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江苏 > 社会大观 > 正文

0

南京审判70周年座谈会上江东门纪念馆馆长回应日本APA酒店恢复上架事件

来源:现代快报   2017-11-15 07:00:00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也是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公审南京大屠杀案战犯70周年。11月14日,“铭记历史、珍爱和平——纪念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公审南京大屠杀案战犯70周年座谈会”在南京钟山宾馆黄埔厅举行。值得一提的是,黄埔厅正是当年对战犯进行审判的法庭所在地。

  会上,对于近日多家国内旅游App被曝恢复上架日本APA酒店一事,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又称“江东门纪念馆”)馆长张建军作出回应,如果这些网站真的将APA酒店恢复上架,“建议这些单位负责人来纪念馆接受历史教育,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目前,相关旅游公司已再次下架APA酒店。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鹿伟 见习记者 耿朴凡 实习生 陈心如 施向辉

  永远保持对

  屈辱历史的“痛感”

  纪念馆:

  永远保持对

  屈辱历史的“痛感”

  今年1月份,日本APA酒店公然在客房内放置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右翼书籍。酒店老板元谷外志雄还得意地表示,事件并非偶然,而是有预谋的,绝不撤书。当时,国家旅游局要求全面停止和该酒店的一切合作。而近日,包括去哪儿、美团在内的旅游网站却被曝出,App上已恢复上架APA酒店。

  座谈会上,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对此作出回应,如果这些网站真的将APA酒店恢复上架,“建议这些单位负责人来纪念馆接受历史教育,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也将通过举办各类活动,提醒人们勿忘历史。

  张建军表示,当下日本政坛右倾化日益加剧,否定历史、歪曲真相的错误言行屡见不鲜。“纪念这次审判,最重要的意义,是让我们不要忘记那段历史,珍爱和平。”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表示:今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我们将时刻提醒人们勿忘历史之痛,永远保持对屈辱历史的“痛感”。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被曝恢复上架APA酒店的美团、去哪儿两家公司已作出回应,称事因疏漏,已下架处理。美团还承诺:将日本APA连锁酒店旗下所有酒店永久下线,永不合作。

  南京审判正义性和权威性不容置疑

  1937年12月13日,日军侵占南京后,大肆屠杀、强奸、抢劫、纵火,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惨案。抗战胜利后,从1945年12月开始,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分别在南京、上海等10个城市相继成立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1946年2月15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成立,对日本乙、丙级战犯审判。

  当年,石美瑜、叶在增等人正是在黄埔厅,对参与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原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进行“杀人比赛”的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等一批乙、丙级战犯进行公审。

  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院长张宪文表示,南京审判从法律上确认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联盟及受害国的战争胜利,具有不容置疑的正义性和权威性。它和东京审判一起,在东方世界对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发动侵略战争、制造屠杀等罪行做出了严肃而理性的清算。南京审判是各地审判中持续时间最长、影响最大、最直接、最公正地体现了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政策和态度。

  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认为,东京审判和南京审判的意义在于,通过审判,把南京大屠杀的性质定下来,“就是一个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的浩劫”。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永矢弗谖,祈愿和平。”张建军表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节点,专家学者齐聚在大屠杀惨案的发生地、战犯公审地南京进行学术研讨与交流,具有特殊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建议十个城市联合举行研讨会

  在张宪文看来,南京审判总体上是一次正义的审判,但也存在一些遗憾之处,相当多的日本战犯逃脱了正义的审判,如冈村宁次被无罪释放。战后,日本右翼试图否定东京审判的正义性,甚至为谷寿夫鸣不平。“今天的研讨会我感觉很有意义,我个人建议,当年曾经审判日本战犯的十个城市,是不是可以联合举行一次大型的研讨会。”

  南京审判首次界定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人数

  国际上对南京大屠杀事件的争论,最根本的一个问题便是遇难者的人数。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孙宅巍介绍,南京审判首次界定了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人数。

  在谷寿夫判决书中认定“计于中华门外花神庙、宝塔桥、石观音、下关草鞋峡等处,我被俘军民遭日军用机枪集体射杀并焚尸灭迹者,有单耀亭等十九万余人。此外,零星屠杀,其尸体经慈善机关收埋者十五万余具。被害总数达三十万人以上。”

  张宪文表示,在大约三年时间内,审理的日本战犯案件有200余件,战犯24名,处死刑5人,处终身监禁2人,处有期徒刑12名,无罪释放2名,“南京审判判定,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大规模集体屠杀有28件,零星屠杀858件,总计屠杀中国战俘及平民达30余万人。”

  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张连红提到,南京审判的前提是调查,国民政府组织成立“南京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是对南京大屠杀案调查起步最早的,并且第一次明确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30万以上。1946年6月,南京市临时参议会进行南京大屠杀案敌人罪行调查,进一步确认此前线索,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提供确凿证据。

  读父亲文章

  才知道南京大屠杀

  梅小侃:

  读父亲文章

  才知道南京大屠杀

  东京审判中国法官梅汝璈女儿梅小侃回忆了父亲参与东京审判的过程。“对我父亲来说,庭审中最震撼的内容无疑是南京大屠杀。”梅小侃说,父亲在1961年写了一篇很重要的文章,题目是“关于谷寿夫、松井石根和南京大屠杀事件”,这篇文章主要是详细讲述东京审判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证据和辩论,生动地再现了法庭的场景和发生在南京的惨绝人寰的暴行。文中也涉及南京审判。梅小侃说,“我也是通过读这篇文章才第一次知道南京大屠杀和东京审判的”。

  为搜集罪证

  父亲奔走两三个月

  叶于康:

  为搜集罪证

  父亲奔走两三个月

  “70年前我父亲在此地伸张民族正义,审判日本战犯,作为他的后人,我深感荣幸。”南京审判法庭法官叶在增儿子叶于康说。叶在增是审判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案的具体承办人之一,也是判决书的起草人。

  “父亲接手此案后,深感责任重大,此案带着民愤和国际视听,证据必须无懈可击。”为此,叶在增亲自查看了多处屠杀现场遗址,传讯了一切有关的中外证人。“为了搜集证据,父亲奔走于南京各处,达两三个月之久。”

标签:

责任编辑:李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