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南图喊你来看八千卷楼藏书
2019-04-13 07:43:00  来源:现代快报  
1
听新闻

  丁氏八千卷楼是晚清江南著名的藏书楼,被后人称为“晚清四大私人藏书楼”,丁国典、丁英、丁申、丁丙三代人曾对它倾注毕生心血。1907年,丁氏后人将全部藏书售予江南图书馆,成为今天南京图书馆所藏珍贵古籍的主要来源。

  今年4月13日是丁丙逝世120周年。4月12日,“家国书运——八千卷楼藏书特展”在南京图书馆开展。展览共展出55部古籍,其中包括6种四库底本,是南图展示四库底本最多的一次。此外,部分藏书从浙江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借展,是八千卷楼丁氏文献一次难得的合展。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展览将持续到4月20日。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阿里亚/文 施向辉/摄

  这两部古籍很特别

  展览中展陈的两部古籍很特别,分别是南图馆藏的《周易本义》和浙图馆藏的清乾隆刻本《远村吟稿》。“八千卷楼藏书因太平天国战乱曾被毁,早期的三万册左右藏书,如今仅存这两种。”据展览的策划人、南图历史文献部的韩超介绍,晚清的四座著名藏书楼中,“八千卷楼”藏书量虽不及其余3个,但藏书种类极为丰富,因此有着“明清两朝藏书家之结晶”的美誉。

  韩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八千卷楼”始自丁丙的祖父丁国典,他首创藏书楼于杭州梅东里。丁国典之子丁英在经商之余,继续奔走南北,访书购书。到丁丙、丁申兄弟这一代,八千卷楼藏书达到高峰,成为海内知名的藏书楼。“大多数人都知道丁氏八千卷楼。实际上,八千卷楼只是丁氏藏书楼的一部分,藏书楼的总名叫‘嘉惠堂’。” 韩超说。

  仅存的这两本书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周易本义》是丁氏祖父辈随身携带在身边的,所以没有受损,但有经常翻阅的痕迹。” 韩超说,细看,在摊开的这一页右上角还盖有丁氏家族的藏书印。“丁氏藏书多,藏书印也各种各样。旁边这一部《远村吟稿》也很珍贵,它是战乱结束后有人归还给丁氏的。从八千卷楼被焚毁到丁氏重遇此书,整整过了10年。”

  丁氏与江苏的特别缘分

  说起来,丁氏与江苏有着几段特别的缘分。

  嘉庆十九年(1814),大学者阮元等人在镇江建起了藏书楼,取名“焦山书藏”。在他的影响下,各方名贤纷纷捐赠。在这些名士中,丁丙捐书仅次于阮元,共捐书451种,1000册,对书藏的贡献很大。可惜,这批藏书在民国二十六年(1937)被日军炮火炸毁。捐了哪些书呢?展览中有一本丁丙编写的《焦山书藏目录》,详细记录了所捐书籍的书名与册数等。

  展出的《金渊集》与丁氏有擦肩而过又失而复得的缘分。此书由浙江书商翻刻自文渊阁的《四库全书》,与江苏颇有渊源。作者仇远是元代杭州人,元大德九年曾在江苏溧阳县任儒学教授,《金渊集》中的作品均为此时所作。溧阳县西北有溧水,相传伍子胥曾在此投金乞食,得“金渊”之名,因此取名《金渊集》。

  此书最晚在明代嘉靖年间即已散佚,清乾隆年间修《四库全书》时,从《永乐大典》中发现大量仇远的作品,并将之编为六卷,收录古诗497首,仍名《金渊集》。“清咸丰年六七年间,《金渊集》出现在杭州书肆,丁氏曾想入手,但因书商索价过高,被别人买走。同治三年(1864),丁氏偶然在书摊见到此书,如同故人相逢,欣然买了回来。”韩超说。

  读者可以到馆阅读古籍

  “如今,南京图书馆收藏古籍160多万册,其中第一批古籍就来自杭州丁氏的‘八千卷楼’。”韩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那么,“八千卷楼”藏书为何会从杭州来到江南?

  据天津师范大学副教授石祥介绍,光绪三十三年(1907),丁氏家族经营的官银号出现巨额亏空,为偿还债务,丁申、丁丙的下一代欲出售八千卷楼藏书。此时,两江总督端方正在筹备公共图书馆,最终以7.3万元整体购得八千卷楼藏书。

  同年十二月,八千卷楼藏书60余万卷分三批从杭州运到南京。江南图书馆成立后,八千卷楼随之入藏。“由于各种原因,藏书并没有全部到馆。即使入藏馆内后,八千卷楼藏书也有因战争、调拨等原因散出的。所以,读者现在到南图按图搜索不一定真能找到书。”韩超说。

  “八千卷楼入藏江南图书馆是一次化私为公的文化盛事,希望越来越多的读者能够阅读到这些古籍,欣赏古籍之美,也感佩那伟大的文化情怀。”韩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八千卷楼的旧藏现在完整地收藏在南京图书馆。除二级以上珍贵古籍和容易夹带小纸条的稿本、抄本外,读者都可以到馆阅读,没有数字化的古籍读者也可以预约扫描后前来查阅。

标签:藏书;阿里;南京
责编:吕霞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