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jpg
寻访革命功臣亲历记|最惨烈一仗,128个人剩下7个人
2019-09-19 11:29:00  来源:常州日报  
1
听新闻

  “这是新四军骑游队的,这是新四军研究所的,”因身体原因长期住在邹区卫生院的孙国元,指着墙上长年悬挂的几张照片说,“因为我曾经给陈毅老总当过警卫员,这是2017年9月,陈毅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和我的合影……”

  特意换上一身新四军军装的他,胸前挂着数十枚大大小小的军功章,见证着这位94岁老战士曾经的戎马生涯。

  16岁去茅山加入新四军 

  孙国元1926年出生于邹区鹤溪,当兵时年仅16岁。此前,他的名字叫孙云海,曾经为了吃饱肚子,13岁时逃出家去,改名换姓为李玉根到外面讨生活。

  “当兵时,枪都比我人长!那年我母亲去世,从家里出来时,我拿了一袋黄豆换了一角两分钱,就跑去了茅山。那时11个人一起被编入新四军的新兵班,经常晚上急行军,你拉着我的衣服,我拉着你的衣服,摸黑走累了,倒在稻草上就睡着了。有时醒过来,就发现有同伴躲不开日本鬼子的枪子,队伍里人就少了。”

  “孙国元这个名字,是我入党时改的。我18岁就入党了,因为家庭成分和社会关系好,表现又积极,仅仅6个月后就从候补转正了,而通常那时转为正式党员要一年半时间。”孙国元说,“这个名字好听又好记,国么,要记着人是国家的,是中国人;元么,笔画简单又有钱的感觉。”

   抗日游击拼刺刀 

  “打仗不怕死,冲锋在前面。”回忆当年,孙国元嘴边最常挂着的就是这句话。

  他印象里,很长时间在大白果树打日本鬼子。一次,半夜11点去围剿一处日寇,悄无声息地摸到门口,抓一把烂泥塞住对方警卫的嘴巴,然后,一刀刺死。他说:“那时我们每个人带着4枚土造手榴弹,分西面、东面、北面3个方向围攻。院子里爆炸后,日本鬼子都穿着裤衩逃出来。虽然我们没有枪,但那次趁着天黑看不出来。我们19个人最后干掉了20个日本鬼子,还缴获了1挺机枪、7支步枪。”

  “当时,多数是打游击。”孙国元主要是在雪堰和如今的无锡马山周边作战,“白天睡觉,晚上打仗,基本上隔一天就要干一仗。”武器短缺,就拼刺刀。孙国元说,他曾经翻过两个山头抓鬼子,遇上了,直接对准对方的要害刺下去。他自己统计过,一共打死过48个日本鬼子。

  孙国元还说,他们一边打游击,一边还要提防当地的土匪。

  有一次,他为了抓土匪还连翻了5个山头。等回到队伍时,全身都是泥,班长说他只有胳肢窝里是干净的。

  曾在陈毅骑兵连 

  日军投降后,解放战争爆发。孙国元被编入了陈毅骑兵警卫连,先后参加过黄桥、盐城、莱芜、孟良崮等战役,一直到1949年。

  “当时陈毅的骑兵警卫连共有3个排,分别是通信、电话、骑兵。整编作战后,真的是军令如山。比如,要求两个小时内赶到指定地点,就得赶到,差一点儿都不行。我后来是骑兵排排长。”孙国元说。

  孙国元立过不少一、二、三等功。他身负5次伤,其中2次枪伤,3次被日本人的炮弹片击伤。“那次碰上大轰炸,1米外就是一枚炮弹开花,炸得大家浑身烂泥。我当时被震得头一歪就晕过去了。醒过来时,两个肩胛都被埋在了土里,先看看身上有没有中弹出血,然后爬起来继续打仗。”他说,到安徽广德整编时,128个人就剩下了7个人,心里想:“这次不死,大概也就不会死了。”

  孟良崮战役后,孙国元因伤离开了战场,前往山东疗养,后来又回到了江苏。高邮整编时,他把所有东西都交了公,就剩下华东战区的残疾证,落在衣服口袋里,成了那段岁月的念想。2014年重新签发的孙国元的残疾证,编号“苏军D011808”,残疾性质及等级是“因战七级”。

  都是为了老百姓 

  渡江战役后,孙国元在丹阳停留了半个月,又随部队开拔到天宁寺,并前往上海南翔。

  后来,他转业到戚墅堰区,进了工厂。

  “那天,我从戚墅堰整整走了两个多小时,回到了安基村。90多岁的奶奶还在世。他们那时都以为我早死了,看到我就说了一句话,真是云海啊!”

  再后来,孙国元在多个岗位上工作过。最后,他是在西林粮管所主任岗位上退下来的。

  那些年里,孙国元曾经和30来个人一起组成了常州市骑游队,近的到过南京、上海,远的到过湖北、湖南等地,最远到过北京、天津。他笑称:“打仗跑遍了半个中国,脚踏车又骑了半个中国。”

  何嫄

标签:
责编:贾晓君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