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南京公共自行车使用量回升
2019-04-18 14:45:00  来源:南报网  
1
听新闻

  南京共享单车数量遭“腰斩” 公共自行车使用量回升

  一度引领共享经济风头的共享单车如今陷入困顿:在南京,2018年共享单车数量高峰期时达到60万到70万辆,如今这个数量遭“腰斩”,目前发展总数被控制在31.7万辆左右。然而,扬子晚报记者发现,曾经被共享单车碾压的南京公共自行车却在悄然逆势上扬,使用量明显回升,2018年全市公共自行车使用量超4000万人次。

  公共自行车逆势而上

  共享单车退潮,公共自行车却日活反弹

  2018年南京人骑公共自行车“绕赤道2400圈”

  “2016年最高峰时,南京公共自行车使用达到每天25万人次;2017年,受互联网共享单车冲击,下滑到10万人次,退卡量也逐步增加。”回忆起共享单车大潮带来的断崖式下滑,南京公共自行车公司副总经理田峰脱口而出这些数据。

  繁华仅持续了一年多,2018年南京互联网共享单车数量从高峰期的60万到70万辆“腰斩”,目前南京市面上共享单车发展总数被控制在31.7万辆左右。与此同时,南京公共自行车的日均使用量开始回升。“2018年全市公共自行车日均使用量近10.95万人次,较2017年增长近10%。2018年全市公共自行车使用量超4000万人次,以每次骑行节约出行成本1元测算,为市民节约出行成本4000万元。全年市民骑行总里程960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2400圈),按每公里油耗0.1公升测算,全年低碳骑行共节约成品油960万公升,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1万吨。”

  “年度冠军”全年骑行总次数3738次

  骑行达人眼中的南京公共自行车

  在南京公共自行车2018年骑行报告中,“个人冠军”是一位姓丁的用户,骑行总次数3738次,骑行总时长747个小时,骑行总里程约8970公里。像这样全年骑行总次数超2400次的头部用户就有11名之多。

  徐巍今年64岁,2018年以2756次的骑行总次数排名第三。他有私家车,但上下班、买菜及各类事务的日常出行都爱骑公共自行车,一天内要使用七八次。徐巍认为,互联网共享单车的“无桩”模式虽方便,但管理上的弊端带来不少问题,比如堆积成灾,乱停乱放。

  深度解读:

  田峰认为,和互联网“烧钱模式”不同,南京公共自行车在用“有限家底”保障市民“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在有桩模式下发展更好的管理和运维模式,是团队的使命和责任。南京公共自行车围绕“城市公用”基点,着力解决布点密度和借还效能问题,实现更大范围内的效率调控。以骑行达人为代表的市民高频用车数据画像,正是密集布点、合理布点的结果。

  目前,南京全市共有公共自行车站点近3000个,其中主城1515个;全市公共自行车投放量98000多辆,主城62000辆;公共自行车实体卡发放量全市60多万张,主城40多万;主城APP激活状态的注册用户十几万。2019年,田峰团队并不急于继续扩展布点,而是更加合理布点,甚至会撤并一些点位,让车辆运维更高效。

  公益找车

  除了骑行数据棒,还有公益找车人

  “找车达人”一个月找回10辆公共自行车

  “当我在路边看到被私人占用或是丢弃的公共自行车时,就把车推到附近站点,联系客服来处理。”秦东华不仅是南京公共自行车的爱用者,也是“找车达人”,最高纪录一个月找回10辆车。虽然互联网共享单车也有类似的“找车侠”,但对秦东华的采访中,记者发现,南京公共自行车公司的“找车”制度设计让他更有自豪感。

  当市民发现疑似被丢弃的公共自行车,可推到最近的桩点,然后拨打02585516666客服热线,管理人员会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接棒”。确认无误后,热心市民会得到信息回复,还有小奖励。“惜物”这一朴素行为在公共自行车上形成了接续正反馈,田峰评价说:由于是“公物”,市民的惜物其实就是对城市的热爱。奖励热心找车市民,公共自行车公司算的不是经济账,而是源于更深层次的情感共鸣。

  深度解读:

  共享单车领域有一个共同痛点:车辆损耗和丢失率。南京公共自行车的丢失率不仅大幅低于共享单车,还低于全国同行业。田峰告诉记者,“南京主城区有62000辆公共自行车,遍布大街小巷,有些站点很偏僻,无可避免存在一些偷盗现象。但对比杭州、太原这些公共自行车规模较大的城市,南京的丢失率是非常低的,且呈逐年降低趋势。”记者采访中还发现,由于管理到位和市民爱惜,南京公共自行车的车况普遍较好,甚至有一批最早在2012年投放的车仍在使用,且“身体硬朗”。

  创新管理

  了不起的“临时工”:每天搬车500次

  创新管理,南京公共自行车利用率更高了

  清晨6:30,南京奥体东站公共自行车站点,身穿红马甲工作服的刘文山上班了,他是南京公共自行车管理员,每天早6:30-8:30、晚5:00-7:00,工作4个小时,将车桩上的车及时搬走或补足,保证不空桩、不满桩,站点日均用车量900人次,刘文山每天要搬运公共自行车400-500次。工作之余,还要保证站点和车辆的卫生,包括铲除车身小广告和自行车简单维修。他认为,公共自行车是一项惠民工程,自己一定要把工作做扎实。

  根据城市规模和特点,南京公共自行车最适宜的对标城市为杭州,目前南京公共自行车不仅规模比杭州大,运营成本也比杭州低。据了解,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有700名左右员工,南京公共自行车公司正式员工只有200多名,其余400人是临时人员,他们每天工作4小时,大部分工作通过网络调派,既提高了管理效率,又使公司人力成本节省了2/3。

  南京公共自行车公司有专职项目技术团队负责技术开发和运营大数据分析。技术后台通过车辆轨迹图等分析南京主城区公共自行车总量的流通情况,定期集中调配和资源整合,辅助现场人员根据不同站点的车辆借还规律管理车辆。

  深度解读:

  随着采访深入,记者惊讶地发现,南京公共自行车公司已成为一家互联网属性的公司,在“管人”和“管车”上都将互联网思维发挥到了极致。

  记者了解到,南京公共自行车公司的自我要求是向互联网公司学习产品思维,已启动从“有桩”向“无桩”模式的迭代尝试。从2017年3月起,该公司推出一连串网络技术改进:主城区“畅行南京”手机APP升级,新用户扫码下载后无卡租车;试点南京市首个“闸机式”公共自行车站点,启动无桩模式探索;新开账户全部实现扫码骑行服务;手机扫码和畅行南京卡绑定,老用户绑定APP后,实体卡可分享给他人使用;今年的产品升级方向是推出扫码免押金按次收费服务。

  管理经验成熟,大数据应用娴熟,拥有稳定的车况跟踪和保养团队,南京公共自行车已独具优势。前不久,青桔单车希望南京公共自行车提供有偿运维服务。田峰透露,除了开放运维能力,2000多块广告牌、自行车车身广告也通过拍卖、招标等方式开放合作。

标签:
责编:郭蓓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