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东海曲阳,寻找一座消失的千年古城
2019-05-16 08:19: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5月16日连云港讯(通讯员 李凤之)地处东海县境内的曲阳古城,是2200多年前一座汉时代的帝国之城,为中国道教文化主要发祥地,也是中国东夷文化发源地之一;与山东“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连云港“藤花落遗址”、“田湾遗址”,灌云“大伊山石棺墓”,新沂“花厅遗址”等一脉相通,共同发源于人类新石器时代,闪烁着中华民族悠久灿烂的家国历史文化之光。

  如今,历经2200余年风雨的夯土之城,只剩下长满荒芜杂草的遗址,古城最初商贾云集的繁华,早已消失在历史的云烟里,让人心生无限的仰叹……

  

  ◇一片荒芜杂草,掩映汉时盛世古城◇

  曲阳古城遗址,位于东海县曲阳乡党委政府驻地正南方向。在当地考古权威“土专家”姚立全的引路下,我们一行来到叫“城南”的一个村庄里,城南是一个合并行政村,人口3200多人,穿过城南村向西就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野,历经冬天风吹日晒的一大片黄蒿枯枝足有半人多高,新生出的各类野草正嫩嫩地繁衍生长着,一簇簇紫云英在草丛间盛开着朵朵紫红色花蕊,一只只蜂蝶儿在花草间吟舞着。

  沿着一条长满茅草的狭窄小路进入一大片开阔的荒草地,同行的当地81岁村民赵启方告诉我们说,这里就是曲阳城遗址的所在地了。

  曲阳城,是一座有着2200多年历史的土城,是完全用黄土夹杂五花土多层夯实围建起来的一座汉朝城池。据说汉武帝刘秀堂兄刘歙的孙子刘凤和汉明帝刘庄在做皇帝之前,受封的曲阳侯国都城就是现在的曲阳城遗址。

  

  站立一处高地巡看,曲阳城遗址呈南北走向,东南角“城墙”走势有一处凹进城内,整个土城呈长方行,就像一把带把子的“菜刀”或“钥匙”状。据城南村84岁老人姚以动介绍,曲阳城过去有一个东门、两个南门和一个西门,西门为主城门。姚以动说,记忆中的解放前,曲阳城的东南城门还设有国民党部队把守的吊桥关口,吊桥下面有一道很深的护城河,驻守国民党74师一个加强连兵力,在这里阻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部队北上解放区。

  从小就在土城边上长大的姚立全告诉笔者,曲阳城其实外围很大,分子母城,即城中有城。在这座曲阳城遗址的中心位置,最初还有一座叫“鲍靓祠”的古庙。据多个史料记载,曲阳是晋朝南海太守、道教天师鲍靓的出生地,可惜这座鲍靓祠毁于宋、金时期战争,历史上的鲍氏家族出过很多文化名人,南朝著名大诗人鲍照是东海籍贯,或许他就是曲阳城鲍靓后人的同一个宗族。

  据众多史料记述,曲阳是中华道教发祥地。东汉时期的琅琊人于吉就在曲阳城的一处泉水(曲阳泉)旁完成中国道教《太平经书》一百八十卷,号称《太平青领书》,可以说曲阳城乃是中国道教第一部经书的诞生地。

  

  姚立全介绍说,曲阳城的东南角最先有一座大寺庙,称“蟾蜍寺”,据说是先有寺庙后建的曲阳城。所以,曲阳城的东南角处就是“蟾蜍寺”的所在地。这座始建于汉代的蟾蜍寺,也叫乾宇寺,在清朝康熙七年(1668年)毁于郯城大地震,后来当地富人集资重修起来,大庙前定期逢大集,市场往来非常繁华。在古城大庙的南边,还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古道,就是东至孔子望海、秦始皇东巡的“秦东门”海州城,西至徐州、邳州、宿迁的一条延续两千多年的古代大通道。但非常可惜的是,在上个世纪的1958年,这座大庙的石头和木料被当地的老百姓拆去建造曲阳水库,寺庙里留下的经书也于1965年的“四清”运动时被焚烧掉;曲阳城中尚存的一口古青砖砌筑的“八角琉璃井”,也在1969年被附近一位村民扒掉古青砖运回家盖了猪圈和茅房。

  在古城遗址上,我们还能看到几块青白色的条石静卧在杂草之中。姚立全走过去用手叩击一下石头说,这就是大庙遗存下来的最后几块门石了,也许是经历久远的多个朝代的血雨腥风,寺庙“门石”沾有神气或邪气了,附近的村民谁都不敢再动用它建房子,只好让它们躺在遗址的草丛里,见证着这里曾经矗立着历经数哥朝代风雨的香火寺庙。

  

  穿越风雨如磐的岁月,两千多年古城残存的历史记忆,就这样逐渐的消失掉,代之生长的是随时节更替的一片荒草,它们在岁月的风雨中默默守望着一段被尘封了的家国历史。

  据当地老人讲述,在曲阳城的周边,还有玉皇庙、凤凰岭、凤凰墩等流传千余年的很多古老建筑,它们都与曲阳古城一样,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这片历经岁月沧桑的土地上,不仅还有伏羲、女娲娘娘、太上老君等人文始祖的诸多传说,更有儒家、道家、佛教等三教九流在这里互融交合留下的历史碰撞与文化的光芒。

  

  ◇一地墓葬文物,见证古城家国春秋◇

  大海东退,星转斗移。站在曲阳古城西城门的遗址上,我们巡览整个遗址的地理轮廓,荒野尽处林木苍苍,夕阳西下的草地上,有当地村民放养的几条老牛在休闲地啃着青青的草儿,不时地传来“哞哞”的叫声;荒野中还有三条狗儿飞快地穿过,在茫茫绿野间来回追逐嬉戏。

  年过八旬的村民赵敬国对我们介绍说,现在的曲阳城遗址面积大概在52000平方米,城墙周长约999米,四面的城墙呈凸起状,中间低洼;西城墙的残高在2.3米,东、南、北三面城墙的残高平均在1.6米左右。古城从汉代建造伊始,历经两千多年、数十个朝代更迭与战争洗礼,如今这座昔时灯火阑珊、繁华之城,已消失殆尽在一地荒野中,只有大片如黄蒿一样青了又黄、黄了又青的丛生杂草,默默诉说着古城春秋曾经崛起过的历史辉煌。

  

  站在西城墙大门的遗址下,赵敬国老人指着路边三块石碑说,曲阳城遗址早在1993年3月16日就被连云港市人民政府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4月19日被江苏省人民政府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3月5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并由国家文物局官方网站向全世界公布。

  当地文物研究的“土专家”、一直对曲阳古城怀有20多年研究兴趣的姚立全,在古城西城墙遗址下的一条沟道里随手捡起一块瓦片说,这里到处都可捡到“秦砖汉瓦”、唐宋元明请的“陶瓷”。他手指西边的一片麦苗地说,在曲阳古城的四周,古时还有很宽很深的护城河围着,现在都被淤满和填平了,成为灌溉庄稼的河道和万顷良田的走廊。

  “曲阳古城的所在地,也是东夷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早在五万年前的原始母系社会就有人类在此生活繁衍。1975年在开挖石安河修建曲阳薛埠闸的工地上就挖出一根长约1.3米的象牙,后据判断象牙全长2.5米左右,距今约五万年以上,属于早冰河期时代的动物化石。”姚立全指着脚下的古城遗址说:“从曲阳古城这地方出土的众多文物器皿来看,与山东‘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连云港‘藤花落遗址’、‘田湾遗址’,灌云‘大伊山石棺墓’,新沂‘花厅遗址’等遗址一脉相通,同属于人类的新石器时代。”

  

  古朐曲阳城,为汉朝时的县级行政建制、金时的东海县、南宋时的西海州驻地。自古就有“水晶之乡”的盛名,从清朝时盛行开挖水晶石英起,村民们发现自家住房和村庄全都建在大片古墓群上。据说在曲阳古城向北方向就曾发现过3000米长的汉墓带,由于遭受地方老百姓水晶开采和当地水利工程建设等,在不知道文物保护的那个年代,曲阳古城周边的数十个古墓群都被人为毁坏掉。

  打小就在曲阳城遗址边上长大的姚立全,说他就捡到过很多的墓葬器物,除了青铜剑、铜镜、五铢钱、铁剑、铜鼎、铁席镇等金属器物外,大多都是各个朝代的陶瓷器。

  离开曲阳城遗址,向来很热心充当古城遗址向导和义务讲解员的姚立全,最后领着我们来到位于城北的他的家中。绕到在他家房屋的后墙,我们看到他收集存放着的几块古代墓石,上面刻满文字和图案,还有据考证是唐宋时期的石臼石磨等。

  姚立全随后从他家房屋内的床底下小心搬出收藏多年的几十件墓葬器物,除了各个朝代的瓷罐、器皿外,还有短剑、铜镜、孔轮、古时女子化妆用的胭脂磨、耳坠、玉器等等。姚立全说他收集来的墓葬出土器物大概有数百件之多,由于自小就见惯了,当初他也没当作宝物来收藏,都被外地朋友们给拿走要不回来了,现在家中仅剩下这几十件坛坛罐罐的墓葬“东西”,今后也不再送人了,如果当地党委政府需要建立古城博物馆什么的,他愿意奉献出来。

  其实,据我们了解,从曲阳古城周边出土的多件重要墓葬品,已被作为珍贵文物保存在东海县当地的历史博物馆里。它们以无声的语言,静立在博物馆的角落里,向现代人们讲述着中华民族悠久灿烂的历史文明和人类文化的智慧。

  

  ◇一座古城新生,保护开发任重道远◇

  曲阳古城遗址,承载着一个民族风雨发展的家国历史,而历史就在眼前。五月的阳光之下,我们似乎听见灿烂文明的历史声音,从曲阳古城的一地荒草间,悠长传来。

  福如东海地,人杰地灵城。出过众多名人星宿的古朐曲阳城,是连云港“海州古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春秋时的邾鲁争战、太昊后裔部落的浩荡东迁、“秦时明月汉时光”的都城繁华、“唐宋元明清”的词曲歌赋、城头烽火燃烧的革命篇章,都在曲阳城这个有着两千多年家国历史的地方,激荡着可歌可泣的民族精神传唱!

  进入人类的新时代,今天的曲阳大地已成为东海水晶文化与产业发展的重要区域。和平岁月,政通人和,有着深沉家国情怀的曲阳人,正抓住时代发展的新机遇,努力实现“水晶之乡”高质量发展的新飞跃。

  而那座背负千年历史的古城,还默默地伫立在一片萋萋芳草里。我们渴望它能沐浴新时代的曙光,光荣地站立和前行。

  如何更好的保护、开发和利用好“曲阳古城”这片有着地域特色的文化遗址,让灿烂历史成为地方一张“文化名片”并焕发出新时代之光?这需要当地的党委政府具备“放眼远量”的智慧与胆识。

  据陪同我们采访的曲阳乡党委宣传委员刘艳午介绍,早在2017年前,曲阳乡党委政府就组织当地的民间文艺人士李长柱、朱守和、姚立全等,搜集整理有关曲阳古城的文史资料,并编辑出版了《曲阳春秋》等考古性专著。

  

  刘艳午说,从去年起曲阳乡党委政府还在县委宣传部领导的调研指导下,已启动对曲阳古城遗址的考察论证,初步规划出曲阳城遗址保护与开发“路线图”,并和外地客商进行了合作开发的招商洽谈,一切都在进行中。

  □拯救一座历史古城,山高水长,任重道远。开发一座城,绝不是凭空造城,而是寻找历史文化的复原点和最佳支点。我们期待消失了的千年古城,能重新回到人间,在灵动着“水晶之光”的曲阳大地上,展露她英姿绰约的历史风采! 周士程 摄

标签:
责编:刘洁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