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全域推进 美丽乡村"百花齐放"
2018-08-21 08:46:00  来源:南京日报  
1
听新闻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做好“三农”工作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科学回答了“三农”工作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党的十九大报告则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在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指引下,市委、市政府近年来按照生产、生活、生态、村形、乡风“五美”要求,全域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加快形成城乡融合发展新格局,为乡村振兴贡献了南京智慧、探索了南京路径、展现了南京作为,并力争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乡村振兴“南京模式”。

  南京农村地域面积约6000平方公里,占全市约90%;农村人口150万,占全市常住人口近五分之一。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破解农村发展难题至关重要。

  然而,背靠主城区巨大的消费市场,南京农村发展却长期不温不火甚至有凋敝趋势:产业单调,越来越多的村民远离高风险、低回报的一产;长期缺少投入,环境脏乱差,公共配套不足;空心化严重,年轻人纷纷跳出“农门”涌入城市。今夏,记者深入南京乡村探访,看到的却完全是另一幅图景:乡村环境变美了,处处鲜花怒放;“农业+旅游”风生水起,游客满意而归,村民家门口致富;教授、白领下乡,各路资本陆续进村,乡村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的热土。

  从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大短板,到如今活力四射、潜力无限的重要板块,南京美丽乡村在全省乃至全国声名远扬,每年有超过150个外地参观团前来学习、取经。让全国瞩目的乡村振兴实践中,南京究竟走出了一条怎样的路径?

  “教授下乡”

  闲暇时分,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博导张鸿雁教授会邀上三五好友,前往江宁区汤山街道汤家家温泉村,在自己经营的匠村卧香民宿喝茶、聊天。这个紧邻沪宁高速公路的小村庄,交通便利,拥有独特稀缺的温泉资源,人气极高。

  匠村卧香民宿共15间客房,均设置独立温泉泡池。民宿建筑本身颇为特别,外墙采用质朴的黄泥稻草设计,屋顶黛瓦层层铺叠,兼具乡土气息和现代时尚风格。二楼室外泳池内,五颜六色的小砖块拼出了梵高代表作《星空》图案,浪漫而清新。

  匠村卧香由张鸿雁和另外3名合伙人共同出资,总投资近700万元,2017年下半年开业,如今已略有盈利。

  距离匠村卧香仅百米之遥的美泉民宿,则由南京旅游职业学院副教授纪文静经营。作为一名旅游领域的学者,纪文静一方面希望在实践中检验所学理论,另一方面抱着投身乡村建设大潮的情怀,毅然来到乡村兴业。

  教授下乡,看中的是乡村焕发的勃勃生机。市委农工委书记金安凡告诉记者,党的十八大后,我市率先提出打造“美丽中国示范城市”,制定了中长期建设规划,确立了空间优化形态美、村社宜居生态美、绿色发展生产美、创业富民生活美、乡风文明和谐美的“五美”建设标准,为全市美丽乡村建设提供了组织、制度、政策、资金等全方位保障。

  “五规合一”则让城乡关系从割裂发展扭转为协调并进。全市以“三个集中”即工业向园区集中、居住向城镇集中、农业向规模经营集中为导向,统筹城乡总体规划、土地利用规划、产业发展规划、基础设施规划和环境保护规划“五规合一”,做到“城乡一套图、全市一盘棋”。在完善的顶层设计指引下,南京乡村自此驶上了发展快车道。

  “资本进村”

  和教授相比,资本的嗅觉更加灵敏。在政府资金引导和撬动下,国资、民资均活跃在南京美丽乡村建设一线。

  今夏骄阳似火,可溧水石山下村的游客依然络绎不绝。这个拥有770余年历史的古村落,因为一项“空屋计划”而成为远近闻名的“文艺村”——3年前,溧水文旅集团、南京青果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利用收购的28户民房,合作打造了未见山乡居酒店,并引入多种乡村文创业态,文艺范十足。

  以修路造桥为主业的江宁交建集团更是深度参与美丽乡村建设,先后打造了黄龙岘茶文化村、龙乡双范、溪田综合体、钱家渡特色田园乡村、云水涧民宿文化中心等多个地标性美丽乡村。其中,黄龙岘茶文化村投资额4000万元,溪田综合体总投资预计将达6亿元。

  各路资本进村,和政府资金引导关系密切。近5年来,我市积极创新投融资机制,发挥财政资金撬动作用,引导各类资源和资金投入美丽乡村建设。其中,2017年全市创建191个示范村,市本级投入1.9亿元,撬动美丽乡村各类投资达73.1亿元,既有江宁交建集团、浦口城建集团等国资注入,也有东方园林、青果文化等社会资本积极参与,还有城市专业人士的股权众筹投入。

  “资本进村”,逐步补齐乡村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短板,迅速打开乡村发展空间。江宁交建集团为黄龙岘茶文化村修建了全新的旅游道路,自驾游客蜂拥而来,50多户农家乐,年收入高的达到四五十万元。

  “国资平台参与美丽乡村建设,要多算富民账。”江宁交建集团董事长费盛忠说,4000万元只相当于0.5公里高等级公路的投资额,可投入到黄龙岘村,村庄的发展空间一下子就打开了。同时,交建集团也增加了流动资金和固定资产,同样实现了国资的保值增值。

  “百花齐放”

  如果说顶层设计为美丽乡村建设设定了标准,点面结合、全域推进则让南京美丽乡村从“盆景”变成了“百花园”,从“一处美”到“处处靓”。

  2013年起,全市郊区立足丘陵岗地为主的地形地貌,累计实施土地综合整治100万亩,有效改变过去“烧饼田”“油条沟”的状况;分层分类推进村庄建设,初步形成了整齐的田、干净的水、成网的路、多彩的林和美丽的村。

  近5年来,全市美丽乡村从江宁的“五朵金花”起步,如今已是“百花齐放春满园”:江宁“金花”、浦口“珍珠”、六合“茉莉”、栖霞“水韵”系列乡村,以及溧水“新十景”和高淳“国际慢城”,都已成为南京美丽乡村的精美名片。

  统计显示,截至目前,我市已建成美丽乡村示范区2165平方公里、市级以上示范村494个。江宁黄龙岘等18个村先后被农业部、环保部、住建部等授予中国最美村镇(乡村)、中国最美田园荣誉称号;全市美丽乡村去年接待游客2000万人次,综合收入57亿元。

  张鸿雁既是美丽乡村建设的研究者,又是参与者。在他看来,南京美丽乡村建设起步早、投资大、乡村总体风貌不错,政府部门在基础设施建设、公共资源引导、全域系统推进上下足了功夫,建设水平比较高,景观设计、房屋建造符号性强。

  “南京美丽乡村建设的水平和成效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南京模式的核心是建立‘充分就业机制’,系统解决好农民的收入问题,这让美丽乡村建设有了内生动力,而不是一味地依靠政府投入。”张鸿雁说。

  本报记者马立周爱明 李都

  本报见习记者杜莹 本报通讯员郭明峰

标签:
责编:徒滢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