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省级非遗传承人黄玲玲: 用白局唱出浓浓的南京年味
2021-02-11 07:38:00  来源:南京晨报  
1
听新闻

黄玲玲演出照(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我姓崔,名叫小三子,在乡务农种稻子,盖了两间草棚子,我娶了个老婆叫小菊子……”年前的一天下午,甘熙故居特展厅里,传来一段段地道的南京白局唱腔,不少游客停下来听得津津有味。

白局唱出浓浓的南京年味

唱这段白局的人,正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白局”省级代表性传承人,75岁的黄玲玲,她正投入地教着几个学生唱《智斗鼠》。她一遍遍耐心指导学生要声情并茂:“整个五官要全部舒展开来,眼睛、眉毛都要跟着走。”60年前,15岁的黄玲玲初登白局舞台,演的第一幕剧就是《智斗鼠》。

“我演的是崔三,至今难忘,唱的时候牙齿要放松,口腔要打开,这样每个字才能都传到观众耳朵里。”说起小时候学戏,黄玲玲回忆,“那时候很严格,师傅让我们眼睛眉毛都要动,唱词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抠,眼睛看着一只蝴蝶飞来飞去,要不然哪来的眼神呢?”

鼠年最后几天,唱完了“鼠”,黄玲玲也不忘唱“牛”。根据每年的生肖不同,她会将经典曲目《欢欢喜喜过新年》做一些细微改动,换个“头子”,年味就出来了,今年是“辞旧岁迎新春,鼠去牛来好年辰,放鞭炮点红灯,家家户户庆团圆、庆团圆……”这首曲目讲了老南京人过年时吃什么菜,说说让人高兴的吉利话,唱出了浓浓的南京年味。

虽然已经75岁了,但在把白局传承下去的这条路上,黄玲玲一刻不停,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大家都说我精力好,我真比过去上班还忙,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我这个年纪,站在舞台上的时间已经很短了。”

疫情防控期间,黄玲玲每天在手机上给学生教课,“我唱完,让他们还课,年轻人睡得晚,有时到深更半夜,但只要他们发来,我都会给他们回过去”。

学生用白局把南京唱给游客听

多年下来,黄玲玲的学生已经有上万人,有的已经成为了区级、市级南京白局非遗传承人。“我老伴10年前走了,他是白局里拉胡琴的,过去我俩一起来一起去,后来我一个人出去演出,大包小包很不容易,女儿后来辞了待遇丰厚的工作来帮我。”

这些年来,除了到学校教白局,她还常常把学生带回家教,中午亲自烧饭给学生吃。在黄玲玲看来,不管学生年纪大小,只要他们有这个心,她都教。她的不少学生是旅游专业的,学习白局的过程让他们慢慢不再怯场,“他们可以用白局把南京的美景、小吃唱给游客听,碟子一拿就能唱了”。

60年前,和黄玲玲一起参加南京白局实验剧团的同学,有的已经80多岁,黄玲玲岁数最小。“谁精力好谁就多担当一些,既然做了,就不能半途而废,我这一生没有别的爱好,唯一喜爱的就是白局,孩子们能唱出来,白局,南京这唯一的说唱艺术能代代相传,那就是我的心愿。”黄玲玲说。

南京晨报/爱南京记者 刘静

“我姓崔,名叫小三子,在乡务农种稻子,盖了两间草棚子,我娶了个老婆叫小菊子……”年前的一天下午,甘熙故居特展厅里,传来一段段地道的南京白局唱腔,不少游客停下来听得津津有味。

白局唱出浓浓的南京年味

唱这段白局的人,正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白局”省级代表性传承人,75岁的黄玲玲,她正投入地教着几个学生唱《智斗鼠》。她一遍遍耐心指导学生要声情并茂:“整个五官要全部舒展开来,眼睛、眉毛都要跟着走。”60年前,15岁的黄玲玲初登白局舞台,演的第一幕剧就是《智斗鼠》。

“我演的是崔三,至今难忘,唱的时候牙齿要放松,口腔要打开,这样每个字才能都传到观众耳朵里。”说起小时候学戏,黄玲玲回忆,“那时候很严格,师傅让我们眼睛眉毛都要动,唱词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抠,眼睛看着一只蝴蝶飞来飞去,要不然哪来的眼神呢?”

鼠年最后几天,唱完了“鼠”,黄玲玲也不忘唱“牛”。根据每年的生肖不同,她会将经典曲目《欢欢喜喜过新年》做一些细微改动,换个“头子”,年味就出来了,今年是“辞旧岁迎新春,鼠去牛来好年辰,放鞭炮点红灯,家家户户庆团圆、庆团圆……”这首曲目讲了老南京人过年时吃什么菜,说说让人高兴的吉利话,唱出了浓浓的南京年味。

虽然已经75岁了,但在把白局传承下去的这条路上,黄玲玲一刻不停,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大家都说我精力好,我真比过去上班还忙,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我这个年纪,站在舞台上的时间已经很短了。”

疫情防控期间,黄玲玲每天在手机上给学生教课,“我唱完,让他们还课,年轻人睡得晚,有时到深更半夜,但只要他们发来,我都会给他们回过去”。

学生用白局把南京唱给游客听

多年下来,黄玲玲的学生已经有上万人,有的已经成为了区级、市级南京白局非遗传承人。“我老伴10年前走了,他是白局里拉胡琴的,过去我俩一起来一起去,后来我一个人出去演出,大包小包很不容易,女儿后来辞了待遇丰厚的工作来帮我。”

这些年来,除了到学校教白局,她还常常把学生带回家教,中午亲自烧饭给学生吃。在黄玲玲看来,不管学生年纪大小,只要他们有这个心,她都教。她的不少学生是旅游专业的,学习白局的过程让他们慢慢不再怯场,“他们可以用白局把南京的美景、小吃唱给游客听,碟子一拿就能唱了”。

60年前,和黄玲玲一起参加南京白局实验剧团的同学,有的已经80多岁,黄玲玲岁数最小。“谁精力好谁就多担当一些,既然做了,就不能半途而废,我这一生没有别的爱好,唯一喜爱的就是白局,孩子们能唱出来,白局,南京这唯一的说唱艺术能代代相传,那就是我的心愿。”黄玲玲说。

南京晨报/爱南京记者 刘静

标签:
责编:孔婧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