苏 > 宿迁 > 关注宿迁 > 正文

年味淡了!宿迁市民对比今昔“消费观”

来源:中国江苏网   2018-02-09 11:22:00

  中国江苏网2月9日讯 “还是怪我做这个生意时间短了,还是大家对过年的感觉越来越淡了?要是在往年,到这个时候预定馒头就火了,今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来预订馒头的。”2月8日,记者在宿迁市区一家农贸市场采访时,经营馒头的蔡女士对记者说,时代不同了,现在是不缺吃不却穿,天天像过年,往昔春节前就开始“囤年货”的场景,也随着人们生活条件不断改善及市场供应充足,而变得越来越少见了。

  以往“过穷年”,终生都难忘

  说起过年,经历过苦日子的七旬高维仁别有一番感受。30多年前,他靠自主创业走上了富裕道路,如今在市区安家落户。

  高维仁的老家住在宿城区罗圩乡。他回忆说,1958年他10岁了。大年三十的早上,祖母拿出用肉票买回的两斤带骨头的猪肉,一斤白糖,一块豆腐。父亲在集体大食堂领回5斤小麦,母亲在石磨上推了半天才磨出白面包饺子。吃年夜饭了,全家人吃了顿萝卜烧肉。大年初一吃饺子,兄妹吃菜馅饺子,父母和老人吃山芋干面做的面条。他家惟一的年货就是生产队宰杀淘汰的老母猪,全生产队每人分二两猪肉。他父亲到人民公社写张条子,带上山芋干,到乡粮管所兑换4斤粗米,然后放上山芋干煮一锅饭,妈妈用梅干菜、干豆角和少许猪肉放在一起烧,这是一个让全家人都感受到的“肥年”。

  家家“囤年货”,是因太紧缺

  “其实,过年时‘囤年货’是计划经济年代,后来家家有钱了,过年时买这样又买那样,生怕过年期间买不到东西。”今年71岁的陈德明老人家住宿迁经济术开发区古楚社区。他说,“过去老百姓一年能吃几次肉都能数得着的,平时想吃顿肉是不可能的事。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老百姓才逐渐能吃饱肚子。”陈德明不会忘记,在“大集体”年代,他当过村组干部,到了1982年,当地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分田到户,大家的日子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陈德明说,他清晰地记得,1991年,他家养了一头猪,过年的时候,请人把这头猪宰了,自家留下一部分猪肉、猪头和猪下水,剩余的送点给亲戚,又分一些给邻居们。他说那时候家家过年时都会‘囤年货’,消费不是很理性,生怕过年后买不到东西,结果造成过年后天天吃陈菜。

  陈德明老人说,以前过春节,他家买年货会花不少钱。特别在计划经济年代,因为资源匮乏。近年来,不少人家年货准备太多了,有的甚至到了下一个春节,冰箱里还有去年灌的香肠。

  年关已“逼近”,消费平常心

  “我本来不打算腌腊肉的,爱人说,到现在家里一样年货都没有,连个过节的气氛都没有,所以我就少量腌点腊肉、灌点香肠,其他年货等除夕前一天,到超市走一趟就齐了。”市民秦书红说,她家共有4口人,以往过年剩菜太多,今年吸取教训,不再盲目地“囤年货”了。“我打算今年年货少准备,吃的东西最多准备够吃两天的,因为现在不像过去了,什么时间都能买到想买的东西。”秦书红说。

  “现在大家过年,在吃的问题上已经不过多考虑了。平时上班忙,在春节期间,一家人团聚,出去旅旅游,看看电影,走亲访友,都是很好的选择。”90后小伙子臧淼说,以前,到这个时候他妈妈早在就开始置办年货了,这两年在过年消费上也趋于“理性”。几天后就过年了,到现在还没准备年货,打算在过年时买点新鲜的东西,再也不像过去,早早地开始腌咸鱼,出了正月,咸鱼都变味了还没吃完,最后只好扔掉。“以前是小孩盼过年,大人怕花钱。现在是大家不差钱,天天像过年。”臧淼的妈妈说,过年,其实就是一个辞旧迎新的日子,以平常心对待最好。

  过年更“理性”,快乐幸福着

  “年夜饭还是在家里吃比较好,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家住市区城中花园的刘运刚说,现在大家对过年并不像过去早早地就盼着,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过年时不再追求吃和穿,享受亲情就是最大的幸福。“我打听过了,早在两个月前,市区大小饭店年夜饭已经一桌难求了,我知道有一个大酒店能坐10个人贵宾厅,年夜饭起步价就是5000元,其他一些中低档酒店,年夜饭每桌标准也在千元上下,并且只提供套餐,不让点菜。”刘运刚说,有的家庭因为人手原因,没时间做年夜饭,选择到饭店吃年夜饭也是很不错的。但是绝大多数市民,还是愿意在家里团圆,毕竟居家过日子还是得节约。

  “现在市场上什么都不缺,年三十、初一,超市里什么都能买到,何必在年前买那么多年货呢?”刘运刚说,在社区里,他每年都看到有的人家春节后,扔掉一些变质了的年货,造成了极大的浪费。“以前我也会在春节前预定一些馒头,过年后吃不完,几天后都霉了,还有一些新鲜蔬菜吃不完,也都烂掉了。”刘运刚说,过年图的是心情,快乐幸福比什么都好。

标签:

责任编辑:韩震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