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九旬老诗人满怀激情歌“莫愁”
2018-09-28 09:04:00  来源:南京日报  
1
听新闻

  “我第一次来南京,是1952年,是从下关进城的,当时沿途都很破旧……”提起南京的发展变化,九旬老诗人俞律说,“南京真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在改革开放之后,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游览南京,他首选莫愁湖

  满头华发,精神矍铄,思路清晰。9月13日上午,记者在俞律的南京寓所,见到了这位年届九旬的老人。

  1928年1月,俞律出生在扬州的一个书香之家。父亲长源公乃饱学之士,国学功力深厚,经、史、子、籍无所不通。长期耳濡目染,为他日后从事文学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俞律告诉记者,1946年,他从上海中学毕业,大学生活是在光华大学度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俞律开始在上海《半月戏剧》《罗宾汉》发表剧评,其后陆续在《大公报》《文汇报》发表散文。

  1952年,俞律从上海华东交行调到江苏省交行,不久又转入江苏省建行工作,此间又陆续在《萌芽》《新华日报》发表散文和诗歌。

  “来南京工作的那一年,也是我第一次来南京,我记得是从下关进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百废待兴;沿途的建筑、马路都很破旧,包括鼓楼和新街口,但人们的精神状态都相当好。”俞律说。在南京安顿好家后,他与夫人相约游览南京城。在选择景点时,两人不约而同选择了莫愁湖。

  “莫愁湖历史悠久,人文资源丰富,有江南第一名湖、金陵第一名胜、金陵四十八景之首等美誉,没来南京之前,我就知道有莫愁湖。对我来说,心仪已久。”俞律说。在游览了胜棋楼、郁金堂、抱月楼等景点后,他又与夫人泛舟湖上。楼、轩、亭、榭错落有致,堤岸垂柳,湖水荡漾,碧波照人……面对眼前美景,俞律情不自禁地吟诵起清代诗人袁枚的诗句:“欲将西子莫愁比,难向烟波判是非。但觉西湖输一着,江帆云外拍云飞。”

  改革开放后创作热情空前释放

  来宁工作期间,俞律又创作不少讴歌祖国、讴歌人民的散文、小说。1957年,反右斗争开始,他被划为“右派”,下放到浦口的老山林场植树造林,劳动改造。此后22年,他被迫放下手中的笔。

  因改造“表现”好,1961年,俞律作为“摘帽右派”,重新分配工作,到原江浦县人民银行上班。但好景不长,5年后“文革”开始,他又被下放到江浦县大桥公社山林大队劳动改造。

  “两三年后,又被几次调整。身如浮萍,漂浮不定,大好时光,被一点点耗费。”俞律说。

  1978年,改革开放号角吹响,各个领域开始拨乱反正。次年,俞律被平反。

  “听说我被平反了,南京市文化局立即就把我的工作关系转过去了。后来,又被南京市文联要走了。”俞律说。平反后,他重返文坛,压抑已久的创作热情得到空前释放。不仅在《人民日报》《雨花》《钟山》等报刊发表多篇散文、小说、评论,还先后出版了《湖边集》《大书家萧娴》《浮生百记》《诗人眼中的南京》《萧娴研究》《菊味轩诗抄》《秦淮恋》《萧娴传》等著作。其间,曾先后担任南京市作协副主席、秘书长、南京市文联研究室研究员、青春文学院教务主任、南京市政协常委等职。

  “没有改革开放,我就不可能有后来的成就,一生也就荒废了。”俞律说,“改革开放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也改变了国家的命运,人民富裕、国家强盛!”

  清唱一段京剧表达美好心情

  “来南京工作生活后,我与莫愁湖结下了不解之缘。”俞律说,“尤其是在‘文革’期间,心情不好时,只要脱得开身,就会到莫愁湖走走看看,心中的阴霾也就一扫而空。”

  而最让俞律欲罢不能的,是改革开放后,莫愁湖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海棠花会”(第一届叫“海棠诗画会”,后改为“海棠花会”)和“中秋赏月晚会”。

  “第一次参加海棠诗画会,我很高兴。从第一届开始,只要有空,我都会参加。南京的文化界名人欢聚一堂,或诗或画,或歌或文,直抒胸臆。”俞律说,“关于莫愁湖的海棠,我曾经写过两首诗,一首是这样写的,‘名湖盛会海棠新,粉粉朱朱点染春。日午倦来花莫睡,梦中无有看花人。’另外一首是,‘带雨千枝粉不干,迎风万朵破春寒。好花莫要都看尽,留取明朝一再看。’我认为,莫愁湖的花,除了‘雅’,还有‘仙气’,装点江山正好看!”

  莫愁湖管理处文化干部李军向记者描述了10年前那场“中秋赏月晚会”的情景。“当时诗歌朗诵场地布置在露天,没想到,等到俞老上场朗诵时,天空下起了雨,别人就劝他回到室内避一避,但他坚持要在雨中朗诵完。当时已经是80岁的老人,雨中朗诵,激情满怀,在场的人无不深受感动。”

  “遇到了好时代,我能不激情满怀吗?”俞律说。为表达自己的美好心情,采访快结束时,他又清唱了一段京剧《打渔杀家》,声音洪亮。

  本报记者殷学兵

标签:
责编:徒滢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