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50.jpg
1200x50(1).jpg
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我家住在长江边上
2018-08-08 20:46:00  来源:交汇点  作者:吴琼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 8日晚上,随着客轮顺着长江由安徽向江苏行驶,我的心中涌起一阵激动--即将抵达我最熟悉的那段长江了。作为一个泰州人,长江穿境而过,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对长江有天然的亲切感,这份亲切也许来自周末和父母到江边玩耍时,长江如同一直在那儿的一位老友,静静地听我们谈天说地;也许来自连接泰州、无锡的江阴长江大桥建成后,我们全家出动,坐车在桥上兜了几个来回、俯瞰长江的兴奋;也许来自小学时的某一天,爸爸突然兴奋地告诉我:泰州引江河通水了,我们以后喝的都是水质更好的长江水了。

  长江伴随我的成长发生着变化。小时候,到江对岸的苏州走亲戚,要等半天一班的轮渡,那时我会从大巴车溜到甲板上,扒着轮船栏杆看鸥鹭逐浪,江两岸,是农宅和庄稼;上大学后,每次从浦口到位于市区的老校区都会经过南京长江大桥,看着课本里写的玉兰花灯柱,念着“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江两岸,多了些工厂和烟囱;如今,我在长江之畔安了家,晚上从窗户望外去,灯火点点,“南京眼”这一新地标格外瞩目,江两岸,是绿树成荫的滨江文化带。从原始状态到大开发大建设,再到现在的大保护,长江之变化,折射的是社会发展各个阶段的不同样貌。

  不变的是,长江依然通过一根根引水管道、一条条南来北往的货船滋养着我,哺育着江两岸的百姓,甚至通过南水北调这一历史性工程,惠及更辽阔土地上的居民。令人自豪的是,南水北调东线源头就在位于江苏腹地的江都水利枢纽。2013年,东线工程正式通水,我有幸采写通水报道,从源头江都附近的长江三江营处,跟随江水一路北上至苏鲁交界处的南四湖,见证江苏如何通过13级泵站,克服40米水位差,从低处向高处输水,为缺水的北方送去一条河。

  从那时起我更加意识到,保护长江水质,受惠的是祖国辽阔版图上“共饮一江水”的数亿人民,有着深远的意义。然而由于发展阶段的局限,长江开发总体上走的还是一条依靠资源大量投入的粗放式发展道路,当习近平总书记痛心地形容她:“病了,病得不轻了”,人们恍悟,长江已经严重透支,历经几十年激流勇进的大开发、大建设,是时候改变了,也是有能力做好这件事的时候了。

  保护长江就是保护未来,如果说过去我们对长江更多的是“索取”,那么现在就到了回馈反哺她的时候了。对地处长江下游和末梢的江苏来说,全省80%的生产生活用水源自长江,沿江地区经济总量占全省八成、进出口占九成。与沿江省市协同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让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江苏有责任、有需要、也有能力带头扛起使命担当。

  1300多年前,江苏诗人张若虚写下了横绝唐诗的《春江花月夜》,让我们感受到“江天一色无纤尘”的美景。“人生代代无穷已”,让长江再现一江清水、两岸葱绿,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讲好新时代长江故事,我们责无旁贷,等到有一天,我们的子女长大后,也会指着长江骄傲地说:“看,这是我们的母亲河,她壮美又澄澈,我家就住在长江边上。”

  交汇点记者 吴琼

标签:长江;我们;经济;江苏;大江;两岸;来自;发展;保护;泰州
责编:孟涛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