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7省55县邻里“疾病相扶持” 村级医疗互助,从无锡走向全国
2020-12-05 06:43: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 “探索村级医疗互助”本月被写进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社会救助制度的实施意见》。而这8个字,就肇始于无锡市3年来的探索。

去年,无锡村级医疗互助项目被民政部评为“全国社会救助领域十大创新实践案例”。今年10月,该项目运营平台福村宝公司获得“2020年全国脱贫攻坚奖组织创新奖”,获奖代表应邀在全国多地巡讲。如今,无锡村级医疗互助已“花”开全国7省55个县。

江南富庶之地无锡,为何把目光投向农村互助医疗?

低收入家庭与民政保障对象之间,只“隔着一场大病”

大病,是致贫返贫主要原因。尽管去年无锡人均GDP排名全国第二,社会保障标准全省领先,但在大病面前,低收入家庭的“钱袋子”往往一击就穿。

“已经纳入民政保障的低保户、特困户、重残户等,大病医疗国家基本兜底。难的是低收入家庭和支出型贫困人口,他们生不起病。”无锡市民政局局长葛恒显说,全市7万多名民政保障对象已“应保尽保”,可月收入在低保金两倍以下的低收入者,仅市区就有几十万人。他们享受不到医疗兜底保障政策,往往一场大病就拖垮一个家庭,成为民政保障对象。

今年无锡每月低保标准1010元,也就是说,月收入1011元到2020元之间的低收入者最怕生病。经济发达地区尚且如此,欠发达地区的这一“痛点”更可想而知。

“如何构建多元救助机制、在‘夹心层’群体得大病时托一把,不让他们因病致贫?江阴市最早试行村级医疗互助,无锡市多次发文总结推广,并率先实现市域全覆盖,无锡、江阴的‘互助模式’相继走向省内外。今年3月2日,‘支持发展居民医疗互助’被写进省委2020年1号文件。”葛恒显介绍。

所谓村级医疗互助,有点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打会”众筹。它以家庭为单位,每人每年自愿出20元到50元,社会再赞助一点,总额为每人每年100元到200元,交给第三方医疗平台封闭运行,按病种补助住院费,做到“大病大补、小病小补、同病同补、无病奉献”,这成为城乡基本医保的一项补充。

政府与“民间慈善”共建共治共享,托起救助“第二医保”

2016年底,村级医疗互助在江阴发轫时,只是福村宝公司在几个村“小打小闹”,却迅速得到患病村民和村组干部认可。作为全国集成改革试点县的江阴,敏锐觉察到这是社会治理的创新点,要“抓在手上”。

江阴市副市长虞卫才介绍说,2017年,市委、市政府将其列入慈善救助改革范畴,把全面推广过程作为善用社会组织、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过程。

在江阴市长泾镇南国村,每年因病致贫的有10多户。“以往救助,是年底从本村老板捐赠的‘关爱基金’中拿一点,登门慰问,可每年都为给谁‘红包’、给多大‘红包’伤脑筋。”村党支部副书记谢明说,得病的说自己花销大,没得病的因教、因残、因天灾人祸等也喊困难,都想要慰问,最终只能“撒胡椒面”。于是,未得补助的村民说“干部优亲厚友”,得补助的也说“分配不公”,有时搞得干群对立、村民失和,好事没做出好结果。

2017年初,江阴市在长泾镇和平村开始村级医疗互助试点,邻近的南国村村干部去“看新鲜”,一下子被按病种“自动”补助的模式吸引住了。

数据平台(福村宝)采用国家卫健委CN-DRGs疾病分组标准,录入纳入救助范围病种1539个,每个病种又分7个付费档次,只报销住院自费部分。凡医保报销后自费额“农保”超过2000元、“城保”超过3000元,患者通过手机APP上传出院证明、住院费用清单和基本医保结算单,平台就能自动识别病种、生成补助金额,每次300元到10万元不等,且住院报销次数不封顶。

“不等市里动员,村里马上引进,从此减少了救助中的很多矛盾。”谢明说,村民议定每人每年100元标准,其中个人出资20元、社会捐助80元,大伙个个自愿,连村里1000多名外来务工者也请求“加盟”。如今,全村6584人参加率达98.9%。

“没门槛,得癌病也能参加。”2017年12月,该村10组的秦忠确诊患有大脑动脉瘤,忙向跑村里的商业保险公司人员求助,可对方翻出文件说,患大病者不能买保险!后来他去上海医院做手术,住院费130830.26元,在医保报销44647.68元后,没想到“互助”又补助45420元,减轻其医疗负担34.7%。“我每年只交20元啊!”秦忠深怀感激,反复念叨着。

目前,江阴市参加互助人员已达56.54万人,筹资总额2.24亿元,累计补助25.7万人次,补助金额达1.55亿元,平均减轻个人医疗负担26.6%。虞卫才认为,这是政府转变“包办”救助思路、“出力不出钱”而双赢的结果。

“互助+”救急也“救心”,久违的慈善文化回来了

省内最早全域推广江阴村级医疗互助模式的,是苏州张家港市,这与其全国文明城市“首创城市”的文化自觉紧密相关。

2018年初,张家港市党政代表团赴江阴考察学习。在返回当晚的“学习交流会”上,主要领导现场拍板“先学江阴村级医疗互助”,并派张家港市民政局局长范一明率队,次日再赴江阴“细学”。

范一明回忆说,当时如此急切,主要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江阴互助方式的确精准、便捷、有效;二是有利于弘扬“守望相助、乐善好施”的文明乡风,以善治激发善心。而后者,对于坚持德治与法治相结合的“文明张家港”来说,显得更为重要。

包括张家港在内,全省乃至全国多地结合实际,创新“互助+”模式,将之嵌入解决相对贫困长效机制,济困扬善、匡扶良俗,多措并举,而不拘泥于其“原产地”做法。

张家港市实行“互助+议事”,将村级医疗互助事项纳入村(居)民议事会固定议程,提升村民自治和参与社会治理能力。目前,全市参加互助人员已达61.8万人,筹资总额1.15亿元,累计补助8.5万人次,发放补助金7750.8万元,平均减轻个人医疗负担21.9%。去年,张家港被列为“全国社会救助综合改革试点县”。

11月底,记者走进张家港市永联村66岁张文龙的家。他3年前患直肠癌,因怕花“冤枉钱”,一度躺在家里“等死”。村干部上门告诉他:“你交的50元,加上村里补助的150元,组成村级互助金,你化疗的钱够。”去年10月以来,他累计住院化疗20次,总费用29.47万元,其中,医保报销21.9万元,村互助补助5.57万元,他自己支付2万元。他说:“我十分知足,是全村人帮我多活了这1年多。”

如东县实行“互助+慈善”,在村居普遍建立慈善工作站,借助慈善募捐活动,不断扩大互助“资金池”容量,同步提高互助标准。如东县民政局局长王亚军告诉记者,全县“当好人、做好事、助慈善”蔚然成风,115位获各级表彰的“好人”,无一不是村级医疗互助的带头人和促进者。

最近,江阴市又尝试“互助+工会”,在企业中开展“新型职工医疗互助”。目前已有4300人参加,累计补助594人次,累计补助金额66.98万元。

“我们已享受到‘互助+笑脸’的福利。”沭阳县马厂镇宣传委员夏明礼告诉记者,他之前是分管民政的副镇长,由于推广村级医疗互助而得到农民信任。最近几个村拆除露天旱厕有阻力,只要他上门,农户二话不说便自拆。沭阳县扶贫办主任周铭敏说,对于宣传村级医疗互助,农民不厌烦、不抵触,认为干部是“做善事”,基层干部因此又多了一个联系服务群众的途径。

“它还促进医风端正和建设。”省卫健委基卫处处长姜仑说,福村宝公司通过对健康大数据深度挖掘,科学设定各类病种补助额度,“只认病种不认医院”,即同病种在大小医院看补助一样,从而控制了高消费医疗,促进了基层首诊和分级诊疗。

福村宝公司的宣传册上,印有孟子的一段话: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刚参加全国巡讲归来的公司CEO李亚杰说,4年来,村级医疗互助已走出无锡、江苏,走向全国7个省55个县,累计筹资4.78亿元,累计补助金额3.15亿元,成为39.7万人次的“第二医保”。

记者 林 培

通讯员 陈莺歌

标签:
责编:孟涛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