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打过长江去“渡江第一船”的百年辉煌
2019-03-28 15:59: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3月27日南京讯 (束有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取得“三大战役”胜利后,“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南京作为国民政府首都所在地,在“百万雄师过大江”的雷霆万钧进攻下,于4月23日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获得解放。正是在解放南京的渡江战役中,诞生了“渡江第一船”,它的名字叫“京电号”小火轮。

  “京电号”小火轮原名“云泰轮”,是一艘钢质蒸汽机动力船,1925年,由上海人赵章麟在香港从英国人手中购得,当时该船正好在上海沈宝记船厂进行大修。船身长23.1米,宽4.25米,吨位49.84吨,排水量41.4吨,主要在长江上进行上海至汉口间的货物拖运。上海沦陷后,小火轮落入日本人手中。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小火轮被时任国民政府首都电厂厂长兼总工程师的陆法曾收购,更名为“京电号”,功能主要是进行煤炭运输。

  1949年4月22日夜晚,“京电号”以发电厂运煤炭为掩护,悄悄地护送解放军过江,开始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贡献。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野35军103师的120名解放军指战员作为渡江解放南京的第一支部队,乘坐“京电号”,从江北的浦口码头出发,冒着南岸随时可能飞来的密集炮火,劈波斩浪,向着国民政府首都南京驰去,一次次地在中山码头成功靠岸登陆。

  当晚,“京电号”在长江两岸往来数趟,先后运送14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过江,攻占国民政府总统府的解放军三野35军104师312团的绝大部分指战员,都是由“京电号”送过江的。

  当晚,驾驶“京电号”的驾驶员名叫黄兴发,机轮手名叫戴仁邦,司炉工名叫吴诚聚,水手名叫黄纪发、缪金泉,船工名叫钮其郞,时至今日,他们的名字仍然被留在了“京电号”上。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京电号”小火轮见证了这一重要历史时刻,也为南京解放做出了重大贡献,当时就有了“渡江第一船”美誉。

  4月26日,邓小平、陈毅等到达长江北岸浦口码头时,听说了“京电号”的故事,又欣然登上“京电号”过江,由中山码头进入南京城。

  1949年10月1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民政府首都电厂更名为南京下关发电厂,“京电号”更名为“京电1号”,但人们仍然只称它为“京电号”小火轮。从此,“京电号”就如同一名脱下军装的老兵,在为新中国的建设继续发热发光。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在1954年长江一带遭遇特大洪涝灾害时,“京电号”奉命往返于南京和马鞍山之间,发挥了抗洪救灾重大作用。

  1973年“文革”中,“京电号”离开了它服役近30年的南京城,被调拨支援淮阴发电厂,船号更为“淮轮555”。在为淮阴电厂服役4年多后,1978年,又被调拨给连云港市灌南县“灌南鸿远船舶运输有限公司”,支援苏北地区的水运事业。

  1979年,灌南鸿远公司从增加轮船动力出发,把“京电号”的蒸汽机动力改为内燃机动力,用柴油来代替煤炭,谁知动力反而比以前更小了,“京电号”元气大伤,惜难以回逆。

  1984年,“京电号”又被调整编号为“苏淮605”。1986年,灌南县人民政府将“京电号”作为“不可移动文物”,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从此,“京电号”的保护被纳入“文物保护法”的视野。1996年,“京电号”又被改编为“连拖204”。作为船队的“火车头”,“京电号”一次可以牵引12条货船,在灌南的20多年时间里,它辗转在华东地区江河湖海众多港口间,运送农副产品、煤炭、建材等,累计为地方创造运输产值达1800多万元,并且一次次圆满完成了洪泽湖抗洪救灾、大运河破冰疏航等艰巨任务。

  1997年,“京电号”正式退役,静躺在灌南县的盐河中。

  1998年,“京电号”被列为连云港市国防教育基地。2003年10月,灌南县对“京电号”的船体、甲板、船舷、天棚等按原状原貌进行了维修保护,成为灌南县流动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先后接待了当地13万青少年前往参观,接受教育。

  早在1983年8月,南京市文物工作者就开始了对“第一船”的寻找之旅,终于在灌南县找到了这艘富有传奇经历的小火轮。1984年4月23日,南京市利用挹江门城楼建立起了渡江胜利纪念馆,邓小平同志题写了馆名。由于场地局限,请回“京电号”的条件尚不成熟。2009年,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暨南京解放60周年,南京市易地重建了渡江胜利纪念馆,阔别32年的“京电号”终于又回到了南京怀抱,作为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的重要文物展现在观众面前。

  2011年11月,“京电号”小火轮又被作为“可移动文物”,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屈指算来,如果从1925年算起,“京电号”今年已是94岁高龄了,中国人民得到它的时候,是因为它在上海的“维修”,如此看来,称它为“百岁老人”一点也不为过。

  作为特殊类型的“可移动文物”,自从2009年回到南京后,它的保存状况真是不容乐观。它由水中之物变成了沙滩卧龙,长期停放在地处长江与秦淮河交界处的纪念馆广场上,一年四季,昼夜裸露,无遮无挡,寒风吹、酸雨淋、严霜欺、烈日烤,已经出现油漆起翘脱落、金属构件锈蚀变薄、木构件开裂腐烂、机舱积水、顶棚糟朽等现象,亟需对它进行抢救性维修保护。

  目前,渡江胜利纪念馆正积极组织力量,在国家、省、市文化文物部门的关心支持和专家们的指导下,正组织力量,精心编制维修保护方案,确保这一珍贵文物得到科学的维修保护。

  (本文作者束有春系原江苏省文化厅(省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处长、博物馆处处长,研究员,江苏省文物局文物保护专家库成员、江苏省博物馆学会专家库成员)

标签:
责编:华诚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