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一个心理师的升华路:“你好,我是专业社工金建红!”
2019-05-15 12:24:00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5月15日常州讯(唐传虎)  从一名优秀教师到专职心理咨询师,现在向大家介绍自己时,她更愿意这样说:“你好,我叫金建红,我是一名专业社会工作者!”

  经历了驰援汶川大地震带来的心灵震撼,她对记者说:“零距离接触的那场大地震,就像一条清晰分割线,无论生活和工作,我的人生前后都发生了质的变化。”汶川归来,她将公益进行到底,累计社会服务时长已超过30000小时。从“草根公益”升阶“专业社工”,她演绎了一个心理师的独特“升华路”。

  “我的前半生”:大灾如师,坚定了我的公益心

  直到现在,金建红还是习惯别人叫她“金老师”。2002年,因为对心理学的浓厚兴趣,经过系统学习后,她从学校辞职成了一名专职心理咨询师。因为天生热心肠,接触的很多咨询者又是弱势群体,这些心理困境对象的凄凉景况触动着她,减免费用成了她心理咨询生涯中的“家常便饭”,一颗公益的种子那时就在她心里发了芽。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突如其来,一场举国难忘之殇。获悉灾区急需心理咨询师参与抗震救灾的消息后,金建红立即与同事一起在网上报名,自己筹措了资金,作为全国首批心理援助志愿者,在灾后第三天,就冒着生命危险奔到了救灾第一线。

  那是以前生命中从没想过的场景啊!一幕幕让金建红至今难忘。到处是断壁残垣,满目疮痍,几乎看不到一幢完整的房子。所有的救援人员都在不停歇地忙碌,就在金建红所在帐篷安置区不远处,还有来不及收殓的尸体。

  遇到在江阴服役的小战士黄恒时,他已经连续在灾区救人5天5夜,被大家看成英雄,但是明显木讷、不肯说话、情绪相当低落。他的战友把金建红找来看看,担心他是不是心理出了问题。长时间在废墟中寻找受灾群众,黄恒和战友们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他甚至一度昏倒在救灾现场。一番开导,黄恒渐渐说出了心里的痛:在一处废墟中他们发现了一位还有生命迹象的大伯,由于被压得很深,他和战友必须依靠大型机器才能尽快把他救出来。等待挖掘机赶来时,黄恒和战友一直鼓励那位大伯,希望他能够坚持下去。但是,就在挖掘机离他们只有不到4米的时候,黄恒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大伯离开人世。虽然他们在废墟里救出了很多人,可黄恒却觉得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心理危机干预的后半程,金建红一直握着小战士的手,让他知道自己和他有同样的感受。

  这是仅有的一张金建红为灾民做心理援助的“模糊照片”

  在灾民安置点,金建红和同事一个个帐篷寻找需要心理援助的人。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腿上受了伤,皮包骨似地躺在一顶帐篷的角落,连续几天不肯说一句话,怎么劝都不肯吃东西。旁边的人悄悄告诉她们,老奶奶在地震中失去了孙子,那是一个从路边捡来的双腿残疾的弃婴。老奶奶生活条件不好,只要有一口吃的,都会先给这个孩子,15年来俩人相依为命,是“祖孙”又胜似“母子”。老人这是“哀莫大于心死”,已经打算和孩子共赴黄泉。金建红她们没有直接触碰这个话题。而是对老奶奶聊起了自己可爱的孩子。老奶奶突然放声大哭,堆积在内心的伤痛,随着泪水爆发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说着孙子的乖巧可爱。受到感染,金建红和同事也陪着老人泪流不止。“您应该好好吃饭,好好活着,您的孙子在天堂才放心啊!才能到孙子的坟上去烧纸钱给他,让他在另一个世界生活幸福啊!”适时的开导,让老人没有神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第二天,金建红再去回访老人的时候,她已经主动要求吃一些流质食物。

  不断援助别人,金建红自己也经历生死。在北川中学给解放军官兵做心理干预的那天晚上,头顶上的堰塞湖有决堤危险,金建红她们在各种巧合下成了滞留的最后一批人。因为没有信号联系不上,救灾指挥部一度将她们纳入失踪名单。当天晚上风雨交加,余震一波又一波。凌晨两三点钟,在远处山上不停传来猪叫、狗叫和开山的炮声中,金建红在手机上给老公写下了“遗言”,要他好好照顾女儿。

  大灾如师,所有的痛苦扑面而来,又在瞬间催化出人性最光辉的一面。这一切让金建红感同身受,庆幸自己的存在,也让她意识到,通过心理学专业知识技能,自己或许可以帮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我的后半生”:要服务更多人,“草根公益”升阶“专业社工”

  在灾区的10天里,金建红和同伴身上的钱和食品,全都捐给了灾民。回来后第一时间,她又组织了第二批心理援助志愿者奔赴灾区,为灾后的孩子们提供心理援助服务。

  同时,她也在反思,光靠自己一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才能帮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经过近一年筹备,“常州市心理咨询师协会”作为一家非营利性的社会团体成立,金建红出任秘书长。2009年10月,在金建红的努力下,常州市民首部“心灵公益热线”创办开通,由心理咨询师协会的伙伴们轮流值班,免费为市民提供各种心理援助公益服务。

  恰好是金建红轮值热线的一天,她接到了一个小伙子的电话。小伙子是位刚工作不久的大学生,在报纸上看到“心灵公益热线”的号码,他怯生生地打来电话:“我可能不正常,老是想自杀!我就想找个不认识的人说说话。”金建红立马约了小伙子见面。

  一见面,小伙子一脸抑郁,说他一有空就忍不住四处徘徊,无论走到哪里,第一个念头总是在想“那里怎么样自杀比较好”。说着说着,小伙子颤着肩膀抽泣起来。他当时才22岁,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异各自再婚 ,他很早就开始住校独自生活。金建红劝他回趟家试试,他摇摇头特别无助:“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需要我!”金建红一边开导小伙子,一边借口登记信息若无其事地要到了他父亲的电话。

  等暂时得到安抚的小伙子离开后,金建红立即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讲述了情况后,这位父亲大吃一惊:“我儿子一直很乖很听话,这些我一点不知道。”金建红要求他尽快给儿子打电话,他的孩子缺乏家庭和社会支持,这么多年什么事都自己扛,一直很孤独,心理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几天以后,这位父亲打来电话,连声感谢金建红:“金老师,你这是救了我儿子一条命啊!”他不仅打了电话给儿子,还立即从外地赶来常州把儿子接回了家。

  “我想要自杀!”这么多年来,金建红和她的伙伴听过无数次这样让人痛彻心扉的话,仅她自己就从生死线上拉回了30多人。甚至有经历两天两夜45个小时,运用各种心理咨询技巧,成功拉回站在高楼上要轻生的18岁男孩的壮举,轰动一时。

  凭着扎实的心理学功底,金建红四处拓展公益帮扶领域。她关注家庭健康,与当地妇联和民政部门联合设立婚姻家庭调解室,帮助那些徘徊在婚姻城门内的夫妻减少非理性离婚事件,至今成功挽回近1000多对濒于破裂的家庭;她关注残疾人,2012年世博会期间,呼吁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组织了“轮椅世博行,爱心无障碍”公益活动,让当地30名残疾朋友走出家门,实现了游世博的梦;她关注贫困儿童,发起“金丝带爱心行动——甘南助学行”公益活动,众多的志愿者和社会爱心人士参与进来,与100多名贫困学生“一对一”结对助学,7年多来为孩子们捐款捐物50多万元。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金建红的服务领域却涉及到社区、学校、老年人、青少年、妇女儿童,更多的是在为单亲家庭、困境儿童、残疾人等这些特殊群体提供公益帮扶。

  她开始并不知道,发达国家和地区对从事这类公益活动的人有一个专业的称呼——“社会工作者”。有人告诉她这些后,她眼睛发亮:“这才是正确的方向!”金建红对记者说:“在那之前,我做公益多是搞活动,其实不能‘为活动而活动’,应该紧贴人们的需求来设计服务。”2016年5月,金建红发起成立了非营利社会组织“常州市新北区恩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正式“向专业要力量”。

  为了加强社工专业能力建设,金建红要求中心的所有社工持证上岗,除了社工证,还要尽量考取心理师证、教师证。她连续几年带领新北区50多名持证优秀社会工作者赴深圳、成都学习先进城市的社会工作理念,千方百计到深圳“挖人才”,挖来了“江苏省社工领军人才”、常州市唯一的社工专业硕士研究生。专职社工“质、量齐升”,让恩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成为常州目前最大的专业社工机构。

  走访贫困儿童家庭、帮助困境妇女、走进社区开展居民服务……现在,金建红带领团队开展的公益行动都在专业化系列化,中心负责的各类省、市、区三级的公益服务项目达50多个。

  她为团队里社工行动的每一个新进展而振奋。最近,同事告诉她,在新北区国宾社区承接的服务项目调研过程中,发现刚生完孩子的妈妈有强烈“塑身”需求。她们开发了“女性瑜珈”小程序,发布在国宾社区“妈咪宝贝成长营”微信群,16个名额15分钟就被抢光。

  “我们找的老师就是社区居民,报名来上课全部免费。真正的公益对象就真实生活在村里社区里,紧贴居民需求设计服务,真不能小看这个改变。”金建红对记者说:“你看,原来参加活动的一些人是需要请来的,但是现在精准对接需求设计服务,居民由被动变主动,会逐渐形成紧密的自组织。”

  理念的升阶,让更多公益生发,金建红也“破茧重生”,从一位热心的“草根公益”达人,蝶变专业社工“领舞者”——她充满自信地登上了专业社工大舞台。

标签:
责编:刘洁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