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江苏 > 交汇点 > 正文

0

“减负令”加快在江苏小学落地执行,作业减负为何引起家长“思想负担”

来源:交汇点   作者:蒋廷玉   2017-11-10 10:10:00

    交汇点讯 “严格控制每日作业总量和时间,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小学中高年级、初中和高中学生每天书面家庭作业总量,分别控制在1小时、1.5小时和2小时以内。”这是省教育厅10月下旬发布的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意见重点内容之一。 

  记者跟踪采访发现,一、二年级作业“减负令”正加快在省内小学落地执行,但家长和学校对此反应却不尽相同,有的拍手称快,有的却疑虑重重,“众口难调”折射了减负“操作之困”。

  回归教育本质,“零”书面家庭作业

  记者采访发现,在省教育厅出台“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要求前,部分学校已率先展开作业减负实践。

  “我们学校很早就有‘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作业’的规定,从我开始工作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南京洪武北路小学二年级数学老师张晓丽入职已经8年,她感言,对于一、二年级的小学生来说,每天学习新知识,大概九成左右的学生可以掌握,虽然放学后没有书面作业,但是有口头作业,比如看一看第二天的内容,找一些适合低年级学生的数学绘本来看,“再比如学习乘法的时候,我会要求学生在家或者超市里寻找与乘法相关的东西,从生活中学习数学,这也是引导和培养学生兴趣的一个过程”。

  “低年级语文课程使用的是苏教版教材,有配套的小册子,相当于补充习题,学生都是在校内写完,这样可以保证学了之后立即得到巩固。”南京游府西街小学二年级语文老师沈夕玲告诉记者,小学一、二年级课后根本不需要布置书面作业,当然也不是纯玩:“我们要求学生放学后每天保证15-30分钟的课外书阅读,这也是对他们专注力的培养。此外,读课文、预习生字词也是每天要完成的任务。”

  “省教育厅‘减负令’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我理解主要是指试题类、应试类的作业,取消这类书面家庭作业非常必要,让孩子在这方面花费太多精力是一种浪费。”省教科院基础教育研究所副所长倪娟认为,一、二年级的孩子放学后,把多出来的时间用在他们喜闻乐见的游戏式、体验式活动上,对他们身心健康成长更有好处,符合现代教育发展趋势,也是回归教育的本质。

  南大附小一位学生家长也认为,低年级的知识没必要重复训练,“零”书面家庭作业可以给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

  作业做减法,家长的焦虑却做了加法

  “一、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的做法正在省内小学推开。伴随政策执行的深入,家长的矛盾心理也开始凸显出来,甚至还有不少家长表达了担忧和焦虑。

  11月6日,南京城南一所小学一、二年级不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新规一落地,微信家长群就“炸了锅”——

  “这次来真的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应该都没有家庭作业需要批改。请问:学生字丑怎么办?阅读怎么办?默写怎么办?写话怎么办?以后作文怎么办?考试怎么办?”

  “一年级下学期,不要求写拼音,好多问题就容易积累。”“没有作业,回家就开始玩,都没有预习、复习的心,升三年级之后怎么办?”

  “不留作业,光靠课堂上那几十分钟,一个班级四五十个孩子,能学到什么?”“这以后孩子的学习是要后果自负了?” ……

  这些家长最大的顾虑在于,作业虽然没了,但应试机制仍然存在,老师不布置家庭作业了,家长却免不了要自己给孩子布置课外作业,或者拼课外班、补习班,反而不如学校布置来得高效。

  11月8日下午,南京小市小学门口,刚放学的一年级学生张宇哲满脸欣喜地告诉记者:“回家没有书面作业,可以好好玩!”一旁的妈妈一脸严肃地说:“书面作业是没有,口头作业还是要做的哦!口算啊,识字啊,背诵啊,还有我给你布置的练字作业,最后考试还是要动笔写的,平时不练怎么行?!”张宇哲妈妈坦言:“平时是素质教育,一到期中期末就是应试教育,这就是现状。既然学校不布置书面作业,我们家长就帮孩子找一些书面作业来做。”

  盐城一所农村小学,一年级、二年级各有5个班,每个班有40多个孩子。校长坦言,老师平时还是适量布置一些书面家庭作业的,否则家长不放心,老师也不淡定。“农村孩子不大可能上校外培训班,适量书面家庭作业能够对课堂上所学的东西加以巩固。据我所知,不少农村学校都是布置书面家庭作业的。”

  “减负”是大方向,但执行可否不搞“一刀切”

  对于部分家长、学校不淡定,一些业界人士表示是情理之中。

  南京一家教育微信公众号运营人叶凤珍在表示支持作业“减负令”的同时坦言,小升初、中考、高考选拔机制的存在,让低年级的减负很难真正做到,最后可能是校内减负、校外增负。“事实上,现在家长和孩子的压力主要不是来自校内,而是校外。”

  “家长的焦虑可以理解,毕竟大部分孩子还是要参加考试,入学、升学都存在竞争。焦虑心态的根源其实还是优质教育资源的不均衡,所以家长会不停地给孩子加压,课外班、兴趣班……现在小学生的负担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这个年龄应该承受的负担。”南京晓庄学院教育科学学院院长曹慧英表示,家长内心的不淡定跟他们的教育信念也有关系,一些家长只盯着孩子学习成绩,而对孩子心智成长、人格发育关注较少,所以家长也要接受教育,了解教育规律、成长规律。

  “老实说,我对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不是特别赞成。”南师大教科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副研究员向记者表示,一、二年级的孩子接受知识的能力和速度是有差异的,需要因材施教,所以“一刀切”地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未必合适。再说学校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了,有些家长就会把孩子送进课外辅导班,孩子的负担不但没有减下来,反而带火了教育培训机构,这样的结果好吗?“个人觉得,书面家庭作业为‘零’未必就好,关键是适度,减负也要注意避免矫枉过正。”

  倪娟则认为,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不意味着“一减了之”,学校应该积极主动设置一些有趣益智的游戏、实践活动课题,丰富孩子课余生活,助力孩子身心健康发展。

  交汇点记者蒋廷玉葛灵丹汪晓霞 实习生张骏懿

标签:

责任编辑:陈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