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20121095940_副本.jpg
走出绿色发展新路,创造更加幸福生活
时隔四十多年再访南通,习近平总书记称赞滨江环境发生“沧桑巨变”,引起干部群众强烈共鸣
2020-11-15 07:06: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南通大学艺术学院学生展示江堤写生作品

市民在江边散步

摄影爱好者拍摄滨江美景

南通五山及沿江地区生态环境发生巨变

浩荡长江奔腾万里,在南通和上海之间汇入大海。大江北岸,一马平川的江海平原上,狼山等5座青山拱江而立,构成一组绝美的“天然山水盆景”。

11月12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到江苏考察,第一站便来到这里,考察长江岸线环境综合治理、长江水域禁捕退捕等情况,与当地干部群众亲切交流。总书记的到来,如同一股巨大的暖流,在南通干部群众心中激荡起幸福的涟漪。大家纷纷表示,一定牢记总书记嘱托,把保护生态环境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高质量建设好长江口绿色生态门户,守护一江清水东流入海。

有句话一直藏在心底,想对总书记说声“谢谢”

在南通市五山地区滨江片区,习近平总书记沿江边步行察看滨江生态环境,同群众亲切交流。回忆起见到总书记的情景,73岁的退休教师周云华连说“太惊喜”。

12日下午,周云华同老伴在江边散步,远远看到一群人沿着步道走过来。因为没有戴眼镜,周云华看不清楚对面来的是什么人。到了近处一看,啊呀,这不是习近平总书记吗?“总书记跟我就这么近,也就一两米的距离!”周云华难抑兴奋的心情,张开双手比画着告诉记者,“我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喊总书记好,拼命鼓掌”。更让她激动的是,总书记也停下了脚步,跟大家亲切地打招呼。

习近平总书记深有感慨地对在场干部群众说,他40多年前就来过五山地区,对这里的壮阔江面印象特别深刻。这次来,看到经过治理,曾经脏乱差的环境发生了沧桑巨变,成为人们流连忘返的滨江生态公园。

“总书记用‘沧桑巨变’形容这里的变化,我感触特别深,自豪感、幸福感满满。”周云华从小生活在长江边,虽然听着涛声长大,以前却不能痛痛快快感受长江之美,“我们脚下这块地方原来是一个拆船厂,堆满了废铁、杂物。再往前走,两边同样不是工厂就是码头,没什么地方让人看江景,江边环境又脏又乱。”

五山及沿江地区共有岸线14公里,是长江南通段重要的生态腹地和城市发展的重要水源地。这里的江边一度密布着码头和工厂,使南通“滨江不见江,近水不亲水”。2016年底以来,南通把推进五山及沿江地区生态修复保护,作为落实长江经济带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求的重要举措,统筹推进产业退、港口移、城市进、生态保。几年间,腾出修复岸线5.5公里,建成军山绿野、龙爪岩滨江风光带等一批生态景观,新增森林面积约6平方公里,将五山及沿江地区打造成了“面向长江、鸟语花香”的“城市客厅”。

“真没想到,今天总书记也来到了‘城市客厅’,分享我们的喜悦!”12日下午,正在江边写生的南通大学艺术学院大四学生陈颖,也幸运地遇到了习近平总书记。这名老家在盐城的女生激动地告诉记者:“这里的江边是我最爱的地方,已不记得来过多少次了,亲眼见证这里越来越美。每次有亲戚朋友来,我都会带他们到江边走走。爸爸妈妈来过几次,也爱上了这里,已在附近买了房子,打算让我在南通安家落户。”

当天下午,摄影爱好者李斌背着相机,在江边定格渚清沙白、层林尽染的秋日美景,意外邂逅了习近平总书记。“总书记说沧桑巨变,我深有感触。”李斌告诉记者,小时候他家就住在长江边,那时这里是偏远的乡下,交通不便环境差,家里人咬咬牙,在城里买了房,举家搬离。没想到,曾经脏乱的江边现在变得这么美,去年他赶紧在附近买房,又住了回来。“我只要有空,就会沿着滨江步道走走,无数次拍过这里的日出日落,总感觉看不够。”

“长江越来越美,靠的正是‘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理念的指引。我们生活在长江边,越来越幸福。”周云华告诉记者,看到总书记,她特别想对总书记说“谢谢总书记!国家发展得这么好”。这句话一直藏在她的心底,可还没等她将深藏在心里的“谢谢”说出口,习近平总书记就亲切地对大家说,大家生活在这样的城市里很幸福,幸福是你们共同奋斗、亲手创造出来的。

天堑变通途,喜看江南江北融为一体

南通市民群众想与习近平总书记分享的喜悦,不只有沿江生态的巨变。

在五山瞭望长江,潮平岸阔的江面上一艘艘巨轮川流不息。站在滨江步道上向西南方向望去,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犹如巨龙横卧在浩渺的江面上。

“总书记用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来形容南通交通的巨大变化。”今年64岁、土生土长的狼山镇街道临江村村民吴湛说,习近平总书记在滨江步道上对大家说的这句话讲到他的心里去了。小时候,吴湛就喜欢站在江边远望长江里来来往往的船只,喜欢遐想长江南岸,可隔着大江,看得见对岸的灯火,却就是想象不出江南是什么样子。村里大人说,那些往下游开的船,是去上海的。吴湛知道上海是个大城市,但去一趟不容易,从南通坐船到上海十六铺码头要12个小时。

“其实南通到上海直线距离只有100多公里,过去就是因为没有桥过江,才感觉远。”从少年到中年,“南不通”的遗憾一直伴随着吴湛。2003年,吴湛的女儿考上北京物资学院,他陪女儿到上海乘火车去北京,“从南通汽渡坐船去上海,用了3个多小时,从上海到北京又用了12个小时。我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乘船赶车,灰头土脸,没少吃苦头。一路上我就想,南通什么时候能真的‘南通’啊!”

吴湛没想到,他的梦想很快成为现实。2008年6月30日,苏通大桥建成通车,汽车过江只需5分钟,当时大桥一天通行的车流,是原先全市所有汽渡渡运能力总和的8倍。今年7月1日,集高速公路、客货混线铁路、高速铁路于一体的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通车,南通人乘火车跨越长江,最快1小时6分钟就能抵达上海。

“现在不但南通人出门方便,外地人来南通也顺畅多了!”带着学生来写生的南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张卫现场聆听总书记讲话后同样深有感触。他告诉记者,学院有一位兼职教授家住杭州,以前每次到南通来开讲座,要么自己开车,路上要花4个小时,遇到堵车七八个小时都有可能;要么先坐火车到上海,学校再派车把他接过来。现在沪苏通大桥通了,从杭州坐高铁直接到南通,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下一代人的记忆里,将不会再有‘南不通’。”负责维护狼山景区5G信号的陈实也幸运地见到了习近平总书记。他喜滋滋地告诉记者,妻子已经怀孕,明年3月他就要当爸爸了。“你这么喜欢这里,是不是希望将来孩子也在南通生活呢?”记者问。“孩子的根会在南通,但他会有更多的选择。”陈实说,“现在一体化发展这么快,将来去苏州、上海工作生活,都很方便。”

“可不是吗?小时候只能远远地看着江南,现在这么宽的长江,说过去就过去了。”说话间,吴湛打开手机相册,翻出9月28日他参加村党支部活动到张家港永联村参观学习的照片。“那天我们乘大巴走沪苏通大桥,只用了不到1小时就到了永联村。我真的感觉,江南江北融为了一体。”吴湛告诉记者,“新闻上说,南通将来要建8条过江通道,形成‘八龙过江’格局。我跟老伴商量好了,年轻的时候出门少,将来我们要多出去旅游,把当年的遗憾都补回来。”

地处长江下游,保护长江要“力争上游”

江风清凉,轻涛拍岸。站在全长5公里的滨江绿廊上,习近平总书记听取了五山及沿江地区生态修复保护、实施长江水域禁捕退捕等情况介绍,对南通构建生态绿色廊道的做法表示肯定。

“总共3块展板,总书记看着展板上的前后对比照片,听了10多分钟,听得非常仔细,并不时提问。”负责讲解的南通狼山旅游度假区党工委书记成宾告诉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听到“五山地区关停并转‘散乱污’企业203家”时,马上问,这些企业是彻底关闭了,还是搬到其他地方去了?听到“彻底关闭”的回答后,总书记很欣慰。

“黑臭水体是怎么整治的,硫磺堆场码头是怎么处理的,长江退捕渔民安置得怎么样……总书记对这些都非常关心。”成宾说,这几年,南通五山地区从城市“后巷”变成了“绿肺”,作为五山地区生态修复的建设者、见证者之一,听到习近平总书记对沿江整治修复工作的肯定,心里无比自豪。“看到江水更清了、江岸更绿了、周边群众脸上的笑脸更多了,我也更加真切地理解了总书记所说的‘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

就在习近平总书记到南通考察的前一天,国内最先进的散货装卸码头在南通港天生港区交工,通过采用输送机大带宽抑尘防雨覆盖带、自洁净大运量化肥斗式提升机、斗轮机堆取木片3项新技术,实现了“环保、安全、节能、高效”四大跨越。这座散货码头原来就位于狼山沿江水域,主要从事硫磺、化肥等物资装卸,由于技术落后、设备老化,严重污染周边环境,和集装箱码头一起被整体搬迁。

“推进长江大保护,本质上要求我们走绿色发展道路。”南通市委书记徐惠民说,狼山港集装箱码头搬迁后,因为航道更宽、堆场更大、自动化程度更高,发展态势更好,今年吞吐量逆势增长超过30%。南通正统筹推进沿江沿海产业布局,在通州湾建设“铁路连港区、内河到码头、港口通大洋”多式联运体系,打造江苏新出海口。现在,沿江好生态已成为南通集聚优质项目的“金字招牌”,招商引资时,带着投资者到江边走一圈,就会给南通增加不少印象分,接下来的洽谈往往会顺利很多。

地处长江下游的南通,要努力在长江大保护中争取“上游”。“我向总书记报告,南通提前一年完成长江退捕任务,191艘长江渔船、368名长江渔民去年年底全部退出长江捕捞,总书记表示肯定。”徐惠民告诉记者,“退捕一年,长江南通段四大家鱼的数量明显增多。南通计划将长江禁捕范围进一步拓展到江水与海水交汇水域,保护好鱼类繁殖地。”

链 接 >>>

南通市五山及沿江地区

南通古地名“崇川”,指的就是有江有山的地方。市区南部狼山、军山、剑山、黄泥山、马鞍山临江而立,是长江入海口少见的地理风貌。5座山加上周边的长江岸线腹地,统称为五山及沿江地区,总面积约17平方公里,沿江岸线约14公里。

由于历史原因,五山及沿江地区资源多头分割管理、质态不优,管理和保护实施难度较大;沿江岸线港口产业单一效能偏低,散货码头设施老旧,生产工艺落后,能耗污染大,加之港区陆域空间狭窄,港城结合地带成为南通主城区脏乱差的集中区域,甚至出现蚕食生态的现象。“滨江不见江、近水不亲水”成为城市发展窘境。

2016年底,南通统筹推进沿江地区产业退、港口移、城市进、生态保,拆迁“散乱污”企业203家,清理整治“小杂船”162条(户),拆迁河道周边各类违建6.5万平方米,退出沿线港口货运功能,修复岸线12公里。几年间,五山地区新增森林面积约6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到80%以上,初步形成林地、自然保留地、湿地、水体层次互生的生态体系,有效促进了长江岸线水土保持和水源涵养。2018年,狼山国家森林公园以全票通过专家评审,成为南通首个国家级森林公园。

本版撰稿 徐 超 贲 腾

俞圣彤 黄 伟 陈炳山

本版摄影 蒋文超

标签:南通;长江
责编:吴冠文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