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311020338.jpg
2018年一季度交通出行报告出炉 南京首次进入十大拥堵城市
2018-04-17 19:27: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滴滴出行今日发布《2018第一季度城市交通出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今年第一季度重点城市的交通运行情况进行系统分析。记者从中看到,受春节返乡人潮影响,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一线城市拥堵排名均有不同程度的降低。而南京,则首次进入了十大拥堵城市之列。

  《报告》从宏观区域到微观道路,客观精细地呈现城市交通运行状况,反映城市规划、市民出行等社会民生特征,有助于为政府决策、学术研究和市民出行提供大数据支持和参考。

  2018年第一季度,哪座城市道路交通最拥堵?拥堵原因是什么?由于春节前后返乡、返城人口流动的影响,交通出行状态又发生了哪些变化?作为交通出行的重要枢纽,机场、火车站等换乘效率如何?关于这些问题,《报告》均做了详细的分析。

  城市拥堵排名,西安超哈尔滨位居第一

  《报告》所使用的交通运行指数TTI,是指衡量交通运行状态的指数,即实际出行耗时除以自由流条件下出行耗时所得的最终数据,TTI 指数越高,代表道路越拥堵。根据今年第一季度交通运行指数整体变化趋势,1月份最为拥堵,2月份恰逢春节,交通运行情况最佳,3月拥堵情况再度回升。

  纵观各城市交通运行情况,报告期内西安全天交通运行指数为1.62,虽然相比去年第四季度降低了0.1%,但是其拥堵状况位居全国首位。上一季度的“堵城”哈尔滨,交通运行指数降低了6.3%,在全国十大拥堵城市中位居第二,长春、重庆、呼和浩特、沈阳等紧随其后,南京、合肥则是首次进入前十。

  《报告》还公布了早高峰、晚高峰的拥堵城市排行,其中早高峰期,哈尔滨、长春、沈阳依次位于前三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排名下降,部分二线城市拥堵排名则上升;在晚高峰期,西安拥堵程度排名第一,其后依次为哈尔滨、重庆、合肥等城市。

  从《报告》中也可以看到,春节是阖家团聚的传统节日,很多人从所在的城市返回家乡,一线城市的出行需求减少,道路拥堵情况有所好转。比如北京,在上一季度的全天、早高峰、晚高峰的拥堵排名都很高,到了今年第一季度,则分别降低到第十名、第四名和第五名。此外,上海、广州等城市交通运行指数均降低,特别是广州和深圳,无论是全天还是早晚高峰期,都没有进入拥堵城市前十。

  交通出行高峰期的拥堵路段和区域方面,在哈尔滨,“职工街:工农大街,城乡路”路段最为拥堵,平均交通运行指数为5.771;最拥堵的区域则是乐松广场附近,TTI指数为1.993。在西安,凤城一路、沣惠路北段等路段接近严重拥堵,不过TTI指数整体低于哈尔滨拥堵路段,拥堵区域包括小寨、电子城、钟楼等等。长春的“拥堵之最”,分别是珠江路、东七条路、前进大街等路段,以及长春南站、新民广场、三马路等区域。

  典型城市拥堵分析,信号灯表现需关注

  去年4月,滴滴出行发布了全国重点城市交通运行报告,在之后的多份季度报告和全年度报告里,哈尔滨交通较为拥堵。本期《报告》以哈尔滨为例,从时间、空间等多个维度分析道路拥堵的特征。

  《报告》显示,哈尔滨在工作日具有明显的早高峰和晚高峰,其中早高峰拥堵状况主要分布在二环以内,晚高峰拥堵范围则相对较小,并且更加分散,推测主要是由于人们下班时间较为分散所致。从时间上看,早高峰为8点到9点,晚高峰出现在17点到18点之间,在下雪天气,拥堵状况加剧且持续时间更长。比如今年1月部分日期,降雪导致拥堵时间从早上7点延续到晚上19点,其中多个时间段为严重拥堵。

  具体到拥堵较为严重的位置,《报告》对信号灯延时数据进行分析。比如在最拥堵的区域乐松广场附近,和平路和体育街交叉的路口信号灯,早高峰延时为123.79秒,与该时间段内道路严重拥堵现象较为一致;晚高峰时,乐松广场的“和兴路-哈平路”信号灯延时101.83秒,延时值较长,而通过该路口进入乐松广场区域的车流量增加,有可能是加剧区域拥堵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最拥堵路段职工街附近的部分信号灯上,《报告》建议对这些路口信号灯配时进行深入诊断。

  信号灯是引导交通运行的重要基础设施,提升信号灯运行效率,有助于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状况。去年,滴滴出行与二十多个城市交通管理部门合作,在济南、武汉等城市部署了1200多个智慧信号灯,交通延误时间平均下降了10%到20%。在本期《报告》中,滴滴出行智慧交通团队使用饱和、失衡、溢流、失调等指数,对城市路口运行状况进行科学评估。比如在济南,评估结果显示,济南全城工作日早晚高峰大部分交叉口绿灯时间分配均衡,而历下区、市中区部分路口在工作日高峰期存在溢流问题,有一定提升空间。

标签:哈尔滨;西安;信号灯
责编:罗鹏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