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新华调查|招标竟成发展“绊脚石”,村集体经济亟需机制“松绑”
2018-07-10 15:11:00  来源:新华传媒智库  作者:丁亚鹏  
1
听新闻

  鼓励村级集体经营土地或领办土地股份合作经营,是江苏积极探索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增加村集体稳定收入,增强村级集体造血功能的新途径。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是为啥呢?

  招标程序复杂让小麦误了农时

  从前年起,财政部每年拿出3亿元,江苏省结合精准扶贫政策按1:1配套,扶持发展村级集体经济试点,其中对开展土地股份合作经营试点村补助200万元。涟水县共有5家经济薄弱村成为200万元补助的村级集体土地股份合作经营试点村,其中前进镇前进村经营规模最大,共流转土地900亩。

  6月29日下午,交汇点记者来到该村采访,发现许多稻田的秧都栽完了,还有少数成片大田没栽。省委驻涟水帮扶工作队队员、前进村“第一书记”周腊成告诉交汇点记者,已经栽完的是当地的家庭农场,剩下没栽的是村集体的。

  “程序太复杂,都不想要了。”说起一年来的试点体会,村党总支书记余华章直摇头。从买种子、化肥、农药,以及机械作业、用工等等,都要经过招标程序。因为招标,去年种小麦比正常农时晚了一个月。“招标前后公示就要两周时间,如果流标一次,还要延迟约半个月。”

  “村集体想做点事太难了。”涟水县保滩镇洪荡村党支书记姜芝告诉交汇点记者,根据当地村居小微权力运行管理规定,采购金额在500-1000元的要经过3家询价、盖章、出具询价函,经过公示,最后报镇里审批。超过1000元的要招标,2万元以上的要拿到县交易平台招标,其间每个环节都要公示。去年村里种植瓜篓采购肥料就招标了2次、采购农药招标4次。舆人在该村公示栏看到,橱窗里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各类招标公告,土地流转、土地深翻、土地起垄、化肥采购、农药采购、瓜篓种苗采购等等,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业内人士指出,招标制度本来是规范村集体经济运营程序,防止暗箱操作,却因为制度不适应农业发展规律而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负面问题,反而束缚了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

  “村级集体经营中碰到的疑问和问题不厘清,将会影响这项工作在面上全面推开。”海门市正余镇分管农业副镇长姜丽琴不无担心地说。

  招标价比市场价高出20%以上

  调查中,受访的村干部反映,村集体农业生产经营招标,不仅费事,耽搁农时,还增加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农业生产成本和经济负担。

  “村集体所挣的钱都让招标和供货商拿去了。”前进村会计左进算了一笔账,拿麦种来说,种子公司1.80-1.90元/斤,招标价却高达2.35元/斤,每斤多出四五毛,一亩地需要麦种70斤,就多支出30来元,800多亩就要多付2万多元。

  左进说,招标时,每份标书1000元,报名费100元,如果中标了还要出评标费900元。中标一次,就要花费2000元。他们统计了一下,光麦种麦收就招标12次,招标费用支出2.4万元,按今年种植813亩小麦计算,平均每亩增加成本约30元。“招标价比一般市场价要多付出20%以上,这种制度设计不知道对农业生产的好处在哪里?”

  余华章说,因村集体在农业生产中的用工费没有经过招标,镇财政所不同意报支,6万多元用工费用至今仍挂在账上。“没办法招标,没有提供这样服务的劳务公司。”余华章说,即使有劳务公司开票,不仅要加税费,还要加服务费,费用一下又多出不少点。

  公示栏里各类招标公告令人眼花缭乱。丁亚鹏摄

  针对村级集体经营土地中碰到的农资采购、资金使用等实际问题,省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站负责人冷媛建议采取拆分购买、分批支出,避开大额审批和招标流程。这一看上去不错的主意,在不少村干部来看,根本行不通:“凡未经招标的支出均属违规行为,要受到追责或问责。”

  配套用房用地难,也一直是村级集体经营的痛处。“村里没有一寸建设用地,连一般农用地指标都被镇上收去统一使用,村里想发展很难。”海门市正余镇五总村支书汤芦说,村里搭建了200多平方米的临时建筑,结果被国土部门罚款8900元,还被勒令拆除,恢复原状。前进村也遇到这样的尴尬,原先准备农田边建个水泥晒场,招标程序也走完了,结果国土部门不允许建,搞得很被动,几十万斤小麦只得堆放在村民活动广场。

  村级集体经营亟待机制“松绑”

  涟水县保滩镇洪荡村瓜篓种植园。丁亚鹏摄

  业内人士指出,村级集体土地股份合作经营中暴露出的生产经营过程中流程多,变相地增加了农业生产成本,加重村集体经济负担,束缚生产力发展,抑制村级集体土地股份合作经营的热情,不利于村级集体经济发展。

  “试点,就是要先行先试,什么都不敢突破,还要试点干吗?”省农村综合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刘洪说,省里试点,只出政策,具体操作和管理由各个试点县(市、区)对接。现在试点中出现村干部不敢担当、不敢作为,跟缺乏建立容错机制有关。

  “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海门市正余镇党委副书记张剑斐建议,村集体从村民手中流转土地后,拿到公共资源交易中心面向全社会公开招标,把土地包给一个有资格、有种地经验的管理团队来运作,效益按比例分成。“这是一种切实可行,也是符合当下农村集体状况,把风险降到最低的方式。”

  南通市农工办经管站站长盛新荣认为,“放管服”改革要求简政放权,优化服务,激发市场活力。当前村集体经营管理也要顺应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创新体制机制管理,简化流程,完善绩效考核办法,旗帜鲜明地为干事创业者撑腰打气。

  刘洪透露,今年我省将对《扶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项目样本清单》、《扶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试点管理制度样本清单》进行版本升级,指导试点县(市、区)、试点村建立和完善集体经济发展体制机制,包括民主决策制度、经营管理制度、收益分配制度、考核奖励制度等,以制度规范生产经营管理活动。同时,组织试点村干部培训,总结交流试点工作经验,探索集体经济多样化发展格局和长效机制。“省里也希望通过试点,探索建立农村集体经营容错机制,规避一些非主观原因造成损失而引发的问责。”

  来源:新华传媒智库

  记者 丁亚鹏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的稿件,均为新华传媒智库独家版权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传媒智库、江苏舆情观察、民声汇、政风热线”。

  免责声明: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及内容真实性未经证实,对文章真实性、倾向性等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

标签:
责编:戴凌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