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不肯过江东”中的江东与南京有啥渊源?
2021-01-04 09:58:00  来源:紫金山观察  
1
听新闻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代表性符号和中华文明的标志性象征。作为长江流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史上江东又以文化繁荣、经济富庶著称,并为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继续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三桥、大胜关铁路桥横跨长江,凸显南京滨江风光。南报融媒体记者 冯芃摄

南京河西夹江东岸,处在鼓楼区西南部与建邺区西北部的一块地方就叫“江东”,以“江东”命名的单位、地名、路名和建筑比比皆是。比如江东街道、江东村、江东派出所、江东软件城、江东北路、江东大厦等,这些地方行政上归属鼓楼区;而江东商贸区、江东产业园、江东新村、江东二队、江东南路等归属建邺区。南北走向的江东中路纵贯两区,道路环境优美如画,两边高楼鳞次栉比,不要说外地人,即使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要好好理一理头绪。

那么,“江东”一词源于何时何地,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

古代“江东”在地域上与“江南”有很多重叠

明上元段大江图。选自《长江历史图谱》

说到江东,很多人马上联想起项羽,那句“无颜见江东父老”即由他而来。

关于“江东”一词,史家历来各有解读。从词性上说,“江东”属方位名词,是指江的东边。《辞源》“江东”词条解释为:“自汉至隋唐称自安徽芜湖以下的长江下游南岸地区为江东。江东之称始于汉初。秦末项羽自称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指吴中而言。三国吴全部地区称江东。唐开元二十一年分全境为十五道,治吴郡,简称江东道。宋至道三年,分全境为十五路(后又增三路为十八路),以今江西全境为江南西路。”

《辞海》“江东”词条的解释更加通俗一些,包含两层含义,一是指“长江在芜湖、南京间作西南南、东北北流向,是南北往来主要渡口的所在,秦汉以后,自此以下的长江南岸地区为江东。三国时江东是孙吴的根据地,故当时又称孙吴统治下的全部地区为江东。”二是指古代的“道、路名。唐开元时分江南道置,简称江东道。”这里的道、路,是古代的行政区划名,相当于现在的省或包括多省市的大区,如华东、华北等。以上两部辞典的解读,为我们了解“江东”一词背后的庞大背景起到了很好的定位和指引作用。

狮子山图。选自《长江历史图谱》

中国古代的“江”起初专指“长江”,正如“河”专指“黄河”一样,后来才作江河的通称,所以带“江”字的河流就很多了。长江自安徽芜湖开始折向东北方向,到南京附近开始折向东直到大海,历史上把这一带的长江以东、南京到大海以南地区称为“江东”。从地理位置上看,南京至大海以南的长江南岸广大地区,亦称为“江南”,所以历史上“江东”与“江南”在地域上很多是重叠的。

历史上“江东”及其中心位置经历了一系列的演变。喀什师范学院人文系讲师骆科强《春申君迁吴及其对开发江东的贡献》一文考据辩正认为,江东的开发,最早可以追溯到太伯奔吴。据《史记吴太伯列传》,周族首领古公亶父的儿子太伯、仲雍为避位于季历,南奔荆蛮,从而建立了“勾吴”国家。“荆蛮”即今江南地区。公元前585年,由于得到中原强国晋国的支持,吴国实力大增,疆域大为拓展。公元前515年,公子光发动宫廷政变,刺杀了王僚,夺取了王位,是为阖闾。阖闾任用楚人伍子胥,以“立城郭,设守备,实仓廪,治兵库”的“安君治民”之术,劝民农桑,兴修水利,发展经济。公元前306年楚怀王以吴地(今苏州市吴中区)为中心设郡江东,这是以“江东”之名最早设置的地域名称,比《词源》所称的“始于汉初”要早100多年。公元前241年,楚考烈王迁都寿春,春申君献出淮北十二县,改封江东,对江东的发展起到了进一步推进作用。

龙盘虎踞图。选自《长江历史图谱》

秦汉之际,江东指今长江以南的江浙沪地区,不包括现今江苏省长江以北地区。东汉末年,孙吴奠定江东基业,其势力开始主要在吴郡、会稽,即今苏南到绍兴,后来扩大到扬州刺史部区域,这时候就有了“江东六郡”,即吴郡(郡治江苏苏州)、会稽郡(郡治浙江绍兴)、丹阳郡(郡治初在宛陵,后移至今江苏南京)、豫章郡(郡治江西南昌)、庐陵郡(郡治江西泰和附近)、庐江郡(郡治安徽庐江县)。这时的今浙江、江西、安徽省大部地区属于“江东”。三国时期,江东泛指江东六郡,并从江浙扩大到江西、福建。公元229年东吴孙权称帝,定都建业(今南京),从此南京就成为江东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宋代按照唐朝江南东道和江南西道的建制,分江南路为江南东路和江南西路。江南东路的建立,逐渐成为中国最繁荣发达的地区之一,民间称之为“江东”,首府为江宁府,就是今天的南京市,更加确立了“江东”与南京的紧密联系。

元代实行行省制度,将全国分为十三个行政区,包括一个中书省、一个宣政院、十个行中书省(简称行省或省)。从元代开始,作为行政区地域意义上的“江东”消失了。明清时期,曾经的江南东道演变为江苏南部、上海、浙江、福建。

地名“江东”见证了南京的历史发展轨迹

东吴孙权定都建业,南京自此就与“江东”有了不解之缘。其时,南京是江东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石头城遗址公园。南报融媒体记者 董家训摄

明朝的建立,确立了南京作为首都的地位,但作为地域概念的“江东”却没有再恢复为行政区,而是将原属于江东的地界全部划进了直隶。朱棣篡位迁都,直隶改成南直隶,江东就变成了南直隶的一部分。直到清朝入关,组建江南省,后又分为安徽和江苏两省

据《明史志第十六》载:元至正十六年(1356),明太祖攻克南京,改集庆路为应天府,洪武元年(1368)八月建都南京。洪武二年九月始建新城,六年八月成。内为宫城。其外廓,洪武二十三年(1390)四月建,周一百八十里,门十有六,西曰江东。城门旧址在今茶亭东街、江东门纪念馆围墙外。至此“江东”脱胎换骨,在历史上第一次作为地名(南京外城门)意义出现。江东门外还筑有江东桥,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将“江东”作为桥名使用。江东门东连水西门,西通上新河,有水道经北河口入江,水陆交通十分便利。明代以来,江东门一直是南京西南部的商业和交通中心,为粮食、木材的主要集散地,外地客商和外国船只多泊于此。明初在南京建造的16座酒楼,江东门附近就占了1/3。

1937年侵华日军攻占南京,部分被俘中国守军和中国百姓一道在江东门被日军用机枪射杀。1985年,中央批准南京市在位于江东门附近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江东门万人坑遗址,建立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该纪念馆已成为揭露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罪行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1995年南京市区划调整前,江东地区本是一个整体,叫“南京市雨花台区江东镇”,再往前溯,在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的浪潮中,它的名字叫“江东人民公社”,面积20平方公里,包括现在的龙江地区、江东门地区、河西奥体中心。改革开放前的江东地区,农村道路是十步一弯、五步一缺的小田埂,到城里只有两条柏油马路。公交车一条是7路,从大中桥通至螺丝桥,就是现在的绿博园;另一条是18路,从新街口通至三岔河,就是现在的下关世贸中心。有一首民谣形象地反映那时的江东状况:弯弯曲曲鸡肠路,歪歪倒倒草棚户,拐拐岔岔田和塘,稀稀拉拉几棵树,旮旮旯旯沙洲圩,纷纷乱乱真无序,进进出出不容易,迷迷糊糊迷宫地。

南京奥体中心。兴隆街道供图

如今城门、石桥遗址均已不存,江东人民公社、江东镇的名称也早已成为历史。现在南京百姓嘴巴里说的“江东门”是指以江东门为圆心方圆约八百米到一千米的范围。建邺区拥有“江东门”“江东桥”这样的历史地名,现在还一直被沿用,正是赋予了历史上关于江东文化内涵的所有珍贵记忆。

2006年,建邺区委区政府展开了江东地区城中村改造,针对区域结构特点,确立了以商务、商贸、文化旅游为主导产业,着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总部、高端商业综合体、特色产业园区等经济形式,呈现了由福园路、集庆门大街、所街和云锦路所形成的三横一纵的“丰”字形商业格局,汇聚了万达、金鹰、涵碧楼、华润、世茂、新城控股等一线品牌开发企业,已建成万达广场、乐基广场、涵碧楼、华润新悦天地、金盛国际家居广场等城市综合体。2012年,围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园区,建邺区委区政府启动了江东商贸区新的发展引擎,成立了江东商贸区管理委员会和江东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逐步完善了产业升级换代、体制机制创新、职能转变等功能,集聚了商贸龙头企业,实现了跨越发展战略,成为南京的市级商业新中心。

南京的云锦作品。南报融媒体记者 冯芃摄

江东商贸区东与金陵老城相接,南连河西中央商务区,西连国家级开发区——江北新区,是贯通南京新街口商圈与江北新区的重要枢纽;外拥滨江浩瀚江景、秦淮旖旎风光,内涵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云锦,以及被誉为“江南第一名湖”的莫愁湖,自然风光与人文胜景交相辉映,同时也是每年“国家公祭日”活动举办地,承载了厚重的爱国主义、历史与和平的文化底蕴。

文化“江东”凸显着江东人的文采和智慧

“江东”在历史进程中的波澜壮阔,为其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文化遗产。大致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

万景园绿意盎然,沿江生态环境优美。南报融媒体记者 姚强 冯芃 董家训摄

一是治国理政积累的政治文化。从太伯奔吴、孙权定都,到东晋、南朝、明初、太平天国、民国等,其中半部激荡的中华史发生在江东。

二是兴国安邦传承的科技文化。东晋葛洪的道教思想和医药学、化学方面的经验,体现在其撰写的著作《抱朴子》《肘后备急方》中,内容涉及养生和医学科技等各个方面。南朝祖冲之在历法、数学方面的成就,更让我们永远景仰。

燕子扬帆图。选自《长江历史图谱》

三是名家名篇沉淀的经典文化。汉陈琳《檄吴将校部曲文》:“尚书令彧,告江东诸将校部曲”;三国魏曹植《七启》:“臛江东之潜鼉,臇汉南之鸣鶉。”唐代诗人王维《送沈子福之江东》:“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诗人李商隐《江东》:“惊鱼拨剌燕翩翾,独自江东上钓船。”诗人杜牧《题乌江亭》:“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北宋诗人黄庭坚写过一首《望江东》:“江水西头隔烟树。望不见、江东路。”王安石《乌江亭》:“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与君王卷土来。”李清照《夏日绝句》:“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清代林则徐《次韵答陈子茂德培》:“关山万里残宵梦,犹听江东战鼓声。”这些诗文中的“江东”,自然包含南京在内的广泛意义上的“江东”,读之总会勾起我们对那段曾经非常辉煌的“江东”历史文化的追寻。

江东之地文艺经典层出,六朝画家顾恺之点睛写神韵;刘勰《文心雕龙》树丰碑;唐代诗仙李白歌咏白鹭洲;明代柳敬亭说书动天下;清代吴敬梓妙笔讽儒林;曹雪芹辛苦绘红楼……这些作品无不闪耀着江东人的文采和智慧。

标签:长江;南京;江东
责编:王宛璐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