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红色地标|江上青:矢志不渝,救亡图存
2021-07-19 10:37:00  来源:紫牛新闻  
1
听新闻

扫码参与活动

为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在江苏省委网信办、共青团江苏省委的指导下,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推出“歌颂写在大地上——线上马拉松暨打卡红色地标”活动。线上线下产品和活动自2021年4月28日推出以来,持续吸引广大受众参与。他们通过H5产品,线上“跑马”重温党史故事,且邀约伙伴们一同加入。截至2021年7月13日 ,参与线上打卡已超 318万人次。线上线下沉浸式打卡,让党史学习入脑入心,也让江苏的红色资源绽放出更加耀眼的时代光芒。

“怕我们的青春会埋葬在冷漠的世界里,为什么不燃烧起血和心脏?变成青春的火紧伴着我们!”宿迁市泗洪县革命烈士纪念馆中珍藏着这样一首诗。诗歌作者是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奠基人之一的江上青,这位在皖东北地区促成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革命先烈,长眠在与纪念馆一墙之隔的烈士陵园中。江上青的一生,虽只有短暂的28个春秋,但他用满腔热血和坚定信念,谱写了一曲激扬壮烈、感天动地的生命之歌。7月13日,打卡红色地标活动来到江上青烈士陵墓,让我们一起聆听红色故事,缅怀烈士的英雄事迹。

江上青照

囚笼锁不住革命斗志 ,始终奔走在抗日救亡第一线

一袭长袍、戴着眼镜、满脸书卷气,泗洪县革命烈士纪念馆内留下很多江上青的形象资料,他是一个既儒雅、又充满斗志的人。

江上青1911年4月10日出生在扬州江都一个中医世家,16岁便走上了革命道路。1927年到1930年,江上青两次因为参加进步学生运动被捕。他在狱中写下了大量的诗歌,表达了积极参加革命斗争、彻底推翻旧世界的坚定决心。

“含着苦笑,我被黑色的小嘴吐出来。宽阔的宇宙剧变得使我晕旋,一瞬间我彷徨在生疏的天幕底下;然而我毕竟享受了新的光辉的洗礼,仰视着太阳,我骄傲起来了……”1930年冬,江上青从苏州监狱重新押解回上海释放时,写下了这首名为《我被黑色小嘴吐出来》的诗歌,尽管当时他因为狱中折磨,患上了严重的哮喘病,却仍旧充满斗志,轻蔑地把反动势力的牢狱比作“黑色小嘴”。短暂休养后,他再次投身革命,在仪征、扬州等地的中学或师范教书,在教学中继续传播革命火种。

抗日战争爆发后,沪宁沿线城市相继沦陷。江上青组建“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18名团员徒步溯江而上,从扬州出发,通过仪征、合肥、六安等地,到达浠水。直线距离500公里的路他们走了一年半,一路上画宣传画、写标语、做演讲;演出抗日剧目,教民众唱抗日歌曲;在报上写文章,积极向工农群众和青年学生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在他们的影响下,一大批人走上了革命道路。

江上青烈士塑像

促成皖东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培养大批抗日青年

1938年8月,江上青在中共安徽省工委领导下,参加了安徽省抗日民众动员委员会第八工作团,在大别山区继续开展抗日宣传工作。3个月后,皖东北地区被日军占领,中共安徽省工委宣传部部长张劲夫代表党组织,决定成立皖东北特别支部,任命江上青任特支书记,派其带领一批共产党员到皖东北开展工作。

江上青受张劲夫等人委派,与国民党安徽省委第六专署新上任专员兼保安司令盛子瑾建立统一战线,负责开辟皖东北抗日根据地的准备工作。到达皖东北后,江上青先后担任国民党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专员公署秘书兼保安副司令、第五游击纵队司令部政治部主任。

“盛子瑾是军统戴笠系统的人,原本是安徽省六安县县长,由县长明升为专员,实际是被排挤到了敌后。”原皖东北地区泗北办事处主任兼二区区长石青曾在回忆江上青时介绍,由于江上青的领导水平和工作能力突出,很快获得了盛子瑾的信任,在思想政治、干部配备等工作中,盛子瑾也是言听计从,由江上青当家做主。

在江上青的推动下,盛子瑾创办皖东北军政干校,江上青兼任副校长并把不少中共党员委派到重要岗位中,培养了一大批抗日青年。江上青推动创办了《皖东北日报》,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他在国民党内部秘密发展党员,扩大党的组织,积极组建武装力量,他做的这些都为创建皖东北和淮北抗日民主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江老师创办报纸,撰写社论,宣传当时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经常抄收延安的广播,翻印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对宣传抗日和扩大共产党的影响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原中国人民解放军蚌埠坦克学院院长朱海峰在2011年到泗洪县调研时回忆,自己曾是皖东北军政干校的学员,当时江上青在军政干校中培养了600多名青年骨干,这些学员绝大部分都成为皖东北地区党政军民学各方面的骨干力量。

罗岗会谈场景

努力促成“罗岗会谈”,推动皖东北国共合作、团结抗战

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1939年3月,中共皖东北特委成立,杨纯任特委书记,江上青为特委委员。特委成立后,积极协助张爱萍等进一步推动皖东北国共合作、团结抗战局面的形成,创建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在江上青和其他中共党员的影响下,盛子瑾最终同意中共豫皖省委书记、八路军高级参谋张爱萍和新四军游击支队政治部秘书刘玉柱二人进入皖东北,在双沟镇罗岗村会谈。

泗洪县革命烈士纪念馆内,有一组名为“罗岗会谈”的铜像,讲述的就是这段往事:一方小木桌两侧,左边坐着江上青和盛子瑾,右边坐着张爱萍和刘玉柱,双方会谈十分成功,达成了抗日合作协议,盛子瑾同意在皖东北的张塘镇设立八路军、新四军驻皖东北联络处。

八路军、新四军驻皖东北联络处后来成为全国8个联合办事处中最北端的一个,使八路军、新四军能够进入皖东北开展抗日游击战,为皖东北和淮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创立、巩固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原皖东北特委书记杨纯在回忆江上青时曾评价道:“我党我军之所以能够如此迅速地在皖东北敌后扎根,后来建立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并进一步打开苏皖局面,这和江上青的远见卓识和积极努力是分不开的。”

江上青烈士陵墓

28岁那年遭伏击杀害,烈士长眠之处今成红色文化公园

江上青的出色表现为皖东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奠定了坚实基础,也让很多反动势力怀恨在心。1939年8月29日,江上青遭地主武装伏击,在安徽泗县小湾村壮烈牺牲,年仅28岁。

噩耗传来,皖东北人民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人们将烈士遗体安葬在崔集(今泗洪县孙园镇),并分别在烈士生前战斗过的青阳、崔集召开隆重的追悼大会。1982年,泗洪县委、县政府把烈士遗体迁葬在县革命烈士陵园,并于1983年对江上青烈士陵墓进行重修,张爱萍将军题写碑铭“江上青同志之墓”,刘玉柱、杨纯、周邨共同撰写碑文。如今,这里已成为江苏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拼将瘦骨埋锋镝,常使英雄祭血衣。”江上青以生命践行了自己的铮铮誓言。他的遗孀王者兰在《悼江上青》诗中对深爱的人给予了评价:“十年壮志山河劫,一片丹心日月明。” 2009年9月14日,江上青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如今,泗洪县在江上青烈士的长眠之处打造了一座红色文化公园,通过“雕像+教育长廊”模式,再现还原了江上青等革命先辈在皖东北地区开展敌后抗日工作的重要场景。广大群众在参观过程中缅怀英雄事迹、传承革命精神,潜移默化地学党史、知党情、跟党走。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刘梦雪

泗洪县委宣传部供图

标签:
责编:贾晓君 崔欣